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37

37.

 

赵云澜对即将到来的混乱阵仗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只不过这次的事儿他实在是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真有那酒店楼下等着的记者和粉丝,开口问他这问他那的,他压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又搞不明白汪徵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一直对汪徵秉持着一股子尊敬+热爱的态度,又挺彬彬有礼的,可是很明显对方压根儿是没把他当回事啊。

赵云澜在小贝的保护下冲出重围,那一群责问的、质问的、哭的、探寻的人围上他,他只得戴了口罩帽子还有墨镜,低着头蹿上保姆车。

一脚把拖鞋给脱了,然后盘腿儿坐在座位上,摘了墨镜帽子和口罩之后,赵云澜一脸莫名其妙,“小贝,你说我做错什么了吗?”

小贝也是一脸莫名其妙,他和汪徵的助理玲芳认识,说是汪徵现在在屋里不出门,除了哭就是哭,那情绪莫名其妙的好似鬼上身了似的。“汪徵姐什么都不说,昨儿夜里眉姐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玲芳说汪徵姐表示她可以退出演艺圈,然后眉姐说合约还在呢,想那么轻易就退出没门。”小贝那模仿的惟妙惟肖,赵云澜脑子有些劈叉,心想小贝要是不当助理了,到是可以考虑去当个谐星也说不一定——然而那种劈叉只持续了三秒钟就立刻回归了,说到底,这事儿若是他自己也就罢了,还牵扯到了沈巍,赵云澜心想自己天天喊着要保护沈巍,到头来还是沈巍把他抓到身后,那些个社交媒体上的走向愈发诡异了,比如两家粉丝一言不合就开始掐起来了,不是说蹭热度就是说刻意卖腐,还有捡着两人无论是从咖位还是从作品角度都不搭嘎的事情不放,也就有人跳出来说再怎么不对路子那你们沈影帝不也接了镇魂了吗?

一片混战。

赵云澜苦笑,唯独有点不太喜欢的是一个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说起脏话来那么溜呢?真的不太好听。

车子到了拍摄现场,沈巍的车子已经驻场了,赵云澜发了微信给他,可是沈巍没回,他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自己给沈巍添了这么大一个麻烦。按理说这事儿和沈巍压根儿丁点儿关系都没有,现在他被拉下场了不说,一直以来没什么污点的沈巍,也终于因为负面新闻上了热搜了——

小贝看见赵云澜一直盯着窗外的车子看,他扫了一眼,自然就明白自家艺人那是担心沈老师呢吧——他小心凑到赵云澜身边,“澜哥,我帮你下去看看去。”

赵云澜有些惊讶,还没搞明白小贝那是啥意思,就见小贝冲出车门,四下看了看,随后一步蹿到沈巍的保姆车旁。

车子是没有人的,小贝回过头冲着赵云澜的方向,摇了摇头,随后做了个快过来的招手动作,赵云澜也吸了口气,猛地开门冲了下去。

尚且未等闻风而动的记者和粉丝们涌上来,赵云澜按着帽子冲进了化妆间,他的戏是在下午才开始,于是众人见到他多少有些惊讶,一瞬间划过的表情可谓精彩得很。他摘了帽子,有些讪讪的站在门里,听见有人问,“哟呵,来了啊澜哥。”

赵云澜抬头,挤出个笑,“是啊,来了。”

那种促狭的笑容闪烁在对方脸上,“啧啧,怎么澜哥和徵徵姐谈恋爱也不和大家说一声啊,真是。”

小贝听了连忙开口,“瞎说什——”那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被赵云澜给拦了下来,他笑呵呵的对那人说,“徵徵姐是个好姑娘,别传了,坏人家名声的。”

被说到的人脸上一红一白的,瞪着赵云澜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连小贝都一愣,回头看向赵云澜,就见他慢慢敛了笑,“我是来拍戏的。”

 

沈巍是在那个角落里发现赵云澜的,自己一个人坐在长椅上,长椅上摊着剧本,剧本被打开到某一页,上面用荧光笔标记着星星点点的。他手里夹着颗烟,烟上的橘光一闪一闪的,另外一手则捧着手机,不停用拇指向上翻动着什么。

沈巍自然而然看见他在刷微博,柳敏已经将那些恶言恶语告诉给沈巍,她下午匆匆见了沈巍一面就离开了,沈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柳敏,她轻轻点点头,也表示此刻不宜妄动,有时候越激动越容易自乱阵脚,反而落了藏在暗处之人的圈套。

柳敏告诉沈巍她约了陈眉,沈巍扫了柳敏一眼,随后点点头,“到也是个法子。”

柳敏轻笑,“我不打扰您了,您还是拍完了去找找那位吧。网上说得难听,心脏再大的人看见那些也难免心里不好受——”

沈巍叹了口气,他身上那一身黑袍子还未脱,连头上都是戴了发套还未拆,一副长大后的小鬼王的模样。

或许那个“小”字应该去掉,鬼王便足以。

他四处走动看了看,没找着赵云澜,又旁敲侧击的和场记妹子聊了聊,得知赵云澜的戏刚拍完,便心里约摸了大概,拿着一包烟和打火机跟扬扬说自己要去抽一根休息一会儿。

赵云澜听见了响动,一回头看见沈巍,入夜了,角落里本来就人迹罕至,周围又满是丁香花从,他看不真切,只得傻呵呵的笑到,“你来了。”

手机屏幕在听见沈巍响动的时候已经切到桌面,随后关了屏,放在身边。

“嗯。”

沈巍伸手拿了剧本和手机,随后坐在他身边,“你还真喜欢这里。”

“哈哈,秘密基地,有没有?”赵云澜眨着眼睛凑在沈巍面前说,“这里很少有人来。”他心里那股子莫名的小情绪跃跃欲试似的,在看见沈巍的时候就有些不太好了——说不上是愧疚还是别的什么,赵云澜心想,哪怕是沈巍骂他一顿也好,别顾左右而言他啊。

可是沈巍只是点了烟,狠狠吸了几口,又呼了出来。

那沉默几乎可以杀死人了。

赵云澜抿了抿嘴,“那个,我和汪徵,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那种巴不得解释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沈巍噗嗤一声笑了,双肘撑在膝盖上,回头看向赵云澜,他眼睛亮亮的,不知道从哪里发出来的光,映照在他的眼睛里,好看得很。而后就呼出了一口烟雾,慢慢弥散开来。

“你就只想和我说这个?”

沈巍开口却是这样问。

赵云澜下意识的点点头,随后有些纳闷,“不然呢?”他歪着脑袋想了想,随后终于讷讷的,“对不起……把你也卷进来了……”

沈巍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又抽了口烟,随后吐了出去。

他把烟换到左手夹着,随后起了身,伸手勾着赵云澜的脖子,“你稍微跟我抱怨一下没关系的。”

那些个抱怨还未说出口就被人吃到了嘴里,赵云澜心想,他觉得自己好歹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这种事儿他自己解决了就完了何必还要拜托别人,更何况,他也因此而被牵扯到上了热搜——可是那个吻来得太过恰到好处了,他想,便任由沈巍的手托着他的后脑拼了命似的往他自己怀里揽。

赵云澜有些讶异,往往这种情况下他才是主动挑逗的那一个,可是这次全然换了方向——他喘息,“哥哥?”在那些浓烈的吻暂停的刹那,轻轻用问询的口吻。

可是对方却没回答他,只是再度将他的那些话吃掉了,甚至顶进了舌头,带着一丝烟叶的苦涩,冲进他的口腔中。

他不禁哼出了轻鸣,从鼻腔里慢悠悠的,他说不清楚沈巍这是在做什么,只不过那一些个栖息在内心最深处的小角落里的委屈开始慢慢的爬了出来,口上说的不在意、没关系全部变成暗夜中的野兽,在不经意中就吐着舌头亮了牙齿和爪子,猛地给你一口。

他抱着那人的肩膀,那人也抱住他的。

“哥哥,我没事的。”赵云澜小声说着,“你是来安慰我的吧?”

沈巍没答话,只是抱着他的右臂又紧了紧。

“那些打不倒我的。”却看见赵云澜分开些他们之间的距离,在月光下笑笑着说。“我是来演戏的,对吧,我会好好演戏的。没关系的。我会好好工作的。”

沈巍抬眼看向那个家伙,见他好似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喇喇的笑着,用力拍着他的肩膀,“我说过我还要保护你呢,是吧,哥哥,所以没关系的。”

他只得把烟叼在嘴里,用方才夹着烟的手狠狠在赵云澜的脑门上弹了一下,他手劲儿大,这次又忍心下了狠劲儿,于是如愿以偿看见赵云澜被弹到连眼泪都流了出来——捂着脑门一脸委屈,双眼满是不敢置信,一连串眼泪啪嗒就落了下来。

沈巍轻轻笑着,“我哪用得着你保护啊……好好演戏就好,别在乎别的乱七八糟的。”


 
评论(29)
热度(46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