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69

69.

 

饶是赵云澜年轻,又有颗好奇心,从浴室里出来之后便开始了在沈巍家探险之类的事情。客厅的柜子里放了几座金杯,赵云澜老早就注意到了,他抬头看见沈巍也洗完了穿着浴袍出来,便伸手指着柜子里的金杯问,“哥哥,我能看看吗?”

那满眼期待的样子,好似个想要糖吃的孩子。

沈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来,点了点头。

于是赵云澜伸手打开玻璃柜门,把其中一盏拿了出来,“这是什么时候得的?”

“前年。”沈巍说,“说实话有些意外,本来以为会是另外一个人获奖,结果没想到是我。”他来到赵云澜身边,感慨道,“现在评委也是很迷啊。”

赵云澜一脸嫌弃的看着沈巍,“说你获奖你还开始喘起来了,有你这么评价评委的吗?”他小心翼翼的举着奖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获得个啥奖啊之类的。”

“你不是得过吗?”沈巍说。

赵云澜白了他一眼,“你挤兑我是不是?你也知道那些奖水分有多大,公司花个钱就能买的,不过是为了增加曝光率。”他把奖杯放回到柜子里,“我是说像你这样,能得点儿货真价实的奖。”

沈巍正想开口说上两句,就看见赵云澜眼尖似的从其中一个奖杯底座下抽出个照片,“这啥啊?”

待沈巍的视线触及到那照片的时候,心里顿时想到,得,完了——

那是一张黑白照片,小贝后来托朋友去买,却得到照片早就被人买走的答复。

赵云澜还挺纳闷,谁这么有闲心买他的照片啊,本来那位置就尴尬,要不是特意去找,或者无意中撞见了,还真有点儿难。

他连忙转头看向沈巍,只见沈巍那一脸局促不安的样子丝毫没丁点儿影帝的高超演技。

什么温文尔雅,什么和风霁月,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股子被抓到现行的尴尬油然而生,沈巍努力装作若无其事似的,轻轻抿了抿嘴,“哦,是之前胡杨办展的时候,我在他工作室里看到的,然后就留下来了。”

赵云澜恍然大悟似的,“哦。原来是这样啊。”他用手前后甩着照片,“沈老师就这么对待我照片啊,还压在奖杯底下,怎么,怕我看见?”

沈巍伸手想去抓那照片,却见赵云澜一手举得老高,又垫着脚,“这其实是那次义卖展的照片吧,沈巍你别骗我了,我都在微博里看到啦!”他心里那叫一个畅快,赵云澜他哪里见过如此心慌意乱的沈巍呀,于是便跟撒了欢似的大笑着,“哎嘛!沈老师你也有今天!!”

笑得毫不留情,连底裤都不给沈巍留的那种。

“还我。”沈巍哑着嗓子,伸手去夺。

赵云澜一把蹿到沙发背面,好似只灵巧的猫,手里却还来回甩着那照片。黑白照片上有着诱惑笑容的男人,连同那站在沙发后面的青年,双重嘲讽一般重击着沈巍。“你竟然把这照片买来了?!”赵云澜笑到眼泪都快流出来,“我之前还让小贝去托人买,工作人员告诉他说有人早就买走了——没想到是你啊,哈哈哈哈哈!!”

沈巍深呼吸了一口气,几乎咬牙切齿,“赵云澜,把照片还我。”

“哥哥,没想到你这么爱我。”站在沙发后面的青年低头认认真真看了看照片,笑眯眯的,“可是我都没有哥哥的照片呢。”

沈巍一愣,方才那满心的暴躁不安却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一拳打中,张了张嘴,刚想说点儿什么,便看见那青年的脸又变了——

“哈哈哈哈哈——沈巍!不行这个事情太逗了!这是你自己掏钱买的啊?”赵云澜喜滋滋的问。

沈巍讷讷的点了点头。

“多少钱啊?”赵云澜又问。

“不是什么大钱。”沈巍小声说。

赵云澜把照片还给了沈巍,“哪天买个框去,然后好好摆起来。”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你想要我照片的话就直说嘛,别的不会,自拍这种事儿我还是挺拿手的。”

沈巍把照片放回原处,“不一样。”他小声说,却让赵云澜一脸莫名其妙。

“什么不一样?”他问。“啊?哥哥?什么不一样?难不成你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沈巍却不想再说了,若是赵云澜知道那义卖展都是他促成的,估计会得意的尾巴翘起来吧。

“还是说你喜欢自己拍我啊?嘻嘻,要是哥哥拍的话,裸照也不是不可以的啊,我就当是为艺术献身了~!”但见他只是知道自己藏了张他的照片就得意成这样的地步,沈巍歪着头认认真真想,看来还是皮太痒精力太旺盛——他用拇指碾过自己薄薄的嘴唇,“云澜。”

“嗯?”赵云澜从那滔滔不绝之中回过神,“怎么啦?”

“来。”沈巍冲他勾勾手指。

那青年显然还是属于心思单纯的,见沈巍叫他,便从沙发后面翻了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着头,两眼雀跃的看着沈巍。“怎么啦?”

沈巍笑,连同方才那被嘲讽后的新仇旧恨一起,垂下身子,一只膝盖抵在赵云澜两腿之间,另一腿蹬着地,两手却撑在沙发背儿上,把那笑容渐渐拢了的青年圈在怀里。

“哥、哥……你这是干嘛呀……”赵云澜用手抵着沈巍凑近过来的身子,讪笑两声,“打人不打脸,我还得靠那吃饭呢。”他认真想了想,自己刚才好像确实有点过了。于是连忙嘴硬,“照片是你买的啊,也是你藏的,我没说错吧……”

“嗯,没错。”沈巍笑了,嘴唇边上勾了个完美的弧度。

膝盖继续往前抵着,身下之人的那两条长腿不得已的分开、再分开,直到膝盖抵上了两腿之间那脆弱的玩意儿——

赵云澜尬笑,“咱、咱刚才可刚结束……刚洗完澡啊……大晚上的,吵到邻居多不好啊,咱们还睡不睡觉了,你明天不是还有事儿呢吗?”两手忙不迭去撑沈巍的身子,却摸到对方的胸膛,唔……滑腻腻的,手感真好。

“你自己说的。”

在两手被抓住然后分开按在沙发两边之时,赵云澜听见沈巍有些低哑的气声响彻在自己耳边。

“我他妈说什么了啊——”他连忙叫到。

赵云澜心里那叫一个想骂人,谁知道沈巍是这种在他身上吃了亏就要在他肉体上补偿回来的性子——却委屈半天骂不了别人,只得暗自骂了几句胡杨臭不要脸,怎么能把那种照片展给别人看。

“就当是为艺术献身了。”

 

按理说胡杨今儿晚上挺高兴的,他家那位海外赴任的伴侣终于结束任期回来了,这下午刚从首都机场把那人接回来,大包小包的连打开都没打开,就二话不说打了个激情炮。

可是俩人啪着啪着胡杨就打了几个喷嚏,搞得身下那人皱起眉头用一脸事儿逼的样子教育他,“让你多穿点儿你就是不听,感冒了吧?春捂秋冻知道吗——”

胡杨暗自骂了句娘,心想谁骂老子呢?随后一抹鼻子,又低头咬了对方的嘴,“挨操的时候别那么多废话——”

曹光白了他一眼,“那我说什么?”

胡杨嘿嘿一乐,“叫就行了——来吧,宝贝儿。”

 


 
评论(26)
热度(33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