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24

24.

 

“沈老师,你在干嘛呐?”

“巍哥,你看我是不是病了呀,车子刚上高速,就开始想你了。”

“影帝,你是在拍戏吗?”

“哥哥,晚上我们视频吧?”

沈巍看着手机里那一排时不时就冒出来的言语,脸上表情温柔得很。

电脑彼端的柳敏皱了皱眉,“巍哥,巍哥?”

上午他不用拍戏,于是就在酒店和柳敏视频通了个会,柳敏把这几日的案子给他讲了个大概,已经开始并购谈判的阶段,也因此各方开始驻场,柳敏苦笑说最近办公室里乱糟糟的,到是时不时有那些外包团队的人四处打量,估计是想一睹您的芳容吧。

沈巍轻笑,“那是没法如他们的愿了。”

柳敏细细打量他了一阵,“那我就按照您说的回给他们了。”

“嗯。”沈巍低头又扫了一眼手机,心想等开完会之后,再回他吧——

“我说,您把赵云澜睡了?”柳敏在彼端忽然问。

沈巍一挑眉,“别乱说。”

柳敏细细品了品这话里的意思,忽然心中一动,“难道……赵云澜把您睡了?”

沈巍立刻摇头,“不是……”

柳敏眨眨眼睛,“感情好,您该不会还一直憋在心里没说呢?您在谈小学生恋爱?”

沈巍叹了口气,“没有。”他确实没说,好像赵云澜也没说什么,俩人除了啪啪啪和日常单方面撩骚之外,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柳敏一脸嫌弃,轻哧一声,“我是觉得您想好了就行,别影响到您自己就好。而且那些工作室我们都已经联系好了,马上就要开始推了。”

沈巍点头,“我知道。”

结束了视频通话之后,沈巍给赵云澜回了微信,几句问候稀疏平常,结果已经到了杭州正在化妆室里化妆的男青年激动得开始晃腿。

小贝正抱着几瓶矿泉水从门口走来,一看赵云澜那样,吓了一跳,“怎么个意思?没事儿吧你,澜哥?”

“哦,没事。”赵云澜见有人进来了,又恢复成方才那一副清清冷冷的劲儿,化妆师岳岳也进了屋,手里拿着已经热了的电夹板,“我说云澜啊,你有没有考虑换个发型啊?”

“怎么了?头发长了?”赵云澜在镜子里看着自己,“等拍完吧,拍完之后就剪了去。”

“长的都能扎小辫儿了。”岳岳伸手抓了抓他的头发,“还有你这胡子,日常有修吧?”

“嗯,是修了。”赵云澜点头,“不过这是我的玫瑰花刺,不能随便剪,上次都给剃了,有个姑娘还哭了。”

“瞧你说的跟真事儿似的。”岳岳笑说。

赵云澜有点急,“真的!”他摸着自己下巴,“可得保护好了。”

屋子里的人都笑了,岳岳给他夹着头发,“你这中途从剧组跑出来没事儿吧?”

“那能怎么办啊,眉姐已经和导演那边打好招呼了。”他低头翻着微博,估计是星饭团提醒了赵云澜冒泡了,所以at他的姑娘更多了,大家纷纷喊着嘎嘎看我、嘎嘎看我,于是赵云澜笑嘻嘻的空降了个粉丝群,“大家干嘛呢?”

众人还等着去刷他的微博,却没想到这人直接来了个群空降,一时间众人冒泡,很快就把他的那句发言给顶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有人问云澜哥哥干嘛呢?

他说我在做造型呀。

又有人问哥哥在做什么造型呀?

他回答不告诉你呀。

岳岳低头瞄到他发的那话,轻笑一声,“你这么撩好吗?”

“哪撩了?”赵云澜有些无辜的问,怎么一个个都说他撩呢,连沈巍也说他撩,每次他一说话那个人就更加卖劲儿的干他,他暗中寻思,自己不过就是说了实话啊。

“你看看群里那些妹子们,合适吗?不合适吧。”岳岳叹了口气,“唉,云澜啊,我跟你这么多年,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

“越来越怎么?”赵云澜匆匆在群里说了句,“造型师小哥哥要给我上妆啦,先不和大家说了,爱你们哟。”

“gay里gay气的。”

一旁喝水的小贝噗嗤一声把那口里矿泉水全喷到了地上,还有一些呛进了嗓子里,连忙一边咳嗽一边拍着胸。

“怎么了小贝?”岳岳转头问。

“你也不能自己是个基佬就说我们家澜哥gay里gay气呀。”小贝连忙站起身,他一心护主,心想绝对不能爆出来澜哥和沈影帝之间的事儿。确实,诚然,他最近觉得赵云澜这人是有点不太对劲,可是……可是……

“我呸!”赵云澜冲着镜子里照出来的岳岳轻啐到,“你才gay里gay气的。”

岳岳摊了手,“人家本来就是啊。”一边摇头晃脑的把赵云澜那头硬毛给卷出个造型来,“我又没说自己不是gay里gay气的,要不是我认识你之前谈过的那几个妹子,说真的,我就拉你进圈了。”

赵云澜抱着自己胳膊抖了抖,“你可拉倒吧你。”

他今天是给自己代言的一个珠宝品牌拍新一季的catelog和海报,晚上还要参加该品牌的宣传活动。眉姐当年力排众议把他推上这个珠宝品牌代言人的位置,其实还是承担了挺大压力的。毕竟那会儿赵云澜刚出道,并没有什么人气根基。而对方是个有百年历史的珠宝品牌,本来希望请一位有国际知名度的女星来代言,陈眉愣是仗着背后有宇宙之北给撑腰把这代言从对方手里给撬来了,随后给了赵云澜。

于是有人群嘲赵云澜是宇宙之北的太子爷,还有人不怀好意的说,该不会赵云澜是陈眉的入幕之宾,所以她才这么花心血栽培他吧。

更脏的话还有,只不过赵云澜一边看一边笑,到后来还指着其中几条跟发小说,“这些人都说我器大活儿好,哎嘛,可真的看得起我啊!”

反倒是赵云澜也没有让人太失望就是了,该品牌当季出了一系列面向20代到30代女星、价格适中且造型可爱的925银质饰品,广告拍得又chic又靓丽,结果那一季销量明显提高,赵云澜就这么一直代言下来,到现在已经有四年了。

衬衫是Fendi两件叠搭在一起,衬衫的扣子一直解开到第三颗,脖子上挂着该品牌的铂金项链,造型粗矿而又性感。一条包腿的西裤显得赵云澜的腿又直又长,岳岳抱着怀,一边感慨一边说,“这么好的一具肉体,可惜了。”

“瞎说什么呢?”赵云澜往自己手腕上套着品牌方送来的手镯,“老子也是你能肖想的?”

谁知道岳岳却轻哼一声,“就你?”他上下打量一番,“咱俩只能当姐妹。”

小贝朝着空气抛了一个白眼,“赶紧着赶紧着,小心摄影师等急了——据说今天那摄影师脾气不好。”

 

摄影师姓胡,这些年小有名气。

岳岳一边凑在赵云澜身边一边说,“看见没有,我喜欢的是这种型的。”然后就笑眯眯的凑过去,“胡哥~好久不见啦。”

“岳岳!”那摄影师一回头,冲着岳岳笑了笑,那叫一个阳光灿烂的。“好久不见。”随后他抬头,看见站在岳岳身后的赵云澜,连忙伸出手,“您好,胡杨。”

“您好,您好,我是赵云澜。今天请您多多关照了。”赵云澜细细打量着那人,只觉得对方眼角眉梢的地方有点沈巍的影子,他心想等一会儿得空了,他必须得问问岳岳,你是不是还喜欢沈巍呢?

胡杨让赵云澜站在灯光中央的地方,随后示意助手调整光源,“岳岳,麻烦你给云澜补下妆。”

“是,我来了。”岳岳提着小化妆盒,给赵云澜补着粉。

“原来你喜欢这种的啊。”赵云澜小声问。“你该不会还暗恋沈巍吧?”

岳岳白了他一眼,“别跟我这臭显摆,我知道你和沈巍一起拍戏呢,怎么着,要不要我把你也加到外卖群里?”

赵云澜一愣,“你也在外卖群里啊?”

“难道你也在?”岳岳也一愣。

赵云澜连忙摆手,“不不,我就是听说过……而已。”他寻思,自己也不需要进啊。

反正他该摸的都摸了,该看的都看了。

哎嘛,这恋爱的酸臭,真进了群还不得让她们和他们嫉妒死了?

胡杨回头和助手说着镜头的事,赵云澜小声说,“那这个胡哥,你不考虑考虑?”

“得了吧,他妻管严。”岳岳在赵云澜的嘴唇上涂了一些唇彩,轻声说。

“都结婚了?看起来好年轻。”

“别动,啊——张嘴。”岳岳说,“结个屁婚,他有伴儿了,男的,我见过,好像外交部的。”

“好家伙,原来是同道中人啊……”赵云澜感慨,“也是可怜了你了。”

岳岳白了他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回头笑眯眯的和胡杨说,“胡哥,好了啊。你看看。”

胡杨笑起来格外爽朗,比了个ok的手势,“谢谢岳岳。”

 

新一季的主题是回归真我,于是胡杨希望可以借由此发掘更多属于赵云澜的真我。

不得不说赵云澜的镜头感不错,背景音乐是80年代流行的disco曲风,他随着音乐一边摇摆一边做着肆意妄为的动作,胡杨点头,感觉对了。

随后胡杨说我觉得我们可以搞一些更fancy的事情,于是他让赵云澜脱掉鞋子,站在铺了白色背景布的地板上,他说一会儿你随意,走动也好,或者坐下也罢,不要在意我的镜头,怎么都行。

赵云澜走了两步,胡杨看了看,随后又问,“你介意用道具吗?”

赵云澜一愣,张大嘴巴,“啊?”

胡杨抱着怀,上下扫量了一下赵云澜,“能试着吃一下棒棒糖吗?”

赵云澜讷讷的,“可、可以啊……”他又纳闷的摸摸脖子,搞不明白吃个棒棒糖有什么可拍的。

胡杨让工作人员找了颗棒棒糖给赵云澜,于是那家伙三下五除二的剥开糖纸塞到嘴里。结果是芒果味的,有些酸,他连忙皱了眉。

胡杨说,你就跟着音乐来,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再放回去。

那灯光照得赵云澜睁不开眼睛,就干脆仰着脖子,一边吃棒棒糖,一边跟着音乐的节奏晃动着身体,好似跳舞,又好似肆意摆动。随后他叼着棒棒糖,好似在叼一根烟,他不理解为什么站在对面的岳岳一脸呆傻的表情,连同小贝都有些惊,掏了手机,朝着猛按了两张。

“很好,继续。”

可是胡杨不喊停,他就只能跟着那音乐继续摇动。

歌手一直在那唱着you andme, my part-time lover. 赵云澜觉得嘴里有些酸,便把那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伸出舌,好似猫一样,轻轻舔了口,他皱眉,轻轻咬了咬唇,然后又将棒棒糖放进嘴里轻轻吸着。

“好,停。”胡杨比了个ok的手势,“不错,挺好。”

岳岳连忙扑上去给赵云澜补妆,“我去老赵,你可以啊。”

赵云澜一脸莫名其妙,看着岳岳那小脸红扑扑的样子,“怎么了?”

“哎嘛太完美了,太欲了~”岳岳伸手在他身上摸了摸,“你说你这要肌肉没肌肉的,竹竿一根儿,怎么能和性感这词儿挂上钩呢?”

赵云澜瞥了他一眼,“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真的。”

catelog拍摄的很顺利,于是赵云澜早早就可以出发为晚上的活动做准备。岳岳撸着袖子坐在保姆车上说,今天下午的拍摄给我灵感了,我让人临时调了衣服过来,老赵,你就等着惊艳全场艳压群芳吧!

赵云澜换回了那顶黑色渔夫帽和大T恤衫,“我说你悠着点儿,别用力过猛啊。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你要是给我整个什么渔网衫可就不好了,不合适。”

“那不能。”岳岳白了他一眼。“你就等着吧。”

车里他和赵云澜你一言我一语的来回聒噪着,却唯独小贝一直窝在副驾驶座不说话。

赵云澜觉得情况有异,戳了一下小贝,“你干嘛呢?”

小贝不知道正和谁发微信,被赵云澜一戳,吓得叫了一声,差点把手机给扔了。

“没干嘛啊!”他连忙说。

“狗屁,快说,你干嘛呢?”赵云澜似乎瞄见他方才的照片,于是也就想到小贝刚才确实拿着手机猛拍了几张他舔棒棒糖的照片。

“我就是给你家属发上几张照片而已。”小贝想了想,反正藏不住,还不如直接说了。只不过这车里只有他知道赵云澜和沈老师之间的关系,于是他拐了个弯,自动把那位改了个称呼,叫做你家属。

“家属?什么情况?”岳岳连忙叫到,“赵云澜你结婚了?隐婚?和谁?”

赵云澜心想这TM什么狗屁联想能力,“没结婚,更没隐婚,他发给我爸,就这样。”

岳岳狐疑的看着他,又看了看小贝,这见小贝格外真诚的点点头,“对对,我发给伯父呢。”

“好吧。”岳岳见他们不说,他自然有那职业操守不去问,虽然他心中尚且存疑,只不过娱乐圈的事儿本来就瞬息万变,谁知道明天又会是怎么样呢?

 

赵云澜这一路提心吊胆的,然而手机里并没有接到沈巍传来的微信,下了车,他抓着小贝,“你给他发什么了?发给我看看。”

小贝挤眉弄眼,“就照片啊,我发你。我觉得挺好看的,估计沈影帝肯定喜欢。”

“他给你钱啦?你这么想着他?我才是你艺人好吗?”赵云澜小声嘀咕着。

小贝扫了他一眼,“瞧你这小气劲儿的,我这不是帮你呢吗,万一沈老师看了之后更爱你了,多好?”

赵云澜一愣,抓了抓头发,好像小贝说的有那么一些道理似的。只不过……他搜肠刮肚的想了想,自己和沈巍好像从来没讨论过那个爱不爱的话题,俩人见面除了啪还是啪,活生生一个典型娱乐圈的三月炮友关系啊……

关于走心还是走肾这个话题其实赵云澜并不在意,反正么,在他的字典里灵与肉从来就不能分开,他心想自己应该是喜欢沈巍的,还没上升到爱情那么高的层次,但是至少一见到那人就有点走不动路。

他情不自禁咬着拇指,一边走一边想,他喜欢沈巍好歹还有个说辞,比如他是影帝啊,他这个人好温柔啊,他长得好啊,他床上功夫了得啊——可是沈巍呢?

难道因为来者不拒?不不不,沈巍绝对不是那种来者不拒的性子。要不然就不会又外卖群那一堆痴男怨女了。

他一瞬间有些疑惑起来,难道是因为……他迷恋他赵云澜的肉体?

正好步入备场的酒店大厅,他就在镜子里看见瘦瘦高高的自己,哎嘛——除非沈巍脑壳坏了。

小贝见赵云澜不说话,于是小声问他,“怎么了澜哥?”

却见赵云澜皱着眉头,小声问他,“嗳,小贝,你觉得我性感么?”

小贝吓得猛的往外跳了两三步,“赵云澜,你个沙雕,太恶心了!”

是吧……这才是正常反应啊……他认认真真的想,怕不是沈巍口味重,就喜欢他这种憨傻型的?


 
评论(39)
热度(46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