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12

12.

 

昨天赵云澜吊了一天的威亚,这早上起来鸡飞狗跳了半天,他没意识到,等到这换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两条大腿根的位置真是疼的不得了。

平时赵云澜走路没那么多毛病,今儿没办法,大腿内侧的地方估计是磨破了皮,一碰着就疼,他不自觉地扶着腰劈腿走,平日挺高挺挺拔一孩子愣是矮了半分不说,总给人一种踮着脚尖蹲马步的错觉。

比如说,跟在他后面的小贝。

小贝刚大学毕业,95后,家里有人是在场务的,也就带他进了这圈。

小贝这孩子心思挺单纯,又是个天生大心脏,对于赵云澜勾搭上沈巍这事儿确实惊讶,只不过他早就知道这圈里男女喜好乱的很,那都是别人的爱好,跟他自己没什么丁点儿关系就是了。

只不过……他小心翼翼注意着赵云澜这姿态,心中又产生了疑惑,这是晚上玩太high了?

赵云澜这还没过三十岁就……小贝沉吟,心想眉姐千叮咛万嘱咐了要照顾好赵云澜,不能让他有丁点儿闪失了——于是他上了车后默默打开手机淘宝,心想大概给澜哥平时喝的水里泡上几粒枸杞也是好的。

“啧……”

就听见小贝嘬着牙花子,一边看淘宝一边摇摇头,赵云澜有些纳闷,“小贝,你干嘛呢?”

“啊……没什么。”小贝心想,自己这小助理干的,真是体贴入微,没关系,别看澜哥这外形粗糙,但是脸皮也是个薄的,要不然他为啥死命解释呢?

他又不是什么没见过大世面的人,小贝心想,不就是俩基佬吗?懂。

 

他们这刚下车就看见场外停了辆GX777,一群工作人员正在那跑前跑后的,赵云澜纳闷,“谁啊?”沈巍的保姆车都没豪华到那地步,这又是哪个大腕啊?

小贝也跟着一起看,“不知道,谁啊?”他问赵云澜。

俩人跟着其他工作人员站一块儿,好似围观群众一般。到是有人走过来,看见他们这一群人,笑了笑说,“今天左左姐进场。”

“哇!左左啊?!”小贝激动的抓着赵云澜,已经生完娃的左左好似女神一般的存在,那位到也是个稀罕人物,当年星二代出身,一路声名狼藉,却在因为和一个编剧爆了绯闻之后沉寂过一阵子,后来演了一两个小成本文艺电影一下爆红,却又在爆红之后选择结婚,结婚对象是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年下小鲜肉,现如今生活甜美,家庭幸福,到成了敢爱敢恨的女性代言人了。

“哦,原来是左左姐啊。”赵云澜点点头,难怪会坐着GX777,也难怪这种排场。因为李导和左左关系很好,所以来镇魂客串女娲一角——然而赵云澜却小声和小贝说,“其实当初和左左姐传绯闻的编剧,就是镇魂的编剧啊。”

小贝的小眼睛又一次睁大了,激动的拍着赵云澜的胳膊。“我操澜哥,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说?!”

赵云澜一副“小贝你真没见过世面”的嫌弃模样,“我又不知道你喜欢左左姐,再说了,人家都孩子妈了,讲那些有的没的有什么意思呀。”

只见车门开了,一身休闲打扮的左左下了车,戴着个棒球帽,还跟个小姑娘似的。然而左左进组必然是要有排面的,那一片照相机快门的声音不绝于耳,左左到也不慌,反而游刃有余的冲大家笑着。

赵云澜在一边看着,心想这应该是安排了群访的,大明星出场就是不一样啊,连客串个拢共不到15分钟的戏,都得连着发上一礼拜的稿。

他拉了拉自己的黑帽子,打算和小贝往棚里走,可是小贝却垫着脚往人堆里看,“澜哥,澜哥,你认识左左姐吧?我能和左左姐拍个合照不?我能要个左左姐的微信号不?”

“我不拦着你,凭你本事哈。”

赵云澜趿拉着拖鞋往前走着,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有些事儿不对劲儿,因为很显然那片快门声离着近了,越发的近了,他一回头,看见左左直勾勾的朝他走过来,这下可糟糕了,赵云澜心想,自己这不修边幅的样子就要上电视了吗?

他连忙伸手确认着自己的状况,伸手朝着左左挥了挥,“左左姐。”

“嗨!云澜!”左左上前就给了他一个拥抱,一旁的小贝看傻了,没想到赵云澜和左左女神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赵云澜尴尬的摸摸鼻子,他自然是认识左左的,只不过——就看左左一把挽住赵云澜的胳膊,冲着那一排记者笑说,“我是来给我们云澜站场子来了,也请大家多多支持他啊。”

“左左和赵云澜很熟吗?”有人发问。

左左笑,刚要开口就被赵云澜抢了先,“我们以前合作过广告,那会儿就认识了。”随后他笑嘻嘻的拉着左左的手,“左左姐是我的大前辈,是我一直学习的对象。”

左左挑着眉毛看了赵云澜一眼,眼中满是玩味的神色。随后她笑,“是呀,那会儿我们云澜刚出道,还是个小鲜肉呢。”

不过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点儿随机应变的能力,左左懂。

众人嘻嘻哈哈又问了一些问题,随后左左的经纪人和助理表示采访时间结束了。

小贝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却被赵云澜一声指令给指使到棚里去做准备,他又话要和左左说。

小贝一脸凝重拉着赵云澜的手嘱咐他别忘了要签名,赵云澜满脸愁云,应了。

待只剩下他们俩人之后,左左转过身,脸上那股子笑眯眯的劲儿也就收了回来,“赵云澜,你到是还知道叫我一声左左姐。”她伸手戳着赵云澜的胸,“你面子真够大的,叔叔和眉姐都托我来给你抬轿,好在我和李导还有牧歌关系不错,插个队进来客串个角色还算方便。我这已经好几年没演过古装戏了,还要早起化妆,你说你怎么谢我?”

“我爸和眉姐让你来的,你找他们俩讨说法去呀。”赵云澜小声嘀咕,他是有些怕左左这种女孩子的,左左长他几岁,父辈又都是搞电影的,自然而然也就难以避免从小到大再任何场面遇见。

“你也就在我面前嘴硬了,这话你敢和眉姐说个试试?”左左伸手一把勾了赵云澜的脖子,那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不得已弯下身子,他大腿根儿又被碰到了,龇牙咧嘴的叫着,“疼疼疼!姐姐你饶了我吧,疼啊!”

“怎么了这是?”左左纳闷。

“昨儿吊了一天的威亚,磨破皮了呀!”赵云澜尴尬得很。

左左连忙说,“等下我给你送点药膏过去,抹一抹就好了。”

赵云澜连忙点头,“行,不过……”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你别在别人面前说太多我家的事儿啊。”他一脸紧张,“你知道的……我一直没公开过……”

左左点头,“知道。”

星二代总有星二代的活法和选择,像她这种沾着她爸的光环的,有;自然也就有赵云澜这种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只不过,以照左左的个性,她必然是有所图才会不要薪酬来这剧组,于是她问,“我到是很好奇和你共演那位,还没机会和他合作过,云澜啊,你不帮我引荐一下沈巍吗?”

赵云澜一听见左左提到沈巍的名字,连忙点头,“不知道巍哥来了没有……”他左看看右看看,忽然就看见停在后方的一辆保姆车,“哎,沈老师已经来啦?”他指着那车,“那是巍哥的保姆车啊。”

仿佛是心有灵犀一般,赵云澜指着那车正说的时候,车门就开了,沈巍和扬扬还有柳敏从车上走下来了,柳敏指着赵云澜的方向对沈巍说了些什么,沈巍抬头,看见正在冲他挥动双手的赵云澜,一边挥还一边喊,“沈老师!沈老师!!这边这边!!”

柳敏带着沈巍往他们那边走,走近了便看见了左左,对方大方伸手,“嗨,沈巍,我是左左,久仰大名了,但是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机会合作。”

“左左姐好。”沈巍脸上依然是那股子清淡克己的笑,他扫向赵云澜,投向对方一丝不解的眼神。

“我左左姐。”赵云澜一副“这人我罩着”的口吻,随后又伸手拍了拍沈巍肩膀,“我巍哥。”他又看了看站在沈巍身边的柳敏,他和柳敏么熟到那地步,只能认认真真的伸出手,“这位是巍哥的经纪人,柳敏女士。”

几个人握了握手,心中却按捺住笑意,明明两个无论是从资历还是年纪上都比赵云澜要大要老的艺人,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还有一个三金影帝,怎么听赵云澜那口吻,反倒都成了他的小弟了呢?

瞧这面子大的哟……

“左左姐要客串女娲,这次在剧组待……”赵云澜说到一半忽然发现自己也不知道左左要待多久,于是转过头,看向左左。

左左扶额,“沈老师,很高兴有机会和你合作。”她看了看赵云澜,“我的戏场次不多,待3天就走。”

“哦,左左姐在剧组待三天就走了。”赵云澜连忙复述左左的话,转头看向沈巍,“哥哥,左左姐也是演戏很不错的,希望你们以后有机会合作啊。”

这下扶额的换成了柳敏,心想这是什么生硬的说辞啊……还有,她有些敏感的看向赵云澜,又看了看沈巍,这都喊上哥哥了?

“那是自然。”沈巍抿起个笑脸,恭维话他自然是会说的,能够做到让对方身心愉悦却又不溜须拍马到也是沈巍的本事,“我之前看过您主演的《危》,最后那一幕失声痛哭处理得真的很不错。”沈巍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最打动我的是您能完全脱妆去演,毕竟很少女明星敢那么做。”

左左讶异,这种恭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说得出来,她有些赞许的看向沈巍,本来她不过是想和沈巍混个脸熟,这圈子里不就是这样,有人脉总比不认识要好,谁都不知道谁会在某个时刻帮自己一把。只不过,现在她忽然对沈巍有了更浓厚的兴趣,也许未来真的可以考虑合作一部片子也说不一定。

沈巍拍了拍柳敏的肩膀,“这是我经纪人柳敏,我们一起交换个联系方式吧?”

左左自然是乐意的,翻出来手机,这就要和沈巍还有柳敏来个工作上的扫一扫了,三人却忘了站在旁边的赵云澜,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仨人——他们三个人竟然就聊起来了?!

他呢?!

他呢??!!

他才是中间那个牵线搭桥的人好吗?

怎么他们三个人就能把他给忘了呢?!

更何况……赵云澜盯着沈巍,心中那股子酸涩的小泡泡又开始咕嘟咕嘟往外冒了,说不清楚是酸涩还是委屈,反正他就是不好受,看见拿手机扫二维码的左左,心里没来由的开始生起气来。

原因很简单:他都和沈巍睡一床了,可是到现在,沈巍也没主动跟他说过一句“加个微信吧”这样的话……

影帝还是看不上他吧。

他心想,胸腔里柔柔软软的那么一小块肉,忽然就不好了。

他手里揣着兜,握着自己的手机,就那么站在旁边,好似被整个世界抛弃,就差蹲在墙角画蘑菇了。

却听见有人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了,“赵云澜?你的呢?”

赵云澜连忙伸出手机去,“这呢这呢。”

沈巍看了他一眼,“都认识这么久了,赵云澜也不说给我个他的微信。”他笑眯眯的看向左左,那口吻也说不清楚是在埋怨还是别的什么。

“云澜这孩子吧,腼腆。”左左笑到,“别看糙成这样,但是其实心思可细腻了。”她那口吻就跟个老母亲似的,赵云澜眉头一皱,寻思左左该不会是生了娃之后母性大发了吧?乱说什么呐?他有些紧张的看向沈巍,生怕沈巍误会什么。

然而对方却只是笑着点点头,“挺好的。”

挺好的?

赵云澜愣了,什么挺好的?

他鲜少听沈巍夸他,只是这三个字,就让他心里那股子小泡泡快要爆炸了。

 


 
评论(29)
热度(64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