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29

29.

 

助理传来相关数据的时候柳敏看着看着就笑了,赵云澜上午的商务活动后爆出的访谈让“赵云澜告白沈巍”这个tag短暂上了排行榜,可是没多久就被撤了,反倒是镇魂大电影的官微一上午增加不少粉丝……

她压根儿没想到赵云澜会这么虎,这还没到宣传期呢,就在自己的代言采访上说他很喜欢沈巍?这是脑子不够数还是被爱冲昏头脑了。

柳敏看了看沈巍粉丝的反应,大概是因为沈巍的粉丝大多年纪偏大,而且关注作品多于饭圈那些事儿,所以相对来说比较平静;到是赵云澜的粉丝一片转发的,还有at沈巍请他多关照赵云澜的。

无论如何,这一波操作到是没给沈巍任何威胁,柳敏到也放下心来。更何况以她来看,若是真的捆绑炒CP,未必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至少不会是沈巍。

扯下热搜大概是陈眉的手笔,柳敏翻出手机给几个熟识的朋友发了微信,果不其然其中又人报了个价,说这是宇宙之北给的价钱。陈眉那种看不顺眼就用钱猛砸的手段还真是多少年都没带变过的,柳敏踱到办公室内,关了门——

“喂?老许啊,我,小柳。”

 

赵云澜曾经为一个网络收音机app录制过一段《小王子》的片段,便是最经典的那段,狐狸对小王子说的话。

他的声音很好听,微微有些烟嗓,却又不至于太过沙哑,是那种介于很漂亮的男声,又有一些金属质感,于是在读起小王子时,会微微压低些声线——

“你最好每天同一个时间来。”狐狸说,“比如说,你每天下午四点来,那三点钟我就开始暗暗兴奋了。时辰越近,我越开心。到了四点,我已经坐立不安了;我将见证幸福的代价。但如果你是什么时候随便来,我就不知道应当预备什么样的心情了…凡是都有一个定期。”

车子已经进了市区,然后就开始往他们所住的酒店开去。

夜色已经降临,上海的高架路上总是堵车,于是那份心情就变得焦急了起来。

沈巍不再问他到哪儿了,他说我准备好了,在房间里等你,然后就不再发微信。

赵云澜握着手机,看车子一小步一小步在高架上移动着。

而后下了高架,而后拐了弯儿。

下车时早已经等在那里的粉丝涌了上来,“哥哥”、“哥哥”的叫着。

他笑眯眯的接过那些姑娘们送来的信,随后认认真真嘱咐,“快回家呀,不要等我了,天黑了,路上小心呀。”

那些摆在他面前的手机和闪光灯闪花了他的眼,于是就闭上,多眨几下,继续往前走。

上了电梯,刷好卡后按了行政层。

到底谁是小王子,谁又是狐狸。

又或者说,狐狸在焦急的等待着,可是它怎么知道小王子不是兴奋的快要奔跑而来呢?

那种雀跃的心情,连同喉咙里都开始泛了些许血腥的甜。

巴不得的盼着,电梯再快一些吧,再快一些吧——

送走了小贝和司机,他连忙去按着关门键。

直到指示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门开启的刹那他却忽然又有点迈不动步子了。

在那层窗户纸未曾穿破之时,也许他可以刷着无赖便去接近他,肆意妄为的逗弄他,把一切都归咎于那些属于赵云澜式的装疯卖傻。

电梯门又要闭合了,他连忙伸腿去阻拦它。这才迈出了步子,一步一步朝向那房间走去。

是不是该先回趟自己的房间?

他抓着自己的渔夫帽子,心里乱糟糟的想。

可是心里已经迫不及待了,便伸出手,轻轻在那个人的门上敲了敲。

“谁?”

房门里面传来那个人温润的声音。

于是他轻轻咳了咳嗓子,把那一股来自外面的冷气吐出去,以至于满嘴都是温暖。

“我。”

而后门就开了,他还在犹豫该说什么好。

就被一股力道拉进门里。

是让人目眩神迷的吻。

赵云澜不得不靠在门后,任凭握在手里的渔夫帽子掉在地上,任凭另外一只手里的手机砸到脚趾。

他龇牙咧嘴的抬了脚,一句疼轻哼出了嘴。

沈巍低头看见了那个迫使这个吻结束的罪魁祸首,抬头又看见那人一脸委屈却努力忍耐的表情,便笑了。

赵云澜一时间有些呆了,他讷讷说,“你笑得可真好看。”

然而沈巍却又只是低头一吻,轻轻啄在他的嘴唇上,“你更好看。”

他像个被人夸赞之后、一颗欢呼雀跃之心却无处安放的小朋友,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于是便涨红着脸,嘟嘟囔囔,“我赶回来了,我可是拼了命的赶回来的。”

那人会意的笑了,拉过他的手,向前探了身子,在他耳边轻轻说着那些让他脸红的话。

“我喜欢你。”

明明已经那么大年纪了,却谈着仿佛初中生一般的恋爱,当事人之一苦笑,也许连初中生都比不过,其实也不过就是小学生水平。

然而被告白的人却露出宛若幼儿园小朋友一般的神情,轻轻抓着他的衣襟,小声说,“不够,再说一遍。”

“不说了,只说一遍的。”

“可是刚才我没做好准备啊。”他拉扯着那个人的衣襟,心里燥得想要和他打上一架。

却看见对方只是笑,好似桃花十里。

赵云澜心想,那真是记良药。连方才被手机砸痛的脚趾,好像都不疼了似的。

于是他指了指自己的嘴,“那就再亲一个吧。”

沈巍心想这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于是他放了他的手,转头往屋子里走。

那人便趿拉着拖鞋跟来了,“沈巍!沈巍!”

沈巍背着身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忍着笑意。

却忽然感觉背后一沉,原来赵云澜像个猴子似的扑到他身上,张牙舞爪的就从背后把他抱了个满怀。

“你不亲我那就换我亲你一个呗——”

 

赵云澜站在浴房里,用手肘撑着身子,他掰着手指头数,人家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咱们俩这都六秋了吧。

然后身后的男人就用手指探进他的身体里,他情不自禁的低吟了一声,回头看着沈巍说,“和你说情话呢,能不能专心点儿?”

口气是那种略带嗔意的责怪,笑意却在眼角眉梢泄了底。

沈巍扬眉,水汽打湿了他的额发,落了下来,微微卷起,他说我在用实际行动回答你——“我很专心。”

“胡说……”那股子无处安放的燥意却被那两根探入的手指引得更加旺盛,玻璃板上一片水汽,他支撑不住,手肘无力的往下滑着。“你、你不要那样弄我啊……”他连忙说,想要直起腰来,却被那人一把按在玻璃板上。

“嗯?”身后的人却用嘴唇贴上他的耳朵,“那你想要我怎样?”

赵云澜想这问题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只是臀瓣情不自禁向后靠——沈巍想,真是个言不由衷的骗子。

于是他咬上他肩头的皮肉,赵云澜太瘦,瘦到轻轻咬就会碰到锁骨尖儿。

那人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好似猫在打呼噜,沈巍想,他真应请人做法收了他才好。

以至于不让他再在外面惑人心神,成为只属于他的那个人。

那个吮吸着棒棒糖在音乐中肆意摇晃身体的赵云澜也好,那个穿着粉红色毛衣孤独坐在人群中的赵云澜也罢,都是只属于他自己的——那样才好。

他并非圣贤之人,又怎能在面对这个人时清心寡欲?

于是就进入了,浴房里湿漉漉的,满是水汽。

是了,是了。就是用那种柔软而又略带些许金属质感的声音喊他哥哥。

花洒喷射出来的水打在地面上,噼里啪啦,足以盖过那人忘情的声音。

也许是太过燥热了,又或者是久别重逢后的喜悦,他只觉得与他欢爱,宛若宇宙坠落。

赵云澜伸手去勾他,他说哥哥,我要你吻我,亲亲我吧,好吗?

于是他就把他转过身,抬高他的腿,从正面摆弄着他的身体。

那孩子终于忍不住了,把头埋在他肩窝里哭,开始是小声啜泣,到后来则抑制不住的。

“哥哥,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真的,我好喜欢你。”

——仿佛受尽了天大的委屈。

“嗯。”他只能回答,把他抱在怀里,认认真真的亲他,吻落那些掉下的泪珠子。

“我也喜欢你。”

沈巍在那家伙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说,他一手擦着那孩子哭得乱七八糟的眼泪,一边想,他喜欢的话,那他就一直说给他听。

没关系。


 
评论(34)
热度(50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