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2

52.

 

小贝接到赵云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虽然他澜哥精神状态还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走路却有点跛。上车的时候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嘶——”的一声。

“怎么了澜哥?”小贝纳闷问。

赵云澜连忙摇手,“没事儿,飞机上没睡舒服。”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小贝搪塞过去,然而真正谁苦谁知道。

沈巍是并没有和他一班飞机回来的,他比他晚上一天,航空公司也不一样,先飞到奥斯陆,再飞法兰克福,然后再转到北京,大费周章得很,时间也比赵云澜要多上好些小时。

他无奈的想,这艺人谈个恋爱真没办法啊,怕被查出来航班信息还得想尽办法低调低调再低调。飞机刚着陆的时候他就把飞行模式给取消了,果不其然沈巍的微信进来,在问到了么,休息好了么?

——还疼吗?

口吻多少有些惶惶然。

赵云澜挂上口罩戴好墨镜,又从包里翻出来那个标志性的黑色渔夫帽把脸包得像个粽子。他寻思,能不疼吗,任凭换成谁大干三天三夜都会哭的吧?

他回给沈巍,“到了,正在滑行,等一会儿小贝接上我再和你说。”

这刚上了车他就给沈巍回小贝已经接到他了,深夜到机场还好,最起码没有粉丝等着。车子上了二高速,很快就到了家。

小贝看他一拐一拐的拉着箱子往家走,还想这澜哥出去玩的时候是怎么了?受伤了?便连忙跑上去要送他,他是不知道赵云澜和谁以及去哪儿玩的,就看见赵云澜扔过来一大包冰鲜三文鱼,“北欧那边的,靠谱,能生吃。”

小贝心想这位爷带回来的礼物可真是……与众不同,却又看见赵云澜从包里掏出来一块儿臭了吧唧的香皂,扔给小贝,“说是火山岩的,你闻闻,特臭。”

小贝立刻连送他回家的心思都没有了,“看您这次玩的还不错,这精神饱满的。”这路灯下一看,赵云澜那叫一个神清气爽,笑容满面,好像皮肤也好了不少,胡子是刮了的,新长出来的胡子短短的。

赵云澜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小贝,给他一个你懂得的眼神,一时间小贝有点慌,心想这人什么毛病,怎么能乱抛媚眼呢?

“对了澜哥,明天下午我和眉姐来接您。”小贝没忘了正事儿,连忙和赵云澜说。

“知道,没问题。”赵云澜登机之前就和陈眉联系好了,接下来一周时间有一个广告要拍,还要出席两个线下活动,再之后就要去南方进组拍戏了。

陈眉到是挺体贴他给他睡懒觉的机会,只是赵云澜心想这压根儿不是睡不睡懒觉的问题,而是……他一转身,又牵动到了痛处,心里暗自咒骂着远在冰岛的沈巍。

自己到底哪儿招惹到他了。

怎么就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

 

上了电梯回到家,把箱子往旁边一放就开始捧着手机跟沈巍联系。

对方则回来视频通话,一身白色休闲装的沈巍正坐在酒店边上喝着水,看见赵云澜那张因为长途飞机有些疲惫的脸,便笑着说,“平安到家就好,快休息吧。”

赵云澜慢慢磨蹭到沙发上,“道歉。赶紧着。”

沈巍不明所以,“怎么了?”

“这要不是你,我能坐立难安趴着回国吗?人家空姐直看我,以为我痔疮犯了,我到底哪儿惹你了,你咋那不懂得怜香惜玉呢?”赵云澜噼里啪啦一顿说。

沈巍却在那边笑得和煦,“你也没拒绝啊。”

赵云澜一眯眼,“啧啧,只能说,宝贝儿你真太辣了,你看看我这一脖子。”他把套头衫往下拉了拉,锁骨畔那一片触目惊心的痕迹让沈巍终于有些挂不住脸了,慌忙推了推眼镜,别过脸去。

哎呀,这就又害羞了。

赵云澜算是看透沈巍了,大哥就是个有贼心有贼胆却脸皮薄,不善言语调情、说急了就脱裤子猛一通干的主儿。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也是个任人调戏的纸老虎吗?一想到这里他就得意了,甚至膨胀了,身后的小尾巴开始来回乱翘着,压根儿把发生在冰岛后两天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俗话称,好了伤疤忘了痛。

“哎,不逗你了。”他盘起来腿儿,难免扯到那因为用力摩擦过猛而有些红肿淤血的地方,“要不要我去接你呀?我开车去。”

沈巍摇头,“没事,我跟柳敏说了,到时候小王会接我。”

赵云澜撇了撇嘴,“连给我个对你献殷勤的机会都不给呀——”

“不是,云澜,我——”沈巍又把那赖皮的话当真了,连忙想要解释,却见赵云澜一脸哈哈大笑着——

“逗你玩呢,你到北京那天我正好有活动。”他说,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有些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沈巍叹了口气,“稍后我把我家地址发你。”

果不其然,对面那人眼睛一亮,大叫道,“你怎么知道我要问啥?”

沈巍心想就你那点小心思能骗得了谁啊,“你要开车吗?开车的话可能会麻烦一些。”

“不不,我打车就行。”赵云澜连忙说,他那车和车牌号早就被多少人记下来了,若是招摇的开到沈巍住的小区,多半会被狗仔拍吧。其实被狗仔拍还好,能用钱摆平的事儿都不叫事儿,怕就怕被粉丝看到了,那可就真不是什么能控制得了的了。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最后沈巍说夜已经深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赵云澜这才口头上又讨了点儿便宜,才终于恋恋不舍的关了手机。

这后续的工作就要接踵而来了,他到是想得明白,先得休息好了才行,最起码……他起身时候扯了身子,又是一阵龇牙咧嘴的疼,健身什么的还是先排上日程吧。

总不能在沈巍把他按在床上的时候毫无招架之力啊……

 

岳岳在见到赵云澜的时候上下打量了一番,直到陈眉走进来看赵云澜还站着没动,岳岳也站着没动,一皱眉,“怎么了这是?”

“没事儿没事儿,眉姐赶紧坐。”岳岳有点怕陈眉,连忙拉着赵云澜到化妆镜前,小声嘀咕,“你小子前段时间去哪儿快活了?”

“出了个国,海边儿,倍儿爽。”赵云澜笑呵呵的回答。

却看见陈眉抬眼看了他一眼,饶是他最近心里有多甜美,快化成小甜心儿了,也不敢在陈眉面前太过张扬。

岳岳不置可否,从化妆包里翻出几个卡子,把赵云澜的头发给夹好了,肉肉的胖手在赵云澜脸上四处摸摸按按的,“我怎么觉得你晒黑了?你是不是又没用防晒啊?”

“我一个老爷们儿的用什么防晒。”赵云澜在镜子里看着岳岳。

岳岳刚想说上几句挤兑赵云澜的话,却忽然看见他脖颈上一闪而过的印子,他一愣,寻思难道自己看错了?

他总觉得赵云澜有些不一样了,距离他上次和赵云澜见面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这家伙是怎么了?他撕了片化妆棉,轻轻在赵云澜脸上擦着,那家伙扬了头,“你手劲儿小点。”

陈眉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便出去了,化妆间里只剩下岳岳和赵云澜俩人,岳岳忽然问,“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赵云澜一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瞎说什么呢。”

“别扯淡,你骗骗别人也就算了,想骗过我的眼睛,那是不可能的。”岳岳一边小心翼翼的用海绵按着粉底,一边说,“你不知道你刚进门时,那浑身一股子……”

“一股子啥?”赵云澜问。

“恋爱的酸腐味,恶心得很。”岳岳感慨,“谁啊,我认识吗?难道是祝红?”

赵云澜一脸大惊小怪加上莫名其妙,“你他妈好歹换个靠谱点儿的行吗?我怎么能跟祝大眼儿交朋友。”

“啧,你看我说吧,你绝对交朋友了。上次小贝还骗我,几个月了?”岳岳白了赵云澜一眼,“圈里圈外的啊?你们家眉姐能答应这事儿?”

赵云澜笑而不语,就听见岳岳那可劲儿的编排他了。

“我说你们宇宙之北也这是……汪徵那么好一姑娘愣是给雪藏了,不过她也是傻,找谁不好偏偏找你这么个不靠谱的炒绯闻。”岳岳絮叨着。

“别瞎说,谁不靠谱?”赵云澜一绷脸,“全宇宙之北我最靠谱好吗?”

“她也真是,当年和桑赞被拆得好惨,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一直藕断丝连的,竟然没断。”岳岳摇头,“看不出来啊,清纯小姑娘的长相,心思这么深呢。”

“那不是因为爱情嘛。”纵然汪徵设计害他,但是赵云澜始终对汪徵恨不起来,顶多算是个可怜人,他想,就当是虚惊一场吧。

“呵,爱情。”岳岳抬起赵云澜的下巴,在灯下认真看了看,这眼睛一瞄可不得了,那锁骨畔的吻痕又露了出来,这次可让他看得真真切切——岳岳一皱眉,“我说你行不行,行不行?年纪轻轻玩那么激烈的,到时候老了小心肾亏啊。”他用手指头点着赵云澜的锁骨,“一会儿怎么穿衣服啊?啊?给你准备的衬衫,还想着解开几颗扣子呢?!”

赵云澜一见事情败露,连忙捂着脖子,“蚊子咬的。”

“编,你再编,小心我都不帮你了。”岳岳说,“我叫人给你找件高领衫来打底。”他又瞥了赵云澜一眼,“你说说你,我说你什么好?!”艺人谈恋爱不容易,岳岳作为身边的工作人员,自然懂得其中的酸甜苦辣。他这人纵然确实有些絮叨娘炮,但是好在是个嘴严心善之人,没那种乱嚼舌根的毛病。

也因此,他和这些艺人关系都挺好。

这种时候只要保持沉默就好了,赵云澜想,不否定也不肯定,好在岳岳跟他好多年,哪些话能对外说,哪些话不能对外说,岳岳心里有分寸。赵云澜叹了口气,“就……你懂啊。”他以前交往过的几任女朋友没瞒过岳岳,这次……他心想,就随岳岳猜去吧。

“你这新女朋友可真够辣的,看来这次你玩的不错啊。回来还不补补?”

“那是,性感小野猫似的,又辣又野。”跑火车这种事儿赵云澜一学就会,不过某种意义上来讲,他可没说错——这沈巍一旦上了床,那就好像电动马达似的,不把油电耗没了丝毫不带熄火的。

“啧。”岳岳风情万种白了一个眼,“瞧你这嘚瑟劲儿的。圈内的?”

“对了,我给你带的礼物在小贝那呢,一会儿我让他直接塞你车里啊。”赵云澜故意扯开话题,他生怕自己再编下去出了马脚,到时候再把沈巍的大名说出来,那可就成了爆炸新闻了。

岳岳一听见赵云澜给他带礼物,略带娇羞的一打赵云澜的肩,差点没给赵云澜打一个趔趄,“真是,看在你还想着我的份儿上,我今儿给你整帅点儿——保准让你小女朋友爱你爱得死去活来的!”

赵云澜心中暗想,好像上次那粉毛衣就是岳岳的杰作——到确实是爱得死去活来的,各种意义上的。


----------------

平日基本上是一更到两更的频率。

周末不一定,看心情。

主要是年底了,工作开始忙起来了。


这文其实……还真的有点长。

慢慢来。

慢慢……写。


 
评论(33)
热度(45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