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58

58.

 

地星娱乐全资收购某数字阅读平台的记者招待会上,有记者询问了关于地星娱乐接下来经营发展方向的问题。

柳敏站在台下一个角落的位置,抱着怀,看台上人滔滔不绝的讲着事先安排好的采访稿。无非是将地星娱乐往更多元化的方向发展,无非是希望我国的影视界能够出现更多的优秀的编剧,地星娱乐愿意给这些人一个一体化的发展平台诸如此类——

柳敏莞尔。

现如今市场上好本子少这件事已经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儿,故事不是没有,然而少的是踏实下来的耐心。年轻编剧们的阅历不够,却又奔波于生计;名编剧们则开始流水化作业,攒起来一个编剧板子,好似流水作业一般写本子——于是各种粗制滥造驴唇不对马嘴的剧本横行,故事不是故事,只能看看笑话罢了。

偶尔能出来一两个亮眼的,根本是供不应求了。

某种意义上来讲沈巍是个戏痴,看剧本,分析人物,他喜欢演戏,迅速的进入和抽离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人生。

柳敏觉得沈巍有时候其实还挺任性的,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性子里有一股子隐忍的偏执。只不过众人大多被他那人畜无害的外表给骗了,比如说,赵云澜。

柳敏并不过多干涉沈巍的私事,毕竟那是所谓的界限。

陈眉似乎对赵云澜和沈巍的事还一无所知,至少她几次试探后的结果是如此。

那一夜她约陈眉去吃火锅,见到陈眉穿着宽大的卫衣扎了个麻花辫就来了,忽然就动了些许恻隐之心,若是她知道自己那样呵护的孩子被沈巍给拐了,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不知道为何,柳敏心里有些期待那个时刻的到来。

她夹着毛肚在辣汤里涮的时候,认认真真想着,自己并不算什么好人,办公室政治这种事儿在她们那个圈子会被人为的放大几百倍,于是每个人都不是小白兔一只。更何况坐在自己对面的陈眉呢?

“我刚认识云澜那会儿,他正好刚大学毕业,那会儿我也刚跳槽到宇宙之北。”

大概是几杯酒下肚,陈眉的话匣子就关不住了。

柳敏托着腮看着陈眉,眼神也因为那酒有些迷离。

“你知道的,刚到一个地方,若是想立足,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陈眉感慨。

“可是你那会儿已经很有名了。”柳敏说。

陈眉有些娇嗔的看了她一眼,是了,又是那种眼神,明明唇畔含笑,却又在眼中流露些许责备——柳敏太熟悉那个表情了,曾经她还是她助理的时候,身边有多少男同事为此而迷醉呢?

“越是有名,越有人想看你笑话。宇宙之北是做偶像的,投放市场和目标人群也不一样,我以前那一些方法在他们看来太老旧了。”陈眉则在三鲜汤里涮着白菜豆腐,柳敏皱眉,真是不懂火锅的风情。“然后我就接了云澜,那会儿他21岁,心性嫩的跟小葱似的。上节目光顾着耍宝了,让人笑话。”

柳敏笑了,“你把他保护太好了,这样的人在这个圈子里,难得。”

“是,五年了,说实话我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不是把他照顾得太好了,以至于天不怕地不怕的。”陈眉轻哼一声,摇摇头,夹出来的白菜不沾酱,放在盘子里小口小口咬着。

柳敏低头看着自己那一碗麻酱一碗油碟好似酱料开大会,再看看陈眉,终于忍不住自己那吐槽的欲望,“你吃火锅一直这么素的?”

陈眉点头,“麻酱卡路里太高。”

柳敏哑然,只得又夹了片毛肚放在辣锅里,几秒过后,认认真真的塞进嘴里。

不懂得享受美食的人,实在是太让人怜惜了。

“我觉得你是个特别克制的人,尤其对自己。”吞咽进肚之后柳敏忽然对陈眉说。“掌控欲又强。”

陈眉抿嘴笑,“习惯了,不得不克制。”

柳敏摇头,“如果有一天有些什么事脱离你的掌控了,你会崩溃的。”

陈眉依然涮着白菜,“那就再想办法掌控好就可以了。”

语气清清淡淡的。

 

发布会结束之后柳敏发了微信给沈巍,告知他一切顺利。

也许其他公司也会有所动作,不过业界内从来就是此消彼长的态势,她揉揉太阳穴,不一会儿就看见沈巍发来了个微信,“之前说过的公益摄影展,那个事情怎么样了?”

柳敏一愣,后来才想到原来是沈巍曾经和某基金会讨论过开展个关注自闭儿童的艺术义卖展的。他是以大使身份出席这个活动,后来陆续办过几期,将善款都捐助了北京某一家孤独症儿童教育研究所。

“今年已经办过了啊,五月的时候。”柳敏回答。

片刻,沈巍又回复,“看看是否可以变成半年期的,这次来冰岛认识了一个很不错的摄影师,可以将摄影展和义卖结合在一起。”

柳敏一脸莫名其妙,但是既然沈巍开口了,她也只能去和人接触。她要了那个摄影师在北京的工作室联系方式,做公益这件事她到是不反对,毕竟她见到那鞋孤独症儿童时也萌生了想要帮助对方一把的想法。

之前办那几期义卖展的时候她还自己掏钱买了作品,现在那些画就挂在家里的墙上。

到了年底沈巍的时间会稍微充裕一些,又有几家递来了本子,柳敏将这些一一汇报给沈巍。

沈巍之前说自己想休息一段时间,认真挑挑本子,参加一些商务活动即可。他还有一个大戏是要到来年过完年才拍的,差不多拍完之后就接上镇魂上映了。

他日子过得有张有弛,她自然也不那么累。

总而言之沈巍算是个比较好带的艺人,想到这里她就情不自禁有点可怜陈眉。

那种纠结在心里的情绪好似两个人在拔河,一方面她不希望沈巍和赵云澜的事被曝光,可是另外一方面她又好奇如果陈眉知道了沈巍和赵云澜的事,她会是怎样的表现呢?


 
评论(17)
热度(31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