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28

28.

 

第二天的商务活动上,赵云澜被问到近期的工作状况,他脸上的笑容有礼得很,随后说,“最近进了剧组,大家可能也知道了,是大电影《镇魂》。”

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岳岳说我们今天是安安静静美男子的风格,小贝在一旁捧着手机说,岳岳你现在看着澜哥的眼神好像玩过家家的老阿姨啊——自然而然就受到来自岳岳的白眼攻击,却拼了命的用电夹板把赵云澜那一头蓬蓬松松的头发夹得服帖。

白衬衫,西服的腰际用一条带子挽住扣子,脚上蹬了一双黑色帆布鞋,露出一小片脚踝的皮肤。

采访稿是事先对过的,大概会有什么问题,又应该如何回答,之前陈眉已经在电话里耳提面命了半天。不可避免的自然是会提到镇魂,然而在回答时,陈眉坚持,要避免谈及沈巍,或者说,不要带对家下场。

赵云澜苦笑,他明白陈眉的意思,就好像当年那次拍摄,陈眉把他骂到狗血淋头的那次。他有些感慨的想,那好像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呢……

那时候的他又怎能知道有朝一日那个叫沈巍的男人会轻轻告诉他“我想当面向你告白”呢?

他放下采访稿去了群访现场,采访时周围摆满了盛放的芍药和白龙胆,赵云澜笑说,“今天好多花啊,我一个大男人的,这么多花合适吗?”

周围的工作人员,来自品牌方的,也有媒体方的,都笑说,“当然合适啊,你看你昨天粉嫩嫩的,和花放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

赵云澜笑眯眯的说,“可是今天的我不是粉色呀。”

于是女孩子们又说,“说你合适就是合适呀,云澜看这边看这边,拍下照啦。”

“澜澜,说说你拍镇魂时的感受吧。”有人问。

赵云澜点点头,“嗯……这次机会很难得,能出演昆仑这个角色,我很开心。而且这次是李导导的戏嘛,我还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看他的电影了。”

“那我们听说《镇魂》是双男主的电影嘛,而且原著之中两位男主之间绵延万年的感情也是全书卖点之一,那我想知道你对沈巍老师的看法,你们两人在戏中是否有擦出什么火花呢?”又有人问。

赵云澜沉吟片刻,他想起那些公式化的回答,比如什么可以互相切磋演技,比如说向影帝学习,可是那些话却好似被橡皮擦抹掉了似的,他盯着那个向他发问的女孩,眼前的光源好闪,快门声一直不断,涌上来的话筒争先恐后——

“我很喜欢沈巍的。”于是他笑眯眯的回答。

众人一愣,却又哄堂大笑,显然她们会错意了,又或者她们没有会错意,而是以为他在恶意的卖腐吧。赵云澜想,没关系,她们懂或者不懂,她们有没有想歪了,都无所谓。

“为什么啊?”那女孩显然没想到赵云澜会这样回答,于是又问。

“他是个很好的人啊。”他说。

有什么必要说谎呢?赵云澜想,他不怕的。

 

他坐在保姆车里,手机开了免提,小贝和司机两人都默不作声,最后小贝干脆把隔离窗摇上了,后舱里就剩下了赵云澜一个人,对着电话彼端爆发的陈眉。

“我说什么来着?!啊?!赵云澜!!!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你抖什么激灵?之前让你看的那些词呢?!”

赵云澜笑着解释,“别生气啦,眉姐,生气长皱纹的。”

“主推你的戏,你自己的代言采访,你为什么要给别人做嫁衣?!”

“没有啊,后面不是没有再提他。”赵云澜发现今天自己的脾气特别好,不争也不吵,就听陈眉在电话那边大发雷霆。

“赵云澜你真是——”

“眉姐,发火容易长皱纹哒。”他靠在椅子上,落日暖洋洋的照在他身上,真舒服。

“我脸上的皱纹全是拜你所赐!”陈眉在电话那边快吃了他,“赵云澜,我没跟你开玩笑,你给我乖一点,你知道为了这个电影我和公司花费了多少精力?你不能由着性子搞砸了。”

赵云澜没说话,只是撑着下巴看窗外,任由陈眉在电话那边声嘶力竭。

大概是陈眉最后也吼累了,又或者是她觉得自己再继续这么嘶吼下去也无济于事,长叹了口气,“云澜,你知道你刚才那几句话在微博上的反应吗?”

“什么反应啊,能有什么反应啊。”赵云澜说,“顶多炒炒CP什么的。”

“顶多炒炒CP……我该说你天真还是什么。”陈眉的声音多了些许无奈,“趁现在《镇魂》还在拍摄期,我劝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你不知道炒CP之后带来的后果和严重性,你以为你和沈巍能像其他那些娱乐明星一样,合拍个电视,肆无忌惮卖一下腐,然后等宣传期过了解绑就行了?云澜,沈巍他根本不是娱乐挂的,他的粉丝也不是能容忍他那样一个人和你炒CP的,你懂我的意思吗?你那些说法不仅会害了你自己,你连沈巍都会害了的。不要太天真了好吗?”

陈眉的话仿佛一针见血,扎得赵云澜肉疼。

他情不自禁就咬着手指的关节,心里那一股子小倔强支撑着他,好让他的脸色不至于太过惨白。

大概陈眉以为她的一番说辞让赵云澜有所松动了,便柔软了声音,“这次的事情公司已经帮忙安排处理了,以后不要再犯了。”

赵云澜没说话。

“听见没有?”

“嗯……”他匆匆答。

“好,就这样。”陈眉那边挂了电话。

赵云澜轻哼一声,保持着那样的姿势紧紧盯着窗外。

大概是夕阳太美又太耀眼,他只觉得眼睛刺刺的。

手机里传进来了微信,依然还是那句熟悉又老套的问候——

“在干嘛?”

他低头笑,随后用手背抹着眼睛,一定是夕阳太刺眼了,他盯久了,于是眼睛就有些泪汪汪的。

“在想你。”

“什么时候到酒店?”

“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估计快了。”

“好,我等你。”

赵云澜破涕为笑,他心想,她们又懂什么啊。

什么炒CP,什么肆无忌惮的卖腐,又什么宣传期之后就解绑了……

他不服气的想,又用手背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泪,这太阳真的好刺眼,他想。

他和他是真的啊……

是真的呀。


 
评论(50)
热度(50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