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46

46.

 

赵云澜到是有过和前女友逛街的经验,只不过他对买奢侈品什么的不太感兴趣,以至于大多都沦为提包或者在旁边玩手机的货色。和沈巍俩人到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街,帽子和墨镜到是必备物件,却不用那么鬼鬼祟祟。

俩人坐在海堤边的长椅上捧着外带的餐盒吃汉堡可乐,赵云澜忽然说,“真好。”

沈巍不明所以,便回头看他,“嗯?”

“就这样啊,懒懒散散的,晒晒太阳,吃着垃圾食品,哎呀,夫复何求啊。”赵云澜感慨,不远处是有名的太阳航行者雕塑,太平洋的海水在阳光下是一种浓郁的粉蓝色,他舔了舔手指头上的酱汁,“要不咱们俩私奔吧,把护照一撕,就黑在这儿了。”

沈巍小口小口吃着汉堡,听赵云澜乱七八糟说着自己的想法,他又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把手里的餐盒放下,三两步跑到那雕像旁边,低头看着旁边立柱上的说明文字。

他看得认真,阳光将他的轮廓染上一层金边儿。

沈巍放了手中的汉堡,仿佛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那个人,见他忽然抬起头,像是想到什么了似的,他说沈巍啊,我以前无意中读过一本书的,里面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

“嗯?”沈巍不知道他又想到什么,便问。“什么?”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他抓抓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起来了。”

大概是这地界太仙儿了,沈巍想,他起身,把餐盒抓在手里,也踱步过去同赵云澜并肩站在一起。那孩子伸起胳膊,朝着海湾对面的山叫了一声。路边偶尔经过的老外只当他们两个是stupid tourists,也就不当回事。毕竟这地方没什么人,又是下午两点多的上班时间,而后海堤上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沈巍笑眯眯看着那人上蹿下跳的,却忽然又回了头,他说哥哥,你陪我走到世界尽头了,谢谢你。

沈巍上前抓着赵云澜的手,轻轻握着,“哪有到世界尽头,雷克雅未克明明在冰岛的南部。”

赵云澜轻哧,“拜托你稍微浪漫五分钟好不好?”

却被沈巍捧住了头,将那自太古至永劫的情绪以吻倾注在他的嘴唇上。随后他微微拉低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浪漫么?”却笑眯眯的,依然一副温良恭俭让的模样。

赵云澜捂着嘴,莫名就红了脸,“浪……真、真浪……”

We all have our fantasy boats, vessels that we dream of sailing always in, into the dream. In my ships I unite my own fantasy, precision and the knowledge that boat builders have developed throughout the ages. The sun ship gives us a promise of aprimeval land.

 
评论(29)
热度(4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