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7

57.

 

剧组赶戏赶得厉害,对手戏的妹子又总是找不到入戏的那个点,有时候俩人含情脉脉对视的戏竟然还笑场了,指着赵云澜的脸说,“我一看见老赵一脸深情的样子就想笑。”

一连几次NG赵云澜也没办法,哭笑不得的说,“我长得有那么好笑吗?”

好几天一直赶到半夜,干脆就合上羽绒服直接躺现场睡了,一群工作人员好似躺尸一般,赵云澜裹着长到脚踝的羽绒服窝在角里,捧着手机,认认真真给沈巍回微信,“今天的拍摄结束了,我要睡觉了。”

不知道冰岛那边的天气好不好,会不会也像入了夜的青岛这么冷。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他总听女同学说时差党交往有多苦,最难过的大概便是日夜颠倒,你这边刚醒,我那边已经快要入睡了。

沈巍不是个擅长说情话的人,却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

海边一沓子叠摞起来的石头,远处是好似注入了牛奶一般粉蓝色的海,还有雪山——他写自太古至永劫。

于是赵云澜便去点了赞,有共同的好友在下面留言夸赞沈巍真是有情怀,还有人恭维影帝就是影帝——然而只有赵云澜知道,那是属于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的secret code。

他把手机关了,放在怀里揣着,仿佛用这样简单的动作就能让他离沈巍更近一些似的。

 

道路拐到海德纳尔之前有一小片平台,车子停在平台上,可以看到远处一片蔚蓝蔚蓝的大海。沈巍下车之后找地方抽烟,随后就看见胡杨手里拿着一个小徕卡相机四处拍着玩。

海德纳尔的海蚀洞很有名,也是他们的目的地之一,他们预计会在这里住上两天,然后就返程回雷克雅未克,结束拍摄工作。

“嘿,沈老师。”胡杨盯着相机里的沈巍,“哎、对对,别动——”他随后按了快门,又是一张满意的作品。

沈巍凑过去看,他笑说,“原来我抽烟的时候是这样的。”

胡杨点头,“原来你抽烟的时候是这样的。”

沈巍笑问都拍了什么了,胡杨就凑过去给他看,他说我总是随身带着这个相机,到也不是为了拍出什么好片子,就是看见有意思的东西就随手拍两张。

“这是咱们来冰岛的,再往前就是些平时工作时随手拍的照片了。”胡杨往前翻着,海边的风很大,海浪拍打在岸边的礁石上。

沈巍一边看一边吸着烟,直到照片跳到了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身上。

“……这是之前我接的一个拍catelog的活儿,赵云澜,您认识赵云澜吗?据说现在还挺红的。”胡杨笑到。

“我刚和他一起拍了个电影。”沈巍轻声说,捏着烟的手在冷风里就有些抖。

“哦,别看是个流量明星,但是镜头感还不错的。”胡杨指着屏幕,“年纪轻轻其实可以把那种很健康又性感的气质把握得很好了。”

沈巍古怪的看了胡杨一眼,照片跳到赵云澜正在拨开棒棒糖纸的一张——自然而然沈巍就知道这之后发生的事,比如赵云澜将那涂满口水的棒棒糖吞进口中,又拿了出来。

他记得自己曾经是想将出这个馊主意的摄影师套上麻袋打一顿的,然而始作俑者却一脸醉心艺术的表情,还在认认真真给他讲着自己每一张照片时的心境。

沈巍心里多少有些复杂情绪,胡杨还在那滔滔不绝,他停了停,随后问,“你这些照片,有没有想过开个摄影展、或者慈善展之类的。”

胡杨一愣,“这还真没想过。”

沈巍笑,“我到是认识几个朋友最近在做慈善摄影展的事儿,我觉得你的作品和他们的理念还挺契合的。回国之后介绍你们认识下?”

胡杨想了想,难道沈巍被自己高超的摄影技巧感动了?他是有些许自恋的,便揽着沈巍肩膀,“没想到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还遇见知己了,没事儿,我的片子你那些朋友要是看上了,都好说,拿去用。”

沈巍点点头,随后不动声色的远离了胡杨的胳膊,他还是不太习惯和别人有太过近距离的接触。

张了张嘴,嗓子有些哑,“那……要不你先发来几张,我转给他们?”耳尖却早因为做贼心虚变得红红的,他摸摸耳尖,纵然是在这寒风天里,却有些发烫。

“行啊,你自己挑吧。”胡杨把相机塞给沈巍。

沈巍腼腆的笑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评论(36)
热度(4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