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5

55.

 

赵云澜醒来的时候发了一阵懵,躺床上冲着天花板发了半天呆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沈巍家,然而隔壁却并没有人。

他伸手在旁边摸了摸,小心翼翼的叫了声,“沈巍?”

没人回答。

他又叫了声,“沈巍?”

还是没人回答。

赵云澜下了床,趿拉着拖鞋往外走,一头乱发已经睡得不成样子。

他昨天没来得及仔细观察沈巍家,现在醒了才认认真真站在客厅里环视四周——赵云澜第一个想法是这人得洁癖成啥样啊,紧接着就开始汗颜起来,幸亏沈巍没去过他家……

有轻微的声音从一扇门后传过来,白墙上一扇扇深咖啡色的门好似爱丽丝梦游奇遇记中的场景,他悄悄推开那扇门,露出一条缝,而后就有一阵饭香从门缝中飘了出来。

赵云澜肚子格外适时的叫了起来,咕噜一声,门缝里面的人就回过头,拉开厨房门,“醒了?”

仿佛被抓到现行一样,赵云澜的脸情不自禁就红了起来——然而化解尴尬的最好法子就是哈哈一笑,“哎嘛,巍哥,做饭呐?”

他磨磨蹭蹭踱到厨房里,左看看右看看,灶台上一锅煮得正沸的粥正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沈巍站在灶台边上,“卫生间在出门左手边,去洗漱准备吃饭吧。”

赵云澜眨着眼睛看了看沈巍,只觉得鼻腔里似乎都被那股子粥味刺激着,以至于有些酸,他抓抓头发,“你还真会做饭啊。”

沈巍回头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赵云澜抓耳挠腮的,按理说他又不是第一次看见早起的沈巍了,也不知道心里那股子没来由的羞涩与喜悦到底来自于何。忽然就升起一股子近乡情怯的心情来,以前那些个张嘴就来的骚话本领好似忽然就失灵了似的——他忽然抱住沈巍,上前啪叽一口在沈巍脸颊上亲了一口。

“刷牙去——”

未等沈巍反应过来,他已经张牙舞爪的跑出厨房,空留下一路“嘿嘿嘿嘿”的笑声。

 

一夜酣战的热门话题在赵云澜发了微博之后立刻就被比了下去——赵云澜到也是画风清奇得很,拍了穿着拖鞋的脚,配上文字,“饿醒。”

大早上七点不到就发微博实在不是他平日的习惯,以至于抢到首层的学生妹子一脸不可置信——“竟然是我?”

赵云澜一边刷着牙一边回人家,“没错,就是你,幸运锦鲤转起来嘿!!”

受宠若惊的妹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看见正主亲自下场回复了她差点在学校早自习时哭出声来。没过几分钟妹子的微博就被一群粉儿们转发,搞得妹子变得哭笑不得起来,只得回复赵云澜,“你怎么那么皮!”

赵云澜吐了牙膏沫子,顺手打了一片“略略略略略略略”,于是这位妹子真的开始被赵云澜的粉丝们奉为锦鲤,毕竟真没有什么人被他连续回复两次——

匆忙刷完牙洗完脸,沈巍已经把粥给他盛好。赵云澜嘀嘀咕咕,“我觉得你特别有母性光环。”

沈巍没搭理他,把勺子塞进碗里。

赵云澜一边喝一边感慨,“沈巍啊沈巍,你说你这么好,要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沈巍轻哼一声。

赵云澜搅动着粥,“你什么时候走啊?”

“后天。”沈巍答。

他想了想,“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拍摄时间大概是两周。”

赵云澜低着头喝粥,那一碗粥很快就见了底,随后抬起身,摸摸胃,“你说咱们这算牛郎织女不?”

沈巍却笑,“瞎说什么呢,乌鸦嘴。”

 

结果就是赵云澜还真挺乌鸦嘴的,先是赵云澜要出席活动,只在沈巍家住了一晚;紧接着沈巍去冰岛,拍摄进度忙,每天只能抽空联系上几句;赵云澜在几天后也终于进了组,演对手戏的姑娘是个最近力捧的新人,刚上大学,搞得赵云澜一脸懵逼跟着个小姑娘演对手戏,刚开始情绪培养不到位,以至于导演苦笑,“怎么像是爹带着个闺女呢?”

他穿着蓝白相间的高中校服,揣着兜,一脸不忿儿:“我有那么显老吗?!”

隔壁真正的高中生群演讷讷来了句,“也不是显得很年轻就是了——”

 

这边厢沈巍的拍摄是从托宁湖边开始。

时间大概是在傍晚七点半左右,落日将天空染上一层奇异的粉色。

摄影师之前有过冰岛的拍摄经验,俩人还未开拍之前偶尔会聊天,他见沈巍有时候会自己躲在角落里抽烟,便走过去抽出自己的烟盒,“来一颗?”

沈巍笑到,“谢谢。”

节目的主题是“遇见”,一直以来不参加综艺节目的沈巍破天荒接了这样一个真人秀,众人都挺惊讶的。不知道沈影帝最近这是怎么了,先是接了镇魂那样一部电影,紧接着又接了遇见这样一部综艺,莫非得了三金之后没人生目标了,开始随心所欲了?

摄影师面善,头发短到露出耳朵,眼神自信而清朗,他伸过手来,“胡杨。”

沈巍抿嘴,“沈巍。”

“沈老师以前来过冰岛么?”胡杨问。

沈巍点头,“来过,你呢?”

“我也来过,不过回国的时候行李丢了,挺丧的。”胡杨皱着鼻子说。

“那还真是不太靠谱。”沈巍笑答。

“沈老师最喜欢哪个地方啊?”胡杨问。

沈巍却笑说,“哪都喜欢。”

“为什么?孤独感吗?还是觉得这里太魔幻了?”胡杨笑,这是他听过去过冰岛的人最常给他的两个答案。

“到也不是,有一种……世界尽头的浪漫吧。”沈巍想了想,却忽然径自就笑起来了,“就是那种自太古至永劫的感觉。”

胡杨睁大眼睛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暗自感慨——

影帝就是不一样,这逼装的……


 
评论(29)
热度(35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