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65

65.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眼瞅着距离镇魂拍摄已过一年,又是一年人间四月天,沈巍和赵云澜俩人的地下恋情到也被保护得挺好,连小贝都感慨,看不出来你谈起恋爱来竟然也能低调到这地步——说着说着就被赵云澜扔来的帽子砸中,“别废话,赶紧给爷倒水去。”

春节过后他就进了陈眉帮他接的那个历史剧剧组,演男三,戏份不多不少,大概拍了两个月就杀了青,因为周围都是些年轻一代的翘楚,赵云澜到也挺自得其乐的认识了一群好朋友。一边努力磕着剧本一边磨练演技,唯有闲下来的时候给沈巍发微信问巍哥你在干嘛呢,正在福建拍戏的沈巍给他回了一张照片——深山老林,一群老爷们儿正光着上身挖土。

赵云澜认认真真说,“瞧我巍哥那白花花的一身肉,怎么也晒不黑呢?”

沈巍只回了句继续拍戏了就没再说别的什么。

撇开那些个光鲜亮丽的事情不谈,艺人的生活也挺枯燥无聊的,不停的见各种选角导演、见制片,拿到了新的本子,又被心仪的剧给拒了——不过是轮回罢了。

赵云澜的27岁生日会上,主持人问他,“云澜去年的生日正在剧组里,也没有时间举办生日会,这次27岁生日会,有没有什么想和粉丝们说的呀?”

赵云澜举着话筒笑眯眯看着台下的姑娘们,“那我就祝大家生日快乐吧。”

众人哄笑,连主持人小姐姐都笑了,“这不是你生日吗,应该大家祝你生日快乐吧?”

“不不,大家都快乐才是真快乐。”赵云澜抱了个拳,冲着在场姑娘们拜了拜,“谢谢大家,谢谢大家了。”生日会是应募制的,到现场的大概有50个左右的粉丝,可谓是被人羡慕嫉妒恨死了。好在是有全程直播的,让不能到现场的妹子们能慰藉相思之苦。

陈眉站在一边看着台上的赵云澜,心中多少感慨,她带了他快六年了,也算是一手把他扶到现在这个位置。只是这圈子里最不少的就是流量艺人,多少个年轻鲜嫩的练习生等着出道,各大小娱乐公司手里压着多少年轻孩子,他不努力,迟早有一天就会被别人取代了。

好在这孩子越来越懂事儿了似的,这一年尤为努力,大概是年纪大了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了吧,陈眉想,竟然也会主动跟她说自己想去接什么样的戏了。春节前公司的尾牙晚会上,赵云澜喝得有点激动,一边拉着陈眉的手一边跟她语无伦次,说自己真的很喜欢这一行,感谢陈眉没放弃他。

陈眉莞尔,总有一种看见了顽皮的儿子忽然浪子回头的感慨劲儿。

主持人事先安排的采访稿里自然会带上镇魂的话题,镇魂的后期制作进行的差不多了,预计会在秋天的时候上映。她问赵云澜对于镇魂有什么感想,赵云澜沉吟片刻,“我觉得真的是遇见了很好的一帮人,导演也好,编剧也好,投资方,还有一起共演的演员们。”他笑得有些羞涩,好似在说什么不好意思的事儿,“我觉得自己能参与到那个团队之中真的是太幸运了,当然了,我也得感谢我的经纪人陈眉女士。”他抬眼在角落里找到站在那边的陈眉。随后认认真真笑到,“眉姐待我像亲姐一样,谢谢她。”

粉丝们听到这里,连忙追随着赵云澜的眼神看向陈眉,热烈鼓着掌。

陈眉一愣,没想到赵云澜忽然来了这么个大表白,搞得她情不自禁就有点情绪翻涌,一边捂着嘴一边也鼓掌,却听见小贝在旁边说,“姐,不能哭啊,到时候眼线该花了。”

赵云澜又顿了顿,然后说,“当然了,我的助理小贝也是,感谢你容忍我的坏脾气这么久——”

还没说完就听见小贝“嗷”了一声,方才还劝慰陈眉呢,结果现在自己被点了名,那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递给陈眉的纸巾在空中生生转了个弯,改成擦起自己的脸。

粉丝哄堂大笑,连同陈眉都笑了起来,拍着小贝的肩膀,看那么个小胖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赵云澜跟着众人一起笑了,主持人适时接上,说是准备了一个大蛋糕。

赵云澜见有人推上蛋糕来,那蛋糕大概得有九层高,他撇了撇嘴说见者有份儿啊,到时候大家走的时候一人领一块儿。

粉丝谈话环节有人说“好想当哥哥的女朋友啊!”,赵云澜摸着头发一脸憨笑,“好啊。”

举着mic的粉丝妹子差点表演个原地昏厥,然后就看见台下那几十个妹子纷纷举手,“我也要!我也要!!”

赵云澜指着台下的妹子回头冲着主持人小姐姐笑说,“怎么办,她们都想当我女朋友啊。”

这时候就听见会场传来几声男人粗壮的吼声,“澜澜,你离那些女的远点啊!!”就看见零零散散坐在粉丝中间的男孩子们也开始发了威,真当赵云澜没男粉是不是?

赵云澜笑到眼睛弯成两条缝,冲着场下挥手,“哎,哎,好,行。”

不知道有谁嚷了句,“请男粉自重啊!”

台下就叽叽喳喳的乱作一团,而那恶意挑起战火的人站在台上抱着肚子快笑成一团。他定然是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有人正举着手机躺在靠椅上——

 

“巍哥?”扬扬拿着电池走上来,人手一个的小电扇没电了,于是他去换电池,却看见正在等上戏的沈巍靠在躺椅上举着手机不知道看什么,一边看,一边皱着眉头。

看见扬扬走过来了,便关了手机,接过电池,“谢谢。”

四月南方湿得要命,刚经历过回南天的众人苦不堪言,又湿又热,整个人都快有一种发霉了的感觉。

扬扬是北方人,受不了南方的潮热,一边擦着汗一边感慨,“好在福建的戏快拍完了。”

“是啊。”沈巍点点头,换好电池之后把小电扇打开吹着风。

“对了,您下周回北京的机票已经订好了,柳姐说了到时候她去机场接您。”扬扬说。扬扬也不知道沈巍为什么突然要回趟北京,柳敏吩咐的事儿他也不好多问。

在扬扬看来沈巍并不算是一个难接触的人,以照沈巍的咖位来讲,比他刁钻刻薄的人多了去了,沈巍却依然待人不愠不火温文尔雅的,只不过脾气好并不代表就能掏心掏肺,距离感始终还是有的。有人说这是明星自带的疏离感,反正总而言之,沈巍那股子气质挺让人欲罢不能的,也难怪有些粉丝总哭着喊着叫他高岭之花。

扬扬还想说点啥,却看见沈巍已经敛了眼神,一副不愿多言的样子。他不禁有点好奇,是不是巍哥在面对所有人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表情……

 

显然扬扬多虑了。

手机彼端赵云澜嘻嘻哈哈的摸着头,“你都看了啊?哎呀,好好拍戏啊沈影帝,要不人家该说你耍大牌了。”

沈巍挑着眉毛,“不会。”嘴边噙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笑,眼中却闪闪烁烁的盯着视频里的赵云澜,看他抓耳挠腮,坐立不安。

因为生日会上的卓越表现,微博上赵云澜男粉被C位出道,沈巍笑,“看不出来,你男粉还挺多。”

赵云澜摸着胡子大笑,“我怎么闻到一股子酸味?啊?哥哥,想不到有一天你也会吃醋。”他略有得意,却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盘小蛋糕,上面插着一支小蜡烛,一边“诶嘿嘿”笑到,一边一脸诡异神色的说,“去年今日我可是送上门的,今年咱们两地相隔,我就给你留了一块儿蛋糕,你好好拍戏,等我过两天不忙了,飞一趟厦门也是可以的。”

沈巍却笑,“你好好在北京待着。”

“怎么?”赵云澜挑眉,“你该不会在剧组里找了个新欢,这就不要我了?你都不想我吧,你肯定不想我。”

“天下人都跟你一样吃莫名其妙的飞醋可还行?天天就老说那些有的没的。”沈巍喝了口水,看见视频那边那青年笑到抖腿。沉吟片刻,“下周我生日,买了回北京的机票。”

赵云澜一听立刻来了精神,“我就说么,我哥怎能不想我。”他眨眨眼,“影帝你生日礼物想要什么?要不我把自己绑上蝴蝶结送你?你喜欢粉色还是白色的丝带?实在不成我给你穿次黑丝看啊?”

沈巍知道这人又开始各种说胡话,真是脸皮厚到无可救药,“就你那毛腿还穿黑丝,可饶了我吧。”屋里潮闷的空气紧巴巴贴合着沈巍的皮肤,他不自觉便用手扇了起来,却被微微泛红的皮肤出卖了。

赵云澜的笑声从手机彼端传来了,声声仿佛都在嘲笑他的贪念。

实在是色相害人。

 
评论(23)
热度(31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