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9

9.

 

剧组的生活苦,这事儿大家心知肚明,反正也都习惯了,到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因为是玄幻题材的,所以吊威亚拍绿幕是必不可少的,赵云澜有那么几场动作戏,不算太过激烈,却也是被武术老师训了几次的。昆仑这个角色的缘故,要放荡不羁,要潇洒豪迈,可是威亚吊上去之后赵云澜可就有点心里发毛,这空中打斗的场景怎么才能拍得又美又帅,他心里还真没了底。

只是一上午副导演吼了他好几次,他说你懂什么叫潇洒俊逸吗?不懂就下来,别浪费别人的时间。

拍摄现场的人多嘴杂,没一会儿就成了全剧组都知道的八卦消息,暴脾气的副导演又把赵云澜给骂了,据说一条简单的从山上飞下的镜头来回拍了五十多条,却依然不满意。

副导演一怒之下喊了停,指着化妆师给赵云澜补妆,他自己气哼哼的和另外几个人往棚外走,人有三急,这憋了快一上午了憋死他了。

在厕所里和几个人气汹汹的埋怨,选角导演怎么干的,怎么挑这么个没演技的鹌鹑来拍戏。

结果就有人说上风凉话,毕竟是流量,那可是李导钦点的人。“再说了,你管他什么演技不演技呢,人气够高就行了,自然会有那成群结队的粉丝彩虹屁——知道什么叫滤镜吗,滤镜就是小明星念着12345都能被粉丝夸成这世界上最完美的12345,你操那心干嘛?得过且过吧。”

副导拉上裤子的拉链,有些烦躁,“老李跟我说这次给沈巍导戏我才进的组,结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说老李是不是有裸照落赵云澜他经纪人手里了,怎么人家让他加人他就加啊?”

“眉姐你也敢瞎编排,小心宇宙之北发你律师函啊。”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往外走,却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最里面的一个隔间却推开了门,沈巍盯着那些人的背影眼神幽幽的,他本来嘴唇就薄,此刻却紧抿得愈发冷漠。

 

场记喊了第54次拍摄,然后赵云澜就又从高处飘逸而下,这次落地到是稳了,台词也说得不错,吊威亚的师傅却出了差错,众人都有些疲沓了,于是副导演有一次喊了cut。

赵云澜被说怕了,一副警觉的样子看向副导演,然而这次却没有听到导演骂人,负责威亚的是个年轻的新人,被副导劈头盖脸骂了一顿,红着一双眼,根本说不出话来。

赵云澜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用低声说了句“对不起”,那小师傅一愣,随后莫名其妙问,“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赵云澜却尴尬的摸摸头,“要不是我NG太多,也不会让大家累成这样啊。”

他说得懊恼又认真,丝毫不像是在卖人设,一边插着腰一边往起重机边上走,该吊还是要吊,谁让他们是吃这碗饭的呢。

只不过他并未如愿以偿再次被吊上去,机位那边一阵骚动,赵云澜离着远,等到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沈巍来了,影帝就是不一样,纵然只有他和助理扬扬俩人,然而那气场强大的仿佛神仙散步,飘着就来了。

赵云澜一时间看得有些呆,他寻思着怎么没让沈巍来演昆仑这个角色呢?那神仙气度,那神仙外表——他为了演小鬼王接了头发,又带着妆,纵然一身黑衣短打扮与昆仑这神仙设定有些不符,其他那分明就是直接从画里走出来的模样。

“……没事,我就是来看看。”沈巍环视四周,最后眼神定在角落里,“这是在拍哪一场?”他盯着那一身绿的赵云澜,问题却是在问副导演。

副导演细细给他讲了,沈巍点头,“到也是不简单,悬空威亚还要做动作,好难。”

“哪里,哪有巍哥拍不好的戏吗?”有人奉承到。

沈巍却只是安安静静的笑着,“没有拍不好的戏,但是确实也是有难度的。”

他声音清清淡淡波澜不惊,就那么悠悠传进赵云澜的耳朵。

“我当年拍威亚的时候被喊CUT了几十次,演得我都怀疑人生了。”

沈巍噙着那一股子招牌性的笑容,仿佛在跟众人欢歌笑语一般的讨论演艺历程,可是站在角落里的赵云澜都快不行了。

他只觉得心里有些暖,纵然沈巍来棚里也许只是随便路过,可是他能够中立的说上一句威亚戏想拍好并不简单,赵云澜总有种至少自己还没那么无药可救的感觉。

再NG下去,他的自尊和自信,就真的要被磨没了。

 

都拍完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十点,赵云澜在保姆车上就开是打起鼾,助理小贝心想他大概太累了,这刚开机几天啊,赵云澜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他连忙掏出手机,看见眉姐如同儿行千里母担忧一般的老母亲,发来若干微信,语音也好,文字也罢,无非就是一个意思——云澜好吗?一切都还习惯吗?有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他有按时吃药吧?

这要不是陈眉和赵云澜年纪搭不上,否则小贝都快以为赵云澜是陈眉的私生子了。

小贝事无巨细的给陈眉讲了今天在棚里发生的事,陈眉一个电话就追过来了,“副导演有没有为难他?”

小贝是典型那种得过且过的孩子,也并不太懂演艺圈里那种自然而然的鄙视链生态系统,他说还好,就是NG了几十次,澜哥有些累了。

陈眉在电话彼端咬了咬嘴唇,心想片场发生这种事无非两个意思,一是演员演技真不行,还有一种,就纯粹是导演找茬儿呢。

她隐约觉得也许是赵云澜的流量明星身份让剧组里的人多少对他有些不喜,没办法,现在对于流量明星的毁誉参半,一方面有偏见所致,另外一方面,确实也有些害群之马混入其中。人的情绪很微妙,尤其又是演艺圈这么个浮夸的圈子,当人一面被人一面的事儿不要太多。阳奉阴违、口蜜腹剑,陈眉见识过太多,以至于到后来也就懒得伪装心性,她喜欢的就捧,不喜欢的就骂,到也落得轻松。

只不过,这一切都对赵云澜不甚公平,她亲自带出来的孩子,她自然知道赵云澜是个什么心性。若是因为他脑袋上挂着“流量明星”这四个字就抹杀他的努力与天赋,那只能说这帮人有眼无珠。

她匆匆嘱咐小贝照顾好赵云澜,然后就挂了。

方才有人把企划案给她传过来了,陈眉办事风格她们是知道的,什么高大上的概念性方案没用,她要看实际写出来的通告框架,于是也有人在后面附上了相应的样稿。

无非是说赵云澜演技感人,态度积极什么的……

陈眉轻哼,心想这都是什么垃圾,在沈巍面前发通告吹演技?写稿的人怕不是长了一副猪脑。

她连打开后面的文章都不乐意,就将乙方提供的提案全部都给退了回去。

改,重新改,把基调都要换掉,尬吹什么尬吹,陈眉想,她的目的有多简单,赵云澜必须要有一部拿得出手的大荧幕作品,仅此而已。

 

车子缓缓停在酒店门口,还有那探班的姑娘在那里等着送信。

小贝拍醒了赵云澜,把帽子交给他,赵云澜睡得一头乱发简直没法看,然而,即便如此,在女孩子们的心中,她们哥哥永远是最英俊的那一个。

“种种喜爱无以为报,那我就给你们笑一个吧——”

赵云澜顶着惺忪的睡眼冲那几个姑娘笑了笑,时刻以那句他直播时最常说的话为座右铭。

姑娘们塞的信他收好,拿在手里,等着回房看。

可是他实在太累了,手里抓着信,差点在电梯里站着睡着了。

电梯门开了,他往自己房间走。

可是还未走到门口就看见旁边的门开了,有人从门里出来,赵云澜眼前一亮,“哎呀,巍哥。”

沈巍有些讶异,“你刚回来?”

“可不是吗,今天开天窗了,没办法,我今天NG了几十遍。”赵云澜站在沈巍房间门口,举着女孩子们给他的信,“哥,我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睡觉了,明天一大早还有两场戏要拍。”

沈巍不置可否,只是抱着怀看他,赵云澜笑嘻嘻走到屋子门口,想从兜里拿房卡,可是却左摸右摸找不见踪迹,他有些尴尬,回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沈巍。

“我去……我房卡呢?”他上下摸着,可是那枚房卡却好似长了腿了似的,根本找不到踪迹。

半晌,沈巍忽然就开了口,“你要不要先来我房间睡?”

“我可以去前台办一个……”赵云澜讷讷说。

“你不困吗?我看你已经快要睡着了。”沈巍慢条斯理的讲,“你可以睡沙发。”他没忘记加上那句,生怕赵云澜会错意。

赵云澜有些古怪的看着沈巍,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沈巍寻思,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坦然么?他是真觉得赵云澜快要站着睡着了,而此时房卡又找不见了……那能怎么办,邀请到自己房间里来会很尴尬么?

然而赵云澜义正辞严拒绝他这种事儿并未发生,赵云澜大大咧咧的,提着小书包往沈巍房里走,“哥,你房间里的沙发太窄了,咱们俩都是男人,要不你的床借我半张?”

沈巍一愣,待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走进屋,把书包挂好,随后又踢了袜子。

他说我也就不洗了,巍哥你这里真好,床大,还软。

他像小学生一样在床上弹了弹,随后解裤扣脱衣服一气呵成。等沈巍意识过来回到自己的套房、“请勿打扰”和上锁一应俱全都按好后,赵云澜已经开始打起鼾来了。

沈巍慢慢踱步到赵云澜的面前,他伸手在那人额前的乱发揉了揉,轻声念叨。

“这是有多累啊……”

 
评论(35)
热度(59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