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10

10.

 

小贝到了自己住的房间,拿房卡想刷门,可是那张门卡怎么都刷不开,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房卡消磁了。正想去前台换卡,就在兜里发现了另外一张卡,一刷门,门就开了,小贝这才意识到这房卡并不是他的,而是赵云澜的——他连忙上电梯去给赵云澜送房卡,心想那小祖宗还不得在门口站着睡着了?

然而空荡荡的走廊里没有任何人,他试着敲了敲门,“澜哥?澜哥?”

门里没人应答,小贝是个天生心大的,寻思估么着赵云澜多半是睡了,就举着房卡回了屋。唯独有些愁的是,他刚进公司,第一次给人当助理,他到是不怕赵云澜,就怕陈眉知道了这事儿会骂他没照顾好那位小明星。

小贝撇了撇嘴,心想明天可得给赵云澜好好赔个不是,绝对不能把这事儿告诉给眉姐。

 

然而这边厢沈巍洗完了澡,一般擦着头发一边看向赵云澜,那孩子大概是真累了,细小的鼾声就没带停过的。他到是挺喜闻乐见赵云澜跟他亲近,可是沈巍也明白,剧组这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明星也好,大腕也罢,谁还能用身份压得了别人的那张嘴么?

有时候就算嘴上捧了,谁又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他没来由的有些担心那些风言风语会进了赵云澜的耳朵,可是他也明白这事儿他一个外人压根儿插不了手。凡事还是得赵云澜自己来克服,就好比当年的他自己。

回酒店的时候,柳敏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他下午那些行径,别人看不懂,但是柳敏又是如何聪慧的人呢?

车里还坐着司机和扬扬,她也不方便挑得太过明白,于是就笑说我刚跟巍哥那一年,他连着接了两部古装戏,除了吊威亚就是吊威亚,这次又要重温了,怀念吗?

扬扬自然是没听明白柳敏的提醒,上来就说今天下午巍哥还去别的棚看了看,正好碰上赵云澜拍戏了,NG了几十次呢!巍哥还跟导演说自己当初吊威亚的时候也NG,不好拍什么的。

“您行程这么紧,还有去别的棚走动的心啊。”柳敏笑眯眯的,“下次要不要叫扬扬安排些水果甜点什么的,毕竟大家拍戏也都比较累。”

只是沈巍自然明白柳敏的醉翁之意,她跟他那么多年,知道他从来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事儿。

那言下之意便是让他别太一厢情愿,被感情蒙蔽了头脑;沈巍明白赵云澜能在宇宙之北混成一哥的人自然不是什么白莲花小白兔——只不过在正邪两道上,赵云澜保准不是那走邪路的人。

沈巍回程的路上没说一句,只是开着手机看邮件。

柳敏发给他的邮件都是加了密的,这姑娘做事仔细,哪些是商业机密哪些是可以摆在面上来谈的事儿从来都分得清清楚楚,沈巍一封一封看着那邮件里的策划,大多是就着镇魂这一案子展开来的。

然而在看到第三页时他忽然就皱了眉,细细揣测柳敏兵行险着的目的。

下了车,他们往酒店走,扬扬和司机与他们分别了之后,沈巍忽然就问向柳敏,“我看了策划书了,为什么。”

柳敏直勾勾盯着沈巍,“为了让电影票房好看,为了开拓市场,,为了流量与热度,我在企划书里都写了。”

沈巍却皱眉,“说实话。”

柳敏耸肩,“炒CP这事儿再自然不过了,各家通用手法罢了。”她靠在电梯上,“再说了,这不是正合你意?”

沈巍却只是抱着怀,不置可否的盯着柳敏。

“巍哥,你不知道陈眉是什么样的人的,她太懂如何利用和操纵娱乐圈舆论风向了。”半晌,柳敏忽然说,她有些感慨低头玩着手指,“我是您的经纪人,我不能让公司和您的声誉受损。”

沈巍看着柳敏,只得轻轻叹了口气。

 

他换好衣服上了床,掀开被子却看见赵云澜那条毛茸茸的腿正以极其不任意的姿态大大占据着那张2.2米的大床,沈巍轻笑,伸手轻轻把赵云澜的腿推到一边,于是那人换了个姿势,趴在枕头上,嘴唇微启。

到是不打鼾了,却又开始说了梦话。

沈巍听不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只是那大概是个好梦吧。

他伸手又抚了抚赵云澜杂乱无章的头毛,心想这孩子的睡相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他去熄灯,也许是因为被子里又有一个温暖的物体进来了,赵云澜下意识的去往那处温暖之人身上靠。

胳膊和身子好似八爪章鱼一般就往沈巍身上翻过去,吓得沈巍一伸手把那家伙推开,他纵然对他有意,却也是个不会趁人之危的君子心。

可是那给出去的一只胳膊仿佛成了这漫漫长夜的唯一慰藉,赵云澜愣是抱着胳膊,又甜美的睡了。

“妈妈……”

他小声嘀咕着,合辙好,这是把他当妈了,沈巍真是陷入进个抽身不得,不抽身更不得的境地。

末了,他只能睁大眼睛盯着天花板,左侧手臂被赵云澜的脸紧紧贴着,躁动不安。

柳敏的谆谆教诲他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沈巍看过柳敏的简历,他自然知道柳敏和陈眉之间的过节。

沈巍苦笑,他怎能不知道陈眉的手腕,他当年刚出道时唯一那么一次的绯闻便与陈眉有关,那会儿陈眉还不在宇宙之北,那女明星的经纪人是陈眉的手下,在处理那些舆论风向时雷厉风行不留情面的样子和陈眉如出一辙。

到后来女方被爆出来是个有男友的,这种情况下他们还能倒打一耙说是他沈巍主动的。后来女方在记者会上哭得眼线都花了,本来就是走娇美可爱路线的姑娘,自然更懂得如何利用眼泪作为武器。

那一次之后女方成功洗白,唯独落了个有苦说不出的沈巍,好在是去国外拍了戏,国内记者抓不到人,自然而然时间长了,也就有新的八卦娱乐顶上来。

柳敏的担忧他不是不懂。

只是身边这树熊一般扒着他的人……

沈巍叹息,他舍不得。

 

这一夜真是众生百态。

有些人彻夜无眠,有些人盯着企划扯头发,还有有的人不顾那美容觉,一边饮酒一边改通稿,也就有人战战兢兢想着明天一定要给澜哥赔不是一边睡得乱七八糟。

唯独心无一物的赵云澜在梦里梦见了多年前病逝的母亲,笑着一边摸他的头发一边说,我的小云澜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他把脸格外亲昵的埋在妈妈的怀里,他知道人生终有聚散,就好似月亮终有圆缺。

能在梦里遇见,那也真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好事。

妈妈的味道真香,他认认真真多吸了几口,是沐浴乳的甜甜香。

然后他就醒了,这一醒可不得了,吓得他下意识掀开被子看了一眼,随后又抓着被子把自己裹个严严实实。只可怜与他同床共枕那位先生,在这春天的早晨,身上的被子都被赵云澜给抢走了,睡梦中情不自禁打了个喷嚏。

沈巍那张超大无码HD的脸就落在了赵云澜的面前,睫毛浓密得好似两把扇子,怒刷存在感。

那副场景太过美好,宽大的TEE露出沈巍身前一大片皮肤,以及腰与臀部连接处的曲线,那个弧度,真是引人遐思。他皮肤白,好似女孩子,于是赵云澜脑中就再度浮现出那一日沈巍的裸身,纵然是背后,也让他成功喷了鼻血么不是?

一股子沐浴香冲进他的鼻子,于是那种种梦境之中的香甜便有了个源头。

赵云澜吞了口口水,心想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可怕的,真没什么可怕的。

然而他就如愿以偿的看见那位影帝先生因为突如其来的冷,不自觉的往他身上靠去,头钻进他怀里,嘴里无意识的念了句,“冷。”

也是个睡觉不老实的。

赵云澜再次吞了口口水,背后一片密密麻麻的冷意,这是出了一身的冷汗呢。

那人的呼吸打在他胸前,他是脱了衣服睡的,只穿个螺纹背心,于是呼吸若有似无的便成了这乍暖还寒天最有情趣的挑逗,好似有人用手指轻轻在他胸前那块儿皮肤画着小圈圈。

再然后,当赵云澜意识到自己身上的一些生理反应时,他几乎快哭了。

真他妈的,在这人间四月天的某个清晨,他无法抑制的,对着一个大老爷们儿,可耻的硬了。


-------------------

得,我那两篇新的还是被和谐了,那就先算了,先看影帝和小明星这篇吧。

 
评论(25)
热度(52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