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3

53.

 

大概是粉丝们好久没见过活生生的赵云澜了,当他走进会场时,尖叫声几乎快把会场房顶给掀了。一时间闪光灯差点把赵云澜的眼睛给闪瞎了,但是笑容要到位,眼睛弯成小月牙。本来粉丝们听说赵云澜把胡子剃了还有点儿伤心,然而看见赵云澜蹦蹦跶跶的就跑出来光洁的下巴配上那一身白衬衫蓝裤子简直就跟个小学生似的,顿时从女友粉儿化身姨妈粉全场尖叫——称呼也从“我家云澜”、“我男朋友”变成了“我家崽崽”。

还不知道粉丝微妙变化的赵云澜也是个人来疯,好久没见到粉丝了,这还挺念想的,既然是推广产品代言自然而然提问是围绕着产品展开,到是后来说到近期作品,比如在拍的镇魂啊,还有即将要进组的戏啊,赵云澜才低头沉吟片刻,认认真真说镇魂是个好团队,自己非常有幸能够在里面锻炼和学习。那态度诚恳语气认真的让陈眉终于放宽了心思——还好他没跟上次似的,张口闭口都是沈巍。

大概是从剧组出来了,又有一段时间没见面,自然而然也就淡了。

陈眉想,她给赵云澜接的下一部戏是个校园剧,青春疼痛的那种。最近市场上风头不好,上面对于青春剧中的早恋现象还挺敏感的,但是导演和编剧都觉得赵云澜是最好的人选,陈眉心想也确实需要一部剧把赵云澜从镇魂的风头中拉出来,于是就接了。

刮掉胡子的赵云澜看起来年轻好多,若是换上一身高中校服,陈眉笑想,大概混迹在高中生中间也不会有违和感。

陈眉站在角落里看着赵云澜游刃有余的在台上和粉丝互动,主持人说要抽选两名粉丝上来参加游戏,后来有一个姑娘抱着赵云澜就不松手了,死命喊着哥哥、哥哥,引起下面一片哗然。

工作人员上来把姑娘请下台了,赵云澜到依然还是笑眯眯的,下了台回到后场时小贝心有余悸的说太危险了太危险了,可是赵云澜却感慨,“还不都是因为爱么。”

小贝瞥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就看见围在出口处的一群姑娘围了上来。保全人员及时拦成人墙,这才留给他一条路能够顺利走到车上。

 

沈巍发来微信问他“还好么,没受伤吧”的时候,赵云澜正靠在保姆车的座椅上闭目养神,活动结束之后的饭局对方指名要赵云澜参加,于是一行人便往订好的酒店走。

平时这种事一般陈眉就替赵云澜给挡了,可是这次对方亚太区的老总也到,赵云澜一个小明星还没有那拒绝人家的资格。

他听见手机的响动,知道大概沈巍是已经到北京了,果不其然——赵云澜想,他是看到微博了还是什么?怕沈巍担心,连忙回,“没事啊,怎么啦?你到了?”

对方的回复永远简单直白,“是,到家了。”

“我一会儿有个应酬,估计不会很晚。”赵云澜想了想,“对方指名要我去,不得不去了。”

“好。”

陈眉朝着赵云澜那边看了几眼,“和谁发微信呢?”

赵云澜却看了她一眼,脸色平静如常,“健身教练。”

陈眉上下扫量他,“你要健身了?”

“怎么,不行?”赵云澜反问,“你们不是老说我瘦得没肌肉吗?”

陈眉不可置信看着赵云澜,随后轻哼一声,她探身拍拍坐在副驾的小贝,“小贝,你督促他,他要是不去就算打断他的腿也得给他送去。”

“眉姐,打断了腿还能练什么啊?”小贝一本正经的问着,却平白无故挨了陈眉一记白眼。

真是榆木不可雕也。

 

赵云澜这人虽然并不是商务酒会的常客,但是说实话在和金主儿们吃饭喝酒这事儿上到也丝毫不含糊。大概是因为从小耳濡目染的缘故,那些场面话到也会施展,几句话就把品牌方逗得哈哈大笑的——唯独可怜的是他的身子,本来底子就薄,这一喝了酒,胃里就跟绞着痛似的。

出了门,打了车,从书包里掏出个帽子盖在头上,大黑框眼镜架在鼻子上让他看起来好似个刚从学校逃出来刷夜去的大学生,司机见他去的地址,操持着一口地道北京话,笑说,“嘿,这地方我知道,好多大明星都住这儿。”

赵云澜蜷成一团靠在后座上,“嘿,是嘛,那感情好了。”

北京的哥自来熟,那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住了,一路上絮絮叨叨给赵云澜讲他都见过谁见过谁,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哎哟,对,就那个,沈巍是吧,沈巍,我还拉过他呢。”

赵云澜一听沈巍的名字就笑了,“您说的是那个得了好多奖的沈巍吧,我还挺喜欢他拍戏的。”

“我没看过,哎,你猜我怎么知道他的,我媳妇儿特喜欢他——”的哥一边说一边感慨,“哎,到了。”

赵云澜连忙掏钱给人家,塞了一张红票笑说别找了。的哥正回头想说点啥,就看见那小子抓着书包下了车。个子高高的,大夜里头又戴帽子又戴眼镜的,难不成也是个明星?只是这北京大朝阳区的明星多了去了,现在估计一块广告牌掉下来砸死十个人,其中八个都得和娱乐圈有关系。

 

沈巍是在小区小侧门的门口发现赵云澜的,他所住的小区是封闭型小区,平时这个小侧门因为不临街,所以走得人少,赵云澜到是挺细致的摸到这个小门来了,只是那一个电线杆子下面坐着的人怎么看怎么不好,脸色惨白。

“喝酒了?”沈巍一靠近就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气。

赵云澜苦笑着抬脸,“嗯……这尴尬的。”双手情不自禁按着胃部,“没事儿,我躺会儿就好了。”

他那是平日生活不规律的后果,拍戏饮食不规律,他又有点生冷不忌,到头来就搞得胃弱,稍微吃点儿刺激的东西就会胃疼。

沈巍好似捡了个孩子回家似的,进屋之后那人讶异的审视,一边看一边感慨了半天,沈巍没办法,只得把他按在沙发上,“我去给你倒点热水。”

赵云澜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笑起来,缩在沙发里一边捂着身子一边乐。

沈巍不明所以,扬眉看他。

“我又不是来大姨妈了。”沙发上那熊汉子一边笑一边晃着腿,快被自己乐翻了。

沈巍轻哼,“你也得有那功能才行。”他拿了个杯子递给赵云澜,“这种时候就不要皮了。”

赵云澜的头发上还有着造型时用的发蜡,摸在手上有些黏黏的;脸上还有底妆,眉毛浓得好似用染发膏染了似的。

沈巍下飞机就看到了今天线下活动时的赵云澜,一件白色的打底高领衫,外面套了件白色衬衫,看起来清清爽爽的。

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起身,一把被赵云澜拉住,“我需要一个吻,缓解疼痛。”

沈巍伸手拍掉抓着自己衣襟的贼爪子,“你需要的是药,等我去拿。”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赵云澜挑眉,本想装作一脸嫌弃,却在不经意之中就流露出那种怀念的温柔神情。

“别乱说,我要是伯母就直接掐死你这么个熊儿子了。”沈巍又消失在某一扇门里。

赵云澜初来沈巍家,还没来得及四处参观,就这么尴尬的胃疼躺在沙发上了。只能说干净,有条理,一切都井井有条的,色调也是清清冷冷,和赵云澜那个乱七八糟的家真是云泥之差。

不一会儿沈巍又出现了,手里拿着药,另一手则拿了套钥匙,赵云澜一看眼睛就亮了起来,伸爪想去拿,却被先递给了那一把药片。

“先吃这个。”沈巍说。

“那是给我准备的钥匙吗??”赵云澜连忙问。

“先把药吃了就把钥匙给你。”沈巍又说。

赵云澜只能乖乖把药吃了,随后靠在沙发上盘着腿,“你就跟河神似的,拿着一把金斧头一把银斧头问我到底想要哪个——我都不要,我就要那套钥匙。”

沈巍拗不过赵云澜的执着,把钥匙放在他手里。

赵云澜认认真真感慨,“哎嘛,这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了。”

沈巍不明所以,一脸无辜看他。

“咱俩开始同居了啊。”他一脸认真,“是吧,这都堪比结婚纪念日了,值得载入史册啊——你说我要不要给你买个大钻戒啊,好几克拉戴上倍儿闪那种?哎,我有个代言就是做首饰的,要不我问问去?”

沈巍心想这人真是,一激动就开始跑火车。

可是那人叽里呱啦说着说着就一皱眉,果不其然还是胃疼作祟。

沈巍一把捞起来他,“你还是少说两句吧,要不要洗一下,然后早点睡。”

“早点睡??”赵云澜一脸咸湿且神秘兮兮的表情,“哥哥你不要脸,我都病了你还想睡我。”

沈巍此刻真的有点后悔把钥匙给他了。


 
评论(33)
热度(40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