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31

31.

 

剧组里的其他演员陆陆续续进了组,于是人多嘈杂了起来。

赵云澜在这之中还发现了几个熟面孔,然而那会儿他正在和沈巍对戏,也就只能在拍戏空档之中冲着对方挥了挥手,示意一会儿再说。

李导看了眼赵云澜,“小赵啊,刚才你那个情绪不太对,你得收敛点儿,知道吗?”

赵云澜点头,“哦。”

旁边化妆师连忙给赵云澜补了妆,又给沈巍脸上也补了补,女孩子心直口快,“我说云澜啊,你轻点儿亲沈老师吧,你看沈老师额头上一片油光锃亮的,全是你嘴上的油啊。”

赵云澜脸上一红,却又满不在乎似的,“怎么不说你这口红质量不好呢?”

“拜托,哥哥,这叫唇釉。”化妆师小姐姐认认真真的给沈巍额头上补着粉底,好让那一块儿显得不那么光亮。

赵云澜一边搓手一边盯着沈巍的脸,因为化妆师小姐姐要在他额头上补粉底,他只能闭着眼睛,眼睫毛不停的颤动着,嘴角却挂着一抹笑。

他承认自己是个颜狗,但是喜欢漂亮的东西又有什么错呢?沈巍那张脸真是……赵云澜心里暗自想,就算在这俊男美女层出不穷的娱乐圈里,也都算得上是极品了。尤其每次那个啥的时候,那一抹桃花粉染上他那一身白皮——

“嘿嘿……嘿嘿嘿……”

化妆师小姐姐感到身后一阵诡谲,小心翼翼的回头,就看见赵云澜顶着他那西伯利亚贵妇造型,一脸诡异的冲着她笑。

她吓得手一哆嗦,手劲儿重了点,沈巍情不自禁就往后仰了去——

“哎!哎!”赵云澜眼直手快,一把抓了沈巍的胳膊,“姐姐,你小心点儿呀。”

化妆师小姐姐猛地翻了个白眼,“要不你在我后面笑成那样子,我能手重了吗?”

“没事,不碍事的。”沈巍连忙摆摆手,他放下赵云澜的手,“没事,我们继续吧。”

又是那一股子温柔克己脸。

赵云澜心想,影帝不愧是影帝,在别人面前那斯斯文文的劲儿啊——他又情不自禁有些小得意,原来那副疯狂相的沈巍,只有他自己才能见到。

化妆师离了场,于是场地中间又只有他们二人。

 

一旦场记板打响之后,沈巍便又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坐在道具搭成的古木隆起的大根上,“有一种花,长得好像铃铛一样,什么颜色都有,凑近了闻,飘着一股子非常淡的香味。”

赵云澜侧着头,看向他,沈巍的眼中满是那一种清澈的神情,好似恍然大悟,又好似心无城府。

“特别好看,若是用它编成一条链子,你就会喜欢了吧?”小鬼王说。

不知为何,赵云澜是懂那种心情的,那种拼了命的,只是想为取悦心中人一笑的心情。就好似他一般。

那么沈巍呢?沈巍是如何看待他这个努力取悦他一笑的人呢?

剧本中牧歌给予昆仑的提示是沉默,若有所思,似笑非笑。

“原来你百般讨好我,是为了想要出去?”

沈巍所饰演的小鬼王愣了愣,随后连忙摇摇头。

“那是为了什么?”他轻笑,故意逗弄那个小家伙,“我守在这,可不是为了把你们放出去的,跑了一个都不行,一个都不能少。”

沈巍此刻的演技精妙而准,那种满坑满谷却根本解释不清的急躁、焦虑、连手指都情不自禁张了,手背上浮了青筋。甚至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委屈、却又包含着些许疯狂的意味,就在眼角眉梢的地方盘着转着。

情不自禁就让人怜了,赵云澜想,于是他终于大笑起来,轻轻勾过沈巍的下巴,在那人光洁美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连同睫毛都在颤抖着。

“好!cut!!这条过——”

导演的声音响起来,赵云澜这才松了手,他嘴唇上的唇釉又不可避免的沾上沈巍额头上的粉底,于是就落了那么一个透明的吻。

沈巍笑了,伸手去摸了摸那里。

“演得不错。”他笑望着赵云澜,眼中方才的那种局促不安与焦虑满腹一刹那就不见了,又是那宛若一张白纸的沈巍。

“哪有。”赵云澜小声在他面前嘀咕着,“总感觉刚才我就是昆仑,被你带着走了——哎呀沈老师,如果换我是昆仑的话,大概我也喜欢你。”

沈巍没说话,只是冲他笑了笑,下一场是他自己的戏,赵云澜则要转场到副导那里拍动作戏。赵云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走过来,“我刚才看见徵徵姐了,她也进组了,我去找她叙个旧。”

沈巍点头,“好。”

“那……晚上我想请她吃个饭,就不陪你了哦。”赵云澜眨眨眼睛,小心翼翼在沈巍耳边说着。

沈巍轻哧,也不知道是谁陪谁,“去吧,我今天还不知道要拍到多晚。”

“澜哥?!澜哥?!快点,副导那边叫你呢。”小贝看着赵云澜和沈巍还在那叽叽歪歪的,连忙叫到。

“来啦!”赵云澜连忙挥着手说,他冲沈巍眨眨眼,用嘴型比着,“微信,微信。”

 

纵然谈恋爱是很重要的事儿,但是毕竟大家都是工作能和感情生活分得开的成年人。

沈巍这几场戏重,是鬼王在大封各处收集魂火的戏,原著之中轻描淡写只有一句话,而牧歌却将这一句话延展至无限可能。

五十年时间对于神明而言说短不短,说长……却也只是亘古洪荒之中的惊鸿一瞥。

沈巍换了衣服,再喊开拍的时候,连眼神都变了。

柔和的少年气逐渐被硬朗替代,小鬼王终于长成了个心中有了牵挂的青年,唯有眉眼如画。

导演和周围的人对于沈巍的表演赞不绝口,沈巍下了戏,凑到monitor前看拍摄的如何,于是李导就说,“小沈,几年不见,感觉演技又精进了。”

沈巍冲他笑笑,“您谬赞了。”

“刚才你和赵云澜对戏的时候,有一点处理挺有趣。”李导指着剧本,“这里,我以为小鬼王在面对昆仑时是处于一种相对弱势的姿态的,可是你刚才看赵云澜的眼神,有疯狂的意味在里面。”

沈巍抿嘴笑,“是吗?”他摸了摸鼻子,“可能我觉得情绪到了吧,毕竟他百口莫辩,心里有疑惑,又不知道那是什么,极度焦虑又痛苦。”

“你也给小鬼王写了小传吗?”李导有些好奇的问。

沈巍却摇头,“没有。”他笑了笑。

对于这个角色,他根本不用写。


 
评论(26)
热度(44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