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74

74.

 

消息却是在第二天上午才开始铺天盖地的在网上蔓延开来的。

某营销号拍到了昨天晚上四个人一起进出医院的照片,春秋笔法写了一通,又加上“影帝沈巍”、“流量小生赵云澜”、“夜会医院”、“神秘女子”等字眼,还在通篇之后看似轻描淡写来了句两人曾合作《镇魂》等电影的描述。

路人甲乙丙丁对沈巍了解更多,一看这字眼连忙转发加评论,两边粉丝都被牵扯进来——昨天晚上po了照片的路人妹子被人搜到了微博,很快就被两家的粉儿轮了个遍,可是有那明眼的、认识沈巍和赵云澜的经纪人的,纷纷在底下留言——

“那不是眉姐吗?”

“赵云澜旁边的那个人是陈眉呀,就是他的经纪人。”

“赵云澜怎么会和沈巍一起?”

“这不是柳姐吗?沈老师经纪人。”

“赵云澜为什么深夜和他经纪人出现在医院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组合?他们私下认识?”

方向却多少有些走偏,四个男女好似双双凑对,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柳敏一手叉腰一手举着手机,“怎么还有我和赵云澜的?我看起来像是能和赵云澜好的人吗?”她哭笑不得,随后又刷新了一次,还有那圈内相识的朋友发来微信问她——“你和赵云澜什么情况?”

坐在工作台后面的男人扬起眉毛,一脸古井无波。

柳敏吐了吐舌头,“我没diss他。”

沈巍点头,“我明白。”

“我没想到会遇见陈眉,也没想到会撞见她胃疼。”柳敏坐在沈巍对面,扬起双手,“这件事我可以去找媒体,不难搞定,老许他们就可以办到。”

沈巍却摇头,“这件事陈眉出面比我们出面要好,静观其变就可以了。”

“为什么?”柳敏眉头轻蹙,不明白沈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沈巍却靠在老板椅中轻轻转了转身,“卖人人情的时候还是姿态高一些比较好,更何况对方是陈眉。”

柳敏立刻便明白了沈巍什么意思,她撇了撇嘴,手里把弄着沈巍工作台上的小摆件,“悠着点儿,巍哥。”

沈巍却笑,“该悠着点儿的是陈眉。”他摸了摸嘴唇。

“你不怕误伤到那个小明星?”柳敏隐约感觉到沈巍和陈眉之间的微妙情绪,只是她并不明白为什么。

沈巍摇头,“什么误伤不误伤的,流言蜚语那种没有对错的事,不必去在意就是了。”

柳敏却想,可是任凭是谁都不乐意听到流言蜚语吧。更何况那些粉丝又怎能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用自以为是的爱意将自己的偶像禁锢在条条框框里,做着自以为是对偶像好的事儿,偶像稍微一不合她们的意,就立刻粉转黑,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偶像甚至偶像的家人——这种事儿不是每天都在上演吗?

她抬眼看沈巍,“巍哥,也许你可以不在意,那是因为你的位置和你的年纪可以让你不去在意。”事实上连柳敏自己都觉得挺莫名其妙的,她怎么开始替赵云澜说上话了,“可是赵云澜那孩子还年轻——更何况陈眉把他保护的太好了。”她有些担忧,若是有朝一日那些个脱粉回踩、肆意造谣的事儿以乘以百倍乘以千倍的量级压向对方,他能承受得了才怪。“您不担心他吗?”

沈巍看了看柳敏,并未回答。

担心又怎样,陈眉还能保护他一辈子吗?

他见柳敏后来走出了办公室,脸上依然还是充满疑惑。

赵云澜迟早有一天要被迫站在那些个冰冷而残酷的事情面前,曾经口口声声说着爱他的人也许会猛地插他一刀,那些个他以为拥有的也终将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淡去。

粉丝才是最薄情的群体,一个一个偶像如同过眼云烟,绽放了,又开到荼蘼——都不过如此。新兴的偶像永远会代替旧的,旧的偶像与流量还未等人老珠黄就被时间淘汰去。

永远会有更可爱的男孩子和女孩子,永远会有更让人眼前一新、赏心悦目的东西。那些曾经哭着喊着要爱哥哥一辈子的女孩子,不是也在多少年后为了新人流泪了吗?

喜新厌旧,不过人性使然而已。

没有对与错的。

沈巍想,所以赵云澜是不能去做偶像不能去做流量艺人的,那家伙心思那样温柔,怎么能被时间与人性那样薄情的伤害。他心想大概也正是如此,陈眉才绞尽脑汁的把他往演技派那一挂去推,去给他找各种资源。

仅凭这一点他不伤她,即便陈眉当年的无心之举让他远走重洋,认认真真经历了一次人生上的重挫。

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在罗马遇见了那么个青葱一样的少年,也才明白了自己进入这行的追求究竟是什么。

沈巍心想,缘分真是个妙不可言的东西。

只不过他始终是比陈眉和柳敏都要狠心一些的。

不破不立。

沈巍摸着自己的手腕,暗自想。

他愿意推赵云澜一把,让他真真正正渡了那道身为艺人最痛苦的劫。

哪怕那孩子会因此而恨他——最坏也不过就是如此了。

 

陈眉大周末的被赵总叫到家里劈头盖脸臭骂了一顿,当然,一同被叫回家里的还有赵云澜本澜。一沓子照片扔到陈眉身上,“没想到这两年来宇宙之北最大的丑闻竟然是你陈眉的,你真有本事啊。”

赵云澜见不得他爸这样,上前把陈眉护在身后,“爸,你说什么呢?”

他低头看着那一地照片,从陈眉和一个男人去火锅店,到夜深了陈眉和柳敏出来,陈眉靠在柳敏身上一系列种种,而后又到沈巍开车来,陈眉靠在沈巍身上——

赵云澜看着照片,“怎么了?这怎么了?有什么丑闻啊?”

赵心慈蹬了眼赵云澜,却指着陈眉,“沈巍和柳敏是什么人,是地星娱乐的头牌经纪和头牌艺人。谁不知道宇宙之北和地星娱乐之间是什么关系,你让业界内怎么看,我们地星娱乐的头牌经纪人要被地星娱乐挖走了?深夜密会?最后还扯上云澜?地星娱乐上次截胡的那个收购案子让资本方对宇宙之北很不满意了,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吗?”他干笑两声,“陈眉,还是说我应该恭喜你就要跳槽到地星娱乐了?”

“老板,对不起,是我思虑不周。”陈眉低头说到。她早上没吃什么东西,嘴唇有些发白。这件事确实是她搞砸了,这一两年宇宙之北的经营状况并不算太好,经济疲软与政策施压带来的是整个娱乐圈都充满浮夸之气,赚快钱的多,然而却压根儿不是长久之计。于是这些年在资本运作下,企业与企业之间合并得多,赵总生怕宇宙之北也如此,一直在资本与市场需求之间寻求一个平衡。

陈眉并不太懂经营,她这人从小就是偏科型选手。她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经纪人,却对那些个商科方面的经营管理一窍不通。她自知自己那张扬跋扈的性子在很多地方不讨好,赵心慈肯给她这样一个平台也算是对她赏识。

工作永远不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么波澜壮阔惊心动魄,谁不是一边明白着越是光鲜亮丽后面越是在家撕纸,焦头烂额,好在赵总信任她,不干涉她的任何决定——她是真真正正的心里有愧,无关情爱,为的只是在这个时机,自己却给公司添了这么大一个乱子。

“我来处理这件事。”陈眉讷讷道。

赵心慈叹了口气,“有人还卖我几分薄面把这些给撤了,陈眉,其他那些小打小闹的你去解决吧。”

赵云澜站在俩人旁边没了声,他爸和陈眉之间的对话他明白,只不过在他看来真的有那么严重么?他有些不服气,但又没那插话的能耐,只能看着陈眉的神色并不好,却也无济于事。

一种无力感忽然在他心里悄悄的发了芽,好似大人之间所谈论的是一个他并不懂的世界,纵然他也是属于这娱乐圈之中的,然而他们的娱乐圈,和他的娱乐圈,好似两极。

陈眉回头冲他笑了笑,伸手拍拍他肩膀,“没事。赵云澜,你别那么莽撞,刚才怎么和赵总说话呢。”她小声跟她说,用一个经纪人的口吻,却又好似姐姐,好似母亲。

“眉姐,我——”那股子无力感逐渐就在他心中迸发开来,好似有人点了一把火,忽然一下,便燎了原。

而后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最为可怖的,是怕。

“陈眉,这些天你不要带云澜。”赵心慈叹了口气,靠在办公桌前,“你明白我的意思。”

“为什么??”赵云澜讶异的叫。

陈眉却点头,“是,我明白。”她转身抬头对赵云澜笑,“没事,云澜,换个人带你也好,暂时躲避一下风头。”

那种害怕与担忧忽然就在他心里密密麻麻的爆炸了一片,赵云澜脑中浮现的,却是沈巍那张波澜不惊的脸。


 
评论(14)
热度(28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