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25

25.

 

酒店套房里充满了“我操你要是给老子穿这个看老子不削死你”的咆哮声。

然而紧接着又传来了更粗声粗气的咆哮声,“你他妈的敢侮辱老娘的审美你看老娘不削死你!”

偶尔经过的服务员讶异的看向行政套的房门,她们记得,好像这屋子里住的是当红流量小明星赵云澜的。

唯独看热闹的小贝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陈眉给他打来电话,问今天的情况怎么样。

“喏,您自己听见了。”小贝把电话往那边凑了凑。

“岳岳准备什么衣服了?”陈眉那边有些紧张,“不适合云澜?”

“不啊,我觉得挺好的啊。”小贝看着那一件躺在沙发上的粉红色毛衣,“特青春活泼,又朝气可爱。”

“哈?”陈眉纳闷,“那他为什么不穿?”她脑中已经浮现出若干画面,“难道岳岳给他准备的是裙子?!”

一脸胡子拉渣穿着裙子的赵云澜,哎嘛,想想就觉得太恐怖了。

陈眉连忙摇摇头。

“眉姐,您想太多了……其实就是个粉毛衣,一点不暴露,但是澜哥觉得他是个老爷们儿穿不了粉,他觉得太嫩了。”

陈眉哭笑不得,“那就按住他的手,往身上套。这孩子,事儿真多。”

小贝冲着旁边那正对峙的两人嚷着,“听见没有,眉姐说了,你要是不从就按住你的手,往身上套。”

赵云澜猛地一吼,“眉姐!我、我一个大男人我怎么能穿粉?!”

电话那边却传来陈眉挂机的声音,只留给他一阵绵长的嘟声。

“我操……?”赵云澜拿着小贝的手机,不敢置信。

“眉姐都开口了,呵呵,你就从了吧。”

岳岳抱着怀,在沙发后面说。

 

于是当天晚上微博上的女孩们都疯了。

赵云澜出道以来一直以雅痞性感的造型示人,于是那一圈胡子也并没有显得太过突兀。

然而当他出现在活动现场时,那一群黑黑白白的男女明星中间忽然站着这么个粉团一般的大男人,众人都惊了。

在领口别了一枚金色的小别针,耳朵上还带了一个耳骨夹,灯光闪过的时候闪闪发亮的。

脖子上意外是绑了一条附有该品牌标志性字母的choker,大概一指宽,丝绒制的——于是“请问有没有人捡到我的喵喵澜”这个tag上了热搜,一发不可收拾。

有人说那哪里是choker,那分明是宠物项圈好吗,澜澜怎么能那么可爱那么软,我的天啊,我要fong啦。

还有人说完了完了我要去出门抓澜澜了,以往那叫嚣着蹂躏我的女友粉儿一夜之内全部化身姨妈粉儿,见着这么个粉嫩粉嫩的赵云澜,纷纷喊着要包养,要玩弄,甚至当天就有画手画了个蹂躏赵云澜48手。

——每一张都是猫耳澜,穿着粉色毛衣的。

赵云澜那叫一个尴尬。

一不小心就在酒会上遇见了前前女友,讶异的看着他,“我去,老赵,你今天……这造型够……”她犹豫半天愣是下不了嘴,最终蹦出几个字儿,“牛逼的啊。”

赵云澜举着香槟,笑嘻嘻的说,“哎哟,盈盈,你今天漂亮啊。”

前前女友跟他分手没多久就结了婚,他自然是被劈腿的那一个。不过这事儿就是你情我愿,有感情的时候就在一起,没感情的时候就分,哪有那么多时间能浪费呢?

俩人再见面,能点头问好也就行了,反正大家都是圈里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同公司的艺人也有来的,几个人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social,和品牌方也好,和认识的、不认识的圈内人,一圈下来,他竟然有些意兴阑珊。

裤兜里的微信依然没声音,他想也许沈巍还在拍戏也说不一定。就一个人坐在那里喝着酒,喝着喝着竟然还有点愁绪了。

寂寞和孤独,看似是两个同义词,实则压根儿不是一种情绪。

他嘴边噙着一股子笑,看向场内正在热舞的众人——他们看起来真快乐,可是在座又有多少人的心思放在他们身上呢?

他曾经孑然一身,习惯了孤独,却压根儿一点不寂寞,就连和这个盈盈,和那个盈盈分手的时候,也很快就能恢复过来;可是他此刻却忽然觉得有点寂寞了。

他觉得自己怕不是傻了,又不是没谈过恋爱,却满心雀跃的等着那人联系他。

又是一杯香槟进肚,甜甜的。

却让人觉得晕头转向。

音乐声愈发嘈杂,形形色色的男女涌过来又涌走,好似潮汐。

他玩着毛衣边上的流苏,叠着腿坐在角落里,心里惶惶然意识到一个事儿,却又想努力把它抛开。

他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上沈巍了。

也许比有点喜欢还要加个更字。

也因为这种喜欢,就开始小心翼翼,就开始处心积虑。

“……你理理我呀……”他举着那杯香槟,轻声呢喃。

他情不自禁抬眼,看向这露天场地的天空——天上的月亮好圆。

月色好美啊。

可是哥哥在干什么呢?


----------------------

写文章要点题。

这是来自小学语文老师的谆谆教诲,我一直记了好多年。

 
评论(41)
热度(45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