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38

瞎逼写,凑合看。

OOC <--这个很重要,不用私信,我知道。

------------------

38.

 

赵云澜呆呆看着沈巍,然后拍着腿就笑了起来,“你在关心我呢?”

沈巍不置可否,就那么笑盈盈看着赵云澜。大概是他下手真的重了一些,赵云澜那被化妆师涂得有些白的额头上,一抹巨明显的红印直愣愣的印在上面——好似二郎神开了天眼一般。他撇嘴,“是不是疼了?”伸出手指在他额头上摸了摸。

赵云澜特别懂得什么叫蹬鼻子上脸,尤其这种时候,对方关心他,他心里暖洋洋的,自然而然就开始了那些个举动,比如抓着沈巍的手,在自己额头上摸摸,“你到底使多大的劲儿啊,沈巍啊沈巍,小时候肯定没有小朋友乐意跟你玩吧,弹人家脑门那么疼的——”

沈巍却笑,靠在椅子上把那一颗烟继续抽完,“你和我玩就行了。”

“哇哇哇,我发现你其实很会说话诶,平时真看不出来,以前我还以为你特别高冷呢?”

沈巍闭着眼,听隔壁那人吱哇乱叫的,脑子里却想着方才柳敏告诉他的事——

 

柳敏在飞机的商务舱里见到陈眉,也算是巧了,两人正好坐隔壁。

陈眉登机时显然一愣,随后看了看手上的票根,再抬头,对上座位号,只得说,“借过。”

柳敏抿了嘴,“真巧。”

空姐端着小托盘走来,柳敏拿了白水,随后问陈眉,“白水?”

陈眉点点头,接过柳敏手里的杯子,仿佛以前她和她一起出差时那样。柳敏到是一如既往的拿了橙汁,喝了一口,随后用纸巾抹了抹留在玻璃杯上的口红,“本来还想等到了上海再约您,没想到这么巧。”

陈眉轻笑,也用纸巾抹了抹玻璃杯上的口红,“你的建议太过铤而走险,现在舆论对云澜并不有利,我怎么知道你们星娱不是趁火打劫来的。”她挑起姣好的眉眼,“毕竟无论怎样,对沈巍都没有任何坏处。”

“眉姐。”柳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进椅中,她闭了眼,也许是太早了,所以声音有些嗡嗡的,“您对我一直以来的警惕心都很强,这真的没必要。以前那些事我没有怪过你,您没必要防着我。”

陈眉将头扭向窗外,窗外才刚刚亮,太阳只在地平线上露了个小边儿,许久之后,她才开了口。

“一直念念不忘过去的是你,柳敏。”她回过头,看向身边人,任凭初升的太阳将柳敏姣好的侧脸轮廓染上一层金边儿。“我从来没对不起你过什么,我有什么必要防着你。”

“你又何必要做那根棒子去打鸳鸯呢?您一直就是这样,明明是好心,替别人想,可是总用一种不讨巧的方式。”柳敏却开了口,“眉姐,我记得当初你带我的时候,最看不上我的感情用事了,你觉得我太拼了,又太意气用事了,还记得那次为了给人追一个代言,我答应了品牌商攒的局。您听说了之后不让我去,可是我不,我非要去。后来那个男的想睡我,被我打了。”她好似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儿,莞尔一笑,对视上了陈眉的眼睛,“您替我跟他赔不是,一边鞠躬又一边赔笑的,然后您还骂我,还当着那个人的面儿给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心想陈眉你真他妈的没骨气,可是等我长大了,到现在这个岁数了,才明白有些时候我们没有办法的、也知道我那会儿的处事方式真是太嫩了。”她清了清嗓子,又喝了口橙汁,效仿陈眉那样用纸巾把玻璃杯边的口红擦了去——“最后辞职也是我自己的想法,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次发生的事,说真的,其实和我家艺人、和我们星娱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我想帮帮您,就当还您当初替我解围的那一次恩了。”

陈眉不说话,只是又固执的把头转了过去,看着窗外。

飞机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就要起飞了,请确保安全带已经系好。

“桑赞和汪徵在大学那会儿交往过,后来因为汪徵签了贵公司,然后俩人就分手了。”柳敏小声说。“如果我的消息来源没错的话,汪徵应该已经和你们公司闹过几次要解约了吧。”

陈眉回头,看向柳敏,“你消息还挺灵通。”

“彼此彼此吧。”柳敏笑说,“可怜的是赵云澜,被无辜当了枪使。不过这汪徵也是个傻子,敌损一千自损八百的这种事不划算的,更何况也许不止八百,而是一千二。”

“汪徵的事我们公司内部自然会有结论。”

飞机慢慢开始滑行,随后上了跑道,机舱内部的噪音开始大了起来。

“适时炒个CP无伤大雅,这种事本来就看的是度。更何况了,观众喜欢看,大家就配合一下咯。”柳敏说。

“你也知道凡事需要有个度,那么多部剧都是靠炒CP红的,然后呢,又有多少演员还能走更远?”陈眉摸着额头,多少有些疲惫,柳敏这才注意到陈眉眼畔似是有了细纹,她心想,原来再美的女子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袭啊……

“大不了炒兄弟情,官方不说透,您何必操心粉丝怎么想。您希望赵云澜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大家努力让镇魂票房好卖,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儿吗?”柳敏有些狡黠的笑着,“通稿我这边去准备,热搜和舆论造势我们这边也会做,现在就看你们的态度。”

“我一直很好奇一个事,柳敏。”陈眉审视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她理应熟悉她,却又好像从未认识过她似的,“沈巍为的是什么。你们星娱为的是什么。”

“他看上这个剧本和导演了。”柳敏笑嘻嘻的说。

陈眉轻哼,“你骗三岁孩子还行,换个理由,能让我信服的。”

“巍哥这人挑剧本很奇怪的,他不太看价格或者别的什么。”柳敏苦笑,“所以做他经纪人其实还蛮难的,他确实看上这个本子了,当时我以为他想演昆仑那个角色,就准备好了去和选角工作室的人去谈,可是他说不,他要演鬼王那个角色。我还真挺搞不懂他的。”

“但是你还是去帮他争取到那个角色了。”陈眉说。

柳敏点头,“他没演过类似的角色,所以想去演——我是他经纪人,客观来讲我认为这个角色能给他带来些什么,所以我才会去帮他谈;至于从私人角度来说,我很欣赏巍哥那种态度,自然而然也就想要帮他。”

陈眉摇头,“你还记得当初我怎么告诉你来着,做经纪人不要从个人角度出发,要客观才能准确把握这个艺人的发展。”

柳敏却噗嗤一声笑了,她用手指头卷着垂在胸前的卷发,笑眯眯的看向陈眉,“您还真是无时无刻都改不了那种说教的毛病。”

陈眉自然而然知道柳敏那话里半真半假,但是对方也算是给了她足够的诚意。沈巍为什么要这个本子无所谓,只要不去挡赵云澜的路即可。她心想自己大概是真的年纪大了,于是乎,连同那些个争执也就慢慢失去了心劲儿。

大概是真的起得太早了,已经不像当年还年轻那会儿,就算前一晚跟了很晚的通告,第二天也能精神饱满的去跟着艺人跑通告——六点半的飞机,飞机刚飞了没多久,她就有些困了。

和柳敏的那些谈话让她多少放了些许心,既然不是星娱在背后捣鬼,那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汪徵的事她大略做了个打算,不处理不行,然而也不能撕得太难看,让宇宙之北在舆论上失了面子。只是云澜是赵总的宝贝儿子,是宇宙之北名正言顺的太子爷,纵然这层关系只有手指头数的过来的人知道,但是陈眉不能怠慢他。

她有些累,皱着眉靠在椅子上,“我先睡一会儿。”

她和柳敏说,说完她就笑了,那口吻好像吩咐当年那个跟在她身边儿的小助理似的。

“嗯。”却听见柳敏回答。

随后柳敏招了空姐,要了毯子轻轻盖在陈眉身上。

时间终究还是过了那么久了,她想,陈眉大概也根本不明白她柳敏的,甚至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她想要的,不过是陈眉一句发自内心的称赞罢了。


 
评论(37)
热度(4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