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4

54.

 

床上的人已经睡了,沈巍却起了身。关了卧室的灯和门,墙上的钟表显示已经到了十二点。他给自己倒了杯水,随后走进书房里,摊在桌子上的剧本被荧光笔标记了些许,还有一些小的便利贴贴在其中的位置。

他睡得晚,偶尔还会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看见柳敏给他的留言,除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还有些许关于公司日常运作方面的事儿。他偶尔会发问到柳敏一些事情,柳敏也是个夜猫子,回复信息很及时。

两个人对接了一些事情后,柳敏却忽然说,“赵云澜今天又屠榜了。”

沈巍笑,“是下午的活动吧。”

柳敏轻哼,“您这消息挺灵通的啊,刚回国……”

沈巍抬眼看了眼视频对面的柳敏,轻笑,“还好。”

“到不是,好像今天活动上有些事故。因为粉丝的事儿吧。”柳敏说,“有个姑娘抱了他,现在好像在被人肉,闹得挺厉害的。”

沈巍皱眉,“对他影响大吗?”

柳敏在想了想,“这个事情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陈眉那边会处理——不过您最好看好了您家小明星,就怕他跳出来搞事情。”

“他刚睡下。”沈巍说。

柳敏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沈巍,“不好意思,巍哥,您的意思是,他在你家?”

“嗯。”沈巍点头。

柳敏一脸不可置信,讷讷张了口,“您疯了?”

沈巍却挑眉,不明白柳敏为什么会这么说。

“这也就是您家小区楼下保安不好搞,但是那些娱乐传媒公司谁手里没有你们这些明星艺人的地址啊?扫街组天天干嘛的,不就是为了拍你们吗?”柳敏只当沈巍把赵云澜给睡了,没想到她这位老板真是艺高人胆大,这刚度假归来,俩人都已经同上居了?

大概是柳敏鲜少如此激动过,以至于沈巍一愣,随后就笑了。“我知道。”柳敏本想接上一句“你知道你还这样做”,却看见沈巍悠悠说,“抱歉,我会注意的。”

柳敏只觉得一口热血涌在喉咙又生生给吞了回去,那叫一个憋屈。沈巍竟然道歉了?搞得柳敏那满腹牢骚此刻全都成了废话,人家姿态都摆得这样低了,你一个做员工的再斤斤计较逼逼叨叨就真有点说不过去了。

她眯起眼睛,搜肠刮肚想回忆起赵云澜这人身上有什么独特魅力没有,唯独留下的只有对方些许糙到不能再糙的画面——老板果然重口味啊……柳敏撇了撇嘴,“那您注意点儿吧,马上就要进组了。”

“嗯,太晚了,休息吧。”沈巍和颜悦色,随后便结束了通话。

柳敏盯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忽然没来由的就饿了。

她起了身,捂着自己的胃,好饿,饿到想吃顿风风火火的火锅才好。

要不绝对不解恨。

 

与此同时的网络世界却已经打到不可开交了。

原因无他,不过是晚上活动上那个女孩抱住了赵云澜,然后就成为网络上笔诛口伐的对象。赵云澜的粉丝年龄分布跨度大,有70、80后的,也有刚上初中的姑娘,粉丝基数大的最大问题便是不好管理,自然而然有那些个冲动的孩子已经快把见面会上拥抱赵云澜的那个姑娘祖宗十八代都给骂完了。

在这之中还有黑粉趁乱挑拨离间的,一时间微博乌烟瘴气,搞不清楚是友军还是敌军,有些个理智点儿的粉丝发声说人肉是不是不好,立刻被激进的粉丝跳出来说我们这是在管理自家事务,你们这种披着粉丝皮的黑粉请圆润的滚开——

路人难免就看到了一页又一页顶着赵云澜头像的粉丝刷屏的结果,还有那些个长图片,五颜六色图片加大加粗做得视频截图证据贴,等等等等,知道的是管理自家不守规矩的粉丝,不知道的还以为批斗会现场。

小贝是左左粉丝会出身的,自然而然懂的这些事儿。平日偶尔会和赵云澜粉丝会的人有所接触,眼瞅着这事态发展有点儿失控,连忙给陈眉发了微信,问要不要出面说些什么。

陈眉理所当然没有睡,所谓的美容觉对于陈眉来说就是个梦想,刚和别人对完合同的陈眉挂了电话就看见小贝发来了的微信,后来怯生生的问,“眉姐,您是不是睡了?您要是睡了我就不打扰您了。”

陈眉这叫一个哭笑不得,拨了电话过去,小贝紧张兮兮的说,“眉姐,大事儿不好了,网上又闹起来了。”

“多大点儿事儿啊。”陈眉小声嘀咕着。粉丝有粉丝的一套玩法,而艺人与经纪公司又有他们的一套玩法,这之中微妙的关系才是她们要去经营的。现在娱乐圈不比以前,也许是通讯更为发达了,各抒己见的地方更多了,所以各种各样的事件层出不穷。

陈眉到不是不理解小贝的心思,只不过,他毕竟还是太嫩太年轻了。

她在电话里匆匆交待小贝几句,让那孩子安抚粉丝团的大粉儿们几句,随后便挂了电话,却在浏览页面上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营销号的言论,合辙好当初汪徵那事儿下场的黑手们到现在还是没消停——陈眉摸着额头,大概是自己当年帮赵云澜攻城掠地时也真的动了谁的蛋糕,又或者是谁的新仇又是谁的旧恨呢?

写字台上放着一沓子计划书,快到年底了,眼瞅着各大奖项与晚会又要轮番上阵,镇魂正在做后期,预计明年上映,这段期间也不能让赵云澜闲着。某品牌方赞助的跨年晚会已经敲定了赵云澜作为嘉宾上场,还有因为宇宙之北与各时尚杂志一直保持良好关系的缘故,年底几大盛典皆有赵云澜的影子。

曝光,不停的曝光,这是陈眉一向喜欢运用的手段,没有话题就去制造话题,却是些个无关痛痒让人抓不到致命点的话题。她太懂得什么话题能够结束一个艺人的寿命,也就明白哪些看似危险的话题其实对于艺人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她歪着头点了颗烟,把打火机扔到一旁,靠在座椅中轻轻转着椅子,随后把腿蜷在椅子上好似个年轻的姑娘,却早已经没有了年少时的清澈目光,和一往无前的心性。

她最近愈发觉得有些疲了,那一日在镜前画眉的时候,生生想起个词——孤意在眉。

窗外是北京已经逐渐安宁下来的夜,却也有着那么几扇窗还在灯火通明。

已经凌晨一点,却忽然接来微信,陈眉低头看了一眼,有人问,“吃火锅吗?”

陈眉拧了眉毛,唇畔却微微挂了些许连她都未曾察觉的笑,“夜里吃火锅不怕烂脸?”

“总比饿得睡不着好。”对方答,半晌,又说,“烂脸了可以一起约个SPA,我知道一家店,就在你家附近,挺好。”


 
评论(33)
热度(36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