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15

15.

 

华灯初上,长安街上变得车水马龙起来。

国贸桥下已经快成了停车场,自然而然就有那司机不耐烦的按着喇叭,丝毫没点儿气度。

好在陈眉的目的地就在国贸桥西北,拐个弯,上了中国大饭店的停车场。她低头看了看表,好在没有迟到太多。

陈眉在包厢门口停了停,用手捋了捋耳边的头发,随后推门,笑容妩媚而动人,“哎呀,不好意思,久等了久等了——”

这不过是她圈内几个好友的饭局而已,她简短扫了席上那些人一眼,有熟识的,也有带来的新人,甚至还有人带来了一两个大学刚毕业的孩子,一脸稚嫩青涩却拼命讨好的笑着。

陈眉自然是人群之中最为亮眼的那个,有人恭维她是宇宙之北的掌门人,陈眉笑说,“你这样可是在挑拨我和我老板的关系呢。”

“赵总还好吧,他到是好久没露面了。”

陈眉斯斯文文抿着茶,“原来你们请我是假的,想念我们赵总才是真的。”她笑,“行,那我转告一下赵总哈。”

饭桌上插科打诨的事儿多了去了,然后就有人顺杆儿爬,问到最近地星娱乐和宇宙之北怎么回事,总是频频听说星娱有要收购宇宙之北的消息。

陈眉挑眉,“我怎么知道?”她笑吟吟看向坐在对面那人,“这信儿你从哪儿听说的呀,可信吗?我这手里还有宇宙之北的股票呢,你们说我这是留着还是抛啊?”

“对了,眉姐,你们家那小明星,叫什么来着,赵云澜是吧?不是正和沈巍一起拍戏呢吗?怎么样啊?”一说到宇宙之北和地星娱乐自然而然就提到了这俩人的合作,陈眉苦笑,她料定了这帮人肯定想从她嘴里挖点儿料出来。她来参加这饭局自然也是为此,有人跟她说星娱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她又哪能落于人后呢?

陈眉叹了口气,“挺好啊,沈影帝特别照顾我们家云澜,话说我们云澜这次是报着学习的态度去的,你们到时候可都要笔下留情些。”

一提到沈巍这帮人就跟快颅内高潮了似的,一个个连饭都不吃了,放下筷子和勺,纷纷八卦起来沈巍来。

有人皱着鼻子说,“我是真没想到沈巍接了镇魂啊,有个八卦,吃不吃?”

“什么八卦?”一听说八卦,众人立刻来了精神。

“沈巍这次是自降片酬接的电影,据说是他亲自找片方谈的。”

周围人一听这事儿惊讶的不得了,“什么?”

“嗯,据说当时小鬼王这角色并不是沈巍的,但是他说什么也要演,就中途给截胡了。”那人津津有味的说着。

于是一帮人转头看向陈眉,她毕竟和镇魂片方打过交道,若这事儿是真的,那沈巍这举动到不算是什么光明磊落了。

陈眉却摊手,“我哪儿知道呀,别看我。我连沈影帝自降身价接片儿这事儿都不知道,还是听你们说的。不过……”她笑说,“我们家云澜的角色可是提前就定好了的,你们别为了那些个流量和新闻热度,跑去造谣我们云澜啊。再说了,沈巍好歹是三金影帝,人家想要什么角色,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么,哪里谈得上截胡不截胡呢?就算是他想演昆仑,那我们云澜不是也要让给他么?”

这一番话说了出口,自然而然被那有心人听了去,就有了各种不同的解释。

陈眉低头舀着碗里的汤水,也就不再参与这一批联想力最为丰富、也最会指鹿为马之人的讨论之内。她摆出个态度,谁都不抬谁都不踩,有时候只是简单说上两句看似无伤大雅的话,却能让人浮想联翩。

这圈子里本来就不缺乏脏东西,这就如同世人皆有一颗八卦心思,总习惯以己度人——在这种时候便会有各种的无端妄测,各种的添油加醋。

要不然阮玲玉怎么死的?

陈眉叹了口气,她同沈巍无仇无怨,只是为了保护赵云澜,她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

她只希望柳敏看在好歹当年是她带她出的道这份薄面上,彼此别撕得太过难堪。

 

然而彼端的片场内,游人少了,剧组也都陆陆续续收了工,沈巍从棚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天上已经挂了月亮,他一边卸妆一边问,“那边怎么样了?”

“说是早拍完了,今天赵云澜不知道怎么了,都是一条就过了。”扬扬笑说,“对了,柳姐已经去机场了,您刚才还在棚里,她就没跟您打招呼。”

“嗯。”沈巍点头,看化妆师一点点把脸上那些个妆粉卸了。脱去小鬼王的外衣,沈巍就再度回到那个清清冷冷的沈巍。

他起了身,拆了头套和发饰之后,头发有些乱蓬蓬的,沈巍用手往后抓了几下,便戴上棒球帽和眼镜。

扬扬说保姆车在门口等他,赵云澜早就到了,一直在车里等他呢。

造型师是一直跟着沈巍的御用,挑眉问到,“赵云澜?”

沈巍没说话,到是扬扬开了口,“接下来几天都是巍哥和赵云澜的对手戏,所以想拍完之后对对戏。”

这解释到也是说得通,于是沈巍便没有再解释,扬扬自然是不知道他心里那些小九九,柳敏也不至于无聊到传播这种八卦。

沈巍登上保姆车,却听见一阵细小的鼾声,一转头看见最后那排座位上,赵云澜正抱着剧本四仰八叉的睡着觉,司机小王连忙说,“他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我还和他聊天呢,结果就听见鼾声了。”

沈巍笑,在唇边比了个嘘的动作,于是小王便连忙噤声,发动了车子。

所幸的是酒店里片场并不算远,自然当沈巍去拍赵云澜的腿让他下车时,赵云澜猛地醒来,一脸我在哪儿我是谁的表情。

看到酒店那几个流光溢彩的大字儿时,他懊恼的一拍大腿,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天知道他下午把小贝赶走让他先回酒店有多费劲,小贝这人忽然像是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一脸贼兮兮的表情闪烁着小眼睛问他,“你其实是为了和沈影帝一起回酒店吧?”

随后他说,“我懂,我都懂。”

随后他又说,“我不会告诉眉姐的,澜哥,你信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赵云澜心想。

他觉得自己解释不清了,就干脆伸着手一副您好走不送的态度。

 

然而就连赵云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当他和沈巍还有扬扬、小王他们一起上了电梯时,当扬扬和小王在中途又下了电梯时。

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又好像一切必须都要和以前一样。

那心里的小鼓槌咚咚咚敲得他浑身难受,随后门开了,沈巍纳闷的问他,“你不下来吗?”

“下来,下来。”

他手里还捏着那一本已经快被捏坏的剧本,页面上被他用荧光笔认认真真高亮了一行话。

他在读完原著时就明白这剧压根儿不好演,不仅心理上,更多还有生理上——

比方说明天要拍的戏。

第一次是昆仑主动亲的小鬼王,于是牧编剧就给予那个吻更多具象化的东西。

比如拨开小鬼王额头上的碎发,比如右手拉过小鬼王的手臂。

那个吻如同蜻蜓点水,却又沉若千山万水。

他咽了口口水,抬眼看向站在电梯间吊灯下的沈巍。

赵云澜心想自己就好像当年那些个和沈巍共演的女演员似的,他终于明白了那个打折外卖群的内涵——不过是一群被沈巍迷惑了心智的可怜男女,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他连忙走了几步,跟在沈巍的身后,一边“巍哥”、“巍哥”的喊个不停,一边凑过去,拿剧本摆在他眼前,“你说这个戏该怎么拍呀。”

赵云澜这人从不信星座的,但是此时他却多少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像白羊座青年,头脑一热,就全都不顾奋勇上前了。

沈巍拿卡开了门,开了灯,待房间灯火通明了之后,回头接了赵云澜递过来的剧本。这一看就多少有点不要紧,连沈巍都不知道赵云澜是什么意思了,只见面前那孩子支棱个傻大个子杵在走廊里,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沈巍进了客厅,打开瓶矿泉水,润了润嗓子,“这个戏啊……”

“巍哥,您以前拍那些文艺片的时候,就那个,就那个你裸身上场和女主滚床单的那个,都怎么拍的?”赵云澜眨着眼睛问。

沈巍一愣,没想到这孩子这么直球,丝毫不带给人点儿余地的。

“就那么拍啊,反正是拍戏。”沈巍答。

可是赵云澜忽然就凑近了,盯着沈巍的脸,表情有些古怪的问,“不会觉得尴尬吗?”

沈巍笑,“为什么要尴尬?”他微微往后靠着,一不小心就抵到电视旁的矮柜上,可是赵云澜丝毫没有丁点儿退让的意思。

他的眼神在沈巍的眼睛和嘴唇上游移,沈巍忽然就开始疑惑了,这孩子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一切发展得似乎有些脱缰,他这种习惯按部就班型选手,突然就有点慌。

“那估计是我多心了。”赵云澜的声音轻轻在沈巍耳边响起,“我还以为你也会和我一样,多少有些尴尬呢。”他直起身子,叹了口气,“巍哥,我要亲你啊,你看剧本了吗?我要亲你啊。”他一脸羞赧的抱怨,“我怎么下得了嘴啊?”

“为什么下不了?”沈巍却问,他抬眼,随后又垂下睫毛,盯着赵云澜那两片嘴唇——红润而又充满肉欲。“不过是演戏,至于让你那么难堪吗?”

“不是。”他连忙解释,生怕沈巍误会他。他又怎么好意思告诉沈巍,他怕自己真的亲了,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那是什么?”沈巍扬起眉毛,纳闷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纠结的孩子。他们之间太近了,近到那些你来我往的言语仿佛是废话一般,连同呼吸的温热,都成为彼此引诱的利器。

“我怕……”赵云澜连声音都是抖的,喉咙处微微颤了。

“怕什么呀……”沈巍轻问。

是啊,怕什么啊。

赵云澜心想,然后便微微探了身,伸手拨开沈巍的额发,轻轻在他额头落了一个吻。

就算万一真的尴尬了,那不是还可以归咎于为艺术献身吗?

人家沈巍沈影帝连裸身上阵跟裸女拍滚床单的艺术片都不怕,那和他赵云澜一起拍个亲额头的戏又算个屁呀。

然而下一刻他却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儿了,那拨开沈巍额发的手被人攥在了手里,纵然他是身高稍微占了那么几厘米的优势的,然而此刻却也不受控的掉进一个人的怀里。

他眼睁睁看见那张让他欲罢不能的脸凑近了,那一双薄唇好似这世界上最芬芳的毒果,肆意的引诱着他。在赵云澜尚且还残存些许理智时,他认认真真的想,为艺术献身,其实也挺好的,他愿意为艺术献身。

于是便再也不受控,好似一只提线木偶,被什么人操纵着,伸了手,环了那人的脖子。

 

轰的一下,世界万物,全都爆炸了。

宇宙洪荒皆粉碎殆尽在一个无穷尽的吻中。


 
评论(47)
热度(6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