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49

49.

 

周末这种时间对于陈眉来说其实和平日并无太大差异,不是在酒店里约人见面吃饭联络感情,就是在家里看邮件看下面人交上来的策划。

夏末秋初的北京还是有些闷热,这几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空气里总是潮乎乎的,好似让人到了南方似的。

只不过她头疼,宿醉的结果,起床之后有几秒脑中一片空白,看到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已经九点了,才猛地坐起来心想怎么这么晚了?后来转瞬又一想,今天是周六,她休息。

赵云澜请了两周假休息去了,她到也没轻松半分,已经有客户接洽她关于后续代言的事情,陈眉心想这帮人到是知道手疾眼快,往往等剧真的播出了、演员红了,坐地起价的事儿也就起来了。

她昨儿晚上刚去拜访了李导和他那些朋友,以一种谦卑又低调的姿态。李导好杯中物,喝多了就有点儿口无遮拦的,抓着陈眉的手一遍又一遍摩挲着说我要不是这把年纪了,可就真的要追一追我们小眉了。

陈眉自然不是那能吃亏的主儿,好歹也是酒席上的常客,懂的如何应付这种不可避免的事儿。她认认真真奉承李导,谈情怀也好,谈才华也罢,谈时下环境险恶,甚至把那些假大虚空雅俗共赏的玩意儿和说辞使劲往对方身上砸,砸得一群老男人头晕目眩。

只是年纪越大,几杯白酒下肚却也是胃里火烧一般的辣。小助理忙不迭的上前去扶她,却见陈眉笑了笑,抓着手包挺胸抬头的,丝毫不失分寸——小助理还年轻,大学刚毕业的妹子哪里懂得那些都是要深夜回家关起门来才能显露的丑态,陈眉那么高傲的女人,怎能让别人看到。

所以活得累,在别人面前丝毫懈怠不了半分。

只是出了门的时候迎面走来一队人,语音嘈杂,一群西服革履的人走过来,怎么看,也和陈眉她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人。

她便停了脚,站在转角扶着墙,一方面想等那群人走了,另一方面实在是胃里那一股一股的翻涌让她有点无所适从。

小助理跑去开车了,她只得用手腕捂着嘴,口红沾到了白嫩的手臂上,留下一抹艳艳的红。

“眉姐?”

然后就有人走了过来,小声叫她。

陈眉心想真是怕来什么来什么,她连忙背过手,冲着迎面而来的人笑到,“好巧。”

柳敏回过头对着那些个西服革履的人说,“你们先走吧,周一办公室见。”随后扫了扫陈眉,刚一靠近,那刺鼻的酒精味就蹿进她的鼻子。

她是来请那些帮星娱收购的事务所团队吃饭的,事情进展顺利,自然也是他们的大力配合。唯独有些可惜的就是沈巍去休假了,团队里几个小姑娘心心念着想要和影帝合影的愿望就这么落空。

却不想一出来就看见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人靠在墙角,柳敏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陈眉,那情景熟悉得很,大抵又是来参加了谁的局,送走了宾客之后,自己一人落了单。

她叹了口气,大家都是女人,也就更加了解在这社会上行走身为女人的不易,越是攀高的位置,就越有更多人盼你摔下来,没人扶一把,能忍住踹你一脚的冲动那都算是对得起你的。

好在她今天穿了一身干练的西服,没穿裙子,自然而然架起来陈眉时也就无需顾虑走光什么的事情。

“明明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偏偏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柳敏在陈眉耳边小声说。

可是陈眉却没反驳她,只是说,“我助理开车去了。”

柳敏笑了,“以前我当你助理的时候,你到没有让我做过这么多余的事儿。”

陈眉确实长了一双美目,柳敏想,有时候她带艺人出街,总有人把陈眉当成女明星。柳敏也想过为什么陈眉不去做艺人,却把那些美貌与锋芒都收敛在幕后。她将那有些娇嗔的目光投来,已经有些脱妆的嘴唇轻启,“我怕你把我推河里去。”

柳敏轻哧,“我也是有职业操守的好么。”她抛了个白眼,一捋妩媚的卷发不小心就勾住陈眉的耳环。

“疼……”陈眉轻叫。

“站着别乱动。”柳敏却说,一手揽着陈眉的腰,另一手去解那头发,却越摘越乱,便干脆褪了陈眉的耳环——

“你怎么解我的耳环呢?”陈眉连忙叫到。

柳敏见一辆车停了过来,司机座上是一张清汤挂面的小女孩脸,正用怯生生的目光看向她和陈眉,她仿佛看见当年的自己一般——大概,当年的陈眉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吧。

“哪天洗好还你。”柳敏说,随后开了副驾驶座,冲着陈眉的小助理说,“麻烦你了。”便将陈眉一股脑的塞进车里。

 

小助理手忙脚乱把陈眉送回家,站在客厅里不知所措。陈眉头跳得疼,看见小助理的样子却忽然就笑了,她难得柔软了性子,靠在厨房的岛台边,“辛苦了,快回家吧。”

“眉姐,你还好吗?”小助理受宠若惊,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好,连倒杯水给陈眉这种事儿都忘了。

“还好,没事。”陈眉摆摆手,她起身送走了小助理,才终于踢了高跟鞋奔到卫生间,将晚上那些个未曾消化的东西都吐了出去。

而后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换了衣服,卸妆洗漱一系列动作做完才终于上了床——却唯独在摘耳环时发现只有一枚挂在耳朵上,另一边空空如也。

她伸手便想把那只剩下一只的耳环扔到垃圾桶里,却在空中住了手,想了想,又塞回到首饰盒里。

一夜酣眠,醒来的代价就是头疼。

不过好在是周末,即便起得晚了也还好说。

电话大概是从十点左右开始陆陆续续进来的,有的约她吃个brunch,也有问她考虑得怎么样了,关于赵云澜的代言一事。

陈眉戴着黑框镜洗净铅华的样子好似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头发随便扎成个马尾,一边喝着黑咖啡一边和电话彼端讨价还价,口气却不似外表那样柔美,仿佛风里藏刀子。

挂了电话,她给赵云澜发了个微信,“少爷,玩的好么?”

以冰岛和北京的时差而言,大概赵云澜要下午才能回她。

可是赵云澜很快就回了她,“马上就要睡觉啦。”

陈眉心想这凌晨两三点还不睡觉干嘛呢?便有些恼的一个语音信息过去,“你回来就要进组了,还不赶紧好好休息一下?”

“马上马上!”赵云澜回过来信息,“晚安眉姐!”

……哪里是晚安,这都已经快到中午了。

陈眉想,她也真是拿他没办法。

咖啡见了底,脑子却还是跟装了浆糊似的,陈眉正打算再喝一杯,电话便又响了起来。她叹了口气,“您好,我是陈眉。”

“眉姐。”柳敏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你还在以前的地方住吗?”

陈眉一愣,想了半天柳敏口中那所谓的“以前的地方”是哪里,直到柳敏说了个小区名字,陈眉才明白她嘴里的意思,“是,我还在那住。”

“嗯,我一会儿经过你家楼下,耳环是放在保安那里,还是你下来取?”

陈眉下意识的去摸了摸左耳的耳唇,“……你上来喝杯茶吧。”

“好,五分钟之后。”


 
评论(30)
热度(36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