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71

71.

 

这人一旦开了窍就好比是老树抽新芽,赵云澜寻思着自己何德何能啊,愣是把那么一个悲天悯人的人物给拽到地上来了,从此脱去神性,也成了个有血有肉的人物。

他抱着他的身子坦诚自己也会吃醋也会嫉妒也会七情六欲也懂得何为占有,赵云澜睁大眼睛看着那个陷入复杂情绪而有些恹恹的人,好似发现什么神奇物件了似的,“我去,哥哥,我以为你胸怀大爱高风亮节呢。”

沈巍挑眉,“高风亮节?”他轻笑,声音滚在喉咙里闷闷的。“你怕不是在逗我。”说罢,就撩起浴缸里的水,往那人身上扑去,一下一下的,浴室里只听见水声了。

赵云澜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用双手往身上也撩着水,却皱了皱鼻子,“我觉得以后我们要换个有大点儿浴室的房子,今儿都洗了多少回澡了?哥哥,我都快洗秃噜皮了。”他举起自己的手回头给沈巍,“再换个大点儿的浴缸,咱们俩都高,一起坐进来浴缸好小。”

沈巍噗嗤一下就笑了,“浴缸又不是为了两个人坐进来设计的。”

可是紧接着赵云澜就靠了过来,用湿漉漉的头发蹭着他的脸,“偶尔一起泡一下不是挺好的吗?哥哥的身子一泡就红艳艳的,特别情色——我要是以后有钱当制片了,我就用大金子砸钱非让导演给哥哥拍个限制级情色片。”

淘气的舌头舔了沈巍的下巴,一阵酥痒过后是被沈巍按回怀里的强制措施——赵云澜嘻嘻哈哈的笑,“你这是怕了吧。”

沈巍到是愈发的坦诚,“我发现你记性挺不好的。”

“嗯?”赵云澜纳闷。

沈巍却笑,一头濡湿,连带着笑容都变得些许旖旎,“云澜,我不介意再让你体验一次刚才的事儿的。”

赵云澜一怔,这才乖乖缩回到沈巍怀里,“不了不了,你看这更深露重的,你我都该歇息了,客官。”

沈巍心想什么时候又开始咬文爵字起来了,他体内到底住着多有趣的一个灵魂呢?于是他起身,伸手拿了挂在旁边的浴巾,递给赵云澜,“别皮了,该睡觉了。”

“确实~”赵云澜匆匆忙忙擦干净自己身上的水,裹着浴袍就往卧室里跑,只留下句哥哥我在床上等你啊——

真是春色撩人,却不自知。

 

这边厢沈巍终于把赵云澜给搞服帖肯睡觉了;那边厢柳敏举着筷子都快睡着了,店家老板给锅里添了几次水,最后也无聊了,就干脆坐在柳敏旁边,俩人一同看着下面那对相亲男女。

火锅吃得辣,对面的男人一个劲儿用纸巾擦汗,柳敏好奇,陈眉怎么能忍得了?还是说这男人其实是她家的救命恩人,她正上演一场无以为报唯有以身先许的八点档狗血剧。

店家老板看不下去了,“这打算坐到什么时候啊,我家都要打烊了。”

柳敏笑,“那先把我这桌给结了吧。”

店家老板看了看柳敏,“你和下面那俩人什么关系?该不会捉奸来的?”

柳敏眯着猫眼,哭笑不得,“捉谁的奸?那男的?我品位有那么差吗?”

“那你一个人都在这坐了好几个小时了干嘛?做人间观察来了?”老板把收款单递给柳敏。

“我就是想看看这世道要把大龄未婚女青年逼到什么地步。”她盈盈笑着,微信扫了码付完款,随后起身,“我去跟楼下的人打个招呼,您就等着关店打烊吧。”

 

陈眉只觉得自己的胃快纠成一个小团了,火辣辣的疼,又冰凉凉的冷。

她年轻那会儿不好好吃饭,有工作的因素,也有为了身材的因素,结果就是糟蹋了胃——谁料到相亲对象执意要吃火锅,她也是醉了。

暗中翻了个白眼,笑眯眯的托着腮,若不是陈眉对演戏这行当不敢兴趣,估计以她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也能混个知名女演员的地位。然而没辙,就算到了8012年做父母的也要操心自家女儿的婚事,无论她多大年纪。

陈眉叹了口气,拿起筷子,盘子里的辣肉已经凉掉了,凝固的油脂看起来有些让人反胃,然而对面那位却依然滔滔不绝,她低头看了眼表,已经快十一点,店家不打烊的么?

可惜店家并没有和她心意相通似的上来赶人,却见楼上溜达下来个熟人,笑眯眯的朝着他们就走过来了,“这不是眉姐么。”

陈眉没来由的就一阵脸热,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相亲对象看见个美女走过来,连忙堆起笑来,“小陈,这是你朋友?”

陈眉扶额,“你怎么在这?”

“我是这家店常客啊。”柳敏转着脸看陈眉,一副“你怎么会不知道”的表情。“真巧,碰见两位了。”

“美女一起来吃呀。”相亲对象连忙指了指旁边的座位。

“这就算了,我说为什么店家这么晚还没打烊,原来是因为这个。”柳敏抱着怀,站在俩人中间,低头扫了一眼,“您今天吃得可够荤的,怎么,是不打算要您的胃了?”

陈眉听不下去了,柳敏这明显是借机挤兑她呢?

她努力挤出个笑来,冲着对面一脸莫名其妙的男人说,“真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吧。”她一抬头,就看见楼上的边边角角里店家老板探出来的脸,满脸都是各种八卦表情。

冰雪聪明如她,自然而然就明白这一场故事的起承转合。

合辙好,自己白白让人看了一出戏。

怕不是那人心里此时正得意得很,按捺着嘲笑她的冲动呢吧。

老板拿了账单,陈眉心想对面那人估计以后也无发展可能了,便伸手拿了账单,掏了几张红票拍给老板。

相亲对象本还想让上一番,却见陈眉如此豪气,也就收了手。

柳敏有些歉疚的朝着那已经三振出局的相亲对象抛去一个妩媚的笑,“不好意思,我姐姐她这人脾气有些不大好。”却见陈眉挂在椅子上的罩衫都忘记拿,连忙抓了罩衫追出去,“眉姐!你走那么快干什么?眉姐?”

留下一锅已经煮到浓郁的辣汤和相亲对象,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两个女人,却想,不如有机会问问媒人是否知道陈眉她这位妹妹的电话好了——


 
评论(21)
热度(29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