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75

75.

 

沈巍回剧组之前给赵云澜打了个电话,问候了下陈眉的事情,随后又仔仔细细嘱咐他,不要跑到网上为谁出头,这事谁都没有错。

可是赵云澜却不明白,不过是一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却忽然就被人硬生生安排了身份,安排了角色,安排了队伍。

沈巍在电话那边笑,“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更何况宇宙之北和星娱之间确实有一些利益纠葛。”

他说话的口吻淡淡的,好像在谈什么事不关己的事儿。赵云澜有些怕,连忙问,“那你和我呢,哥哥,你可不能不要我了。”还未等电话彼端沈巍的回复,他又急匆匆的说,“你看我们两个像不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杰克和露丝。”

沈巍却笑,“凯特·温斯莱特可比你肉乎多了,你太瘦了。”

“可是我心里你比迪卡普里奥还要帅上一些——你看我嘴那么甜,简直百里挑一千载难逢。”赵云澜腻腻歪歪的和沈巍讲着甜言蜜语,心里那一股子不安才会稍稍的平静一些。

诚然他父亲对陈眉的那些话真正让他心绪烦躁,更何况沈巍又要有一阵子与他见不到面,人心是最难以揣测的东西,他又不是上帝哪里能洞悉人心呢?

“哥哥我爱你。”他认认真真对手机那边的人说。

却非往日轻佻,而是郑重其事,那口气认真严肃到对面的人一阵沉默,大概过了几十秒后,才缓缓开口,“我也是。”

 

曾经陈眉最擅长的莫过于操纵网络舆论为自家艺人造势,只不过现如今这已经不是什么业界的秘密,被别人学了去,也就有陈眉鞭长莫及的时候。

市场部的总监感慨现如今那些个媒体越来越难打交道,陈眉抱着怀苦笑,总有那么几家不买账的,口头上说着这世间不是没有八卦,只是缺少一双发现八卦的眼睛——而他们就堂而皇之一副娱乐秘辛代言人的态度,回给宇宙之北的人:新闻是不可能撤的。

陈眉挑眉,“我留不信用一千万人民币抽他的脸,他还能有底气说这种话?”她陈眉纵然这次理亏,但是她亏得是赵总,是宇宙之北,和这些边边角角又有什么关系?

圈内的人见陈眉最近风头受阻,还以为宇宙之北是打算弃了陈眉,有那人主动递上合约请陈眉过去带艺人,还有那以前交恶的,四处放风陈眉就快不行了,连宇宙之北的一哥赵云澜都交给别人带了,那女人还老牛逼哄哄的什么劲儿啊?

最可笑的是有赵云澜的粉丝私信她,说什么话的都有,甚至还有人联名请陈眉离开赵云澜团队,在微博上列出陈眉十大罪状,其中一条竟然是不顾赵云澜身体情况连续安排工作,拍摄镇魂之中还请假接商务活动导致镇魂剧组对赵云澜漠不关心——陈眉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也不知道这帮孩子是脑壳坏了还是怎么了,人云亦云,几句莫须有的“我听说”就好像自己得到了什么独家消息似的,也不知道是单纯还是愚蠢。

只是这些她见识多了,越解释越麻烦,愿意相信你的人压根儿就不会往你身上泼脏水,而拼了命往你身上泼脏水的人又怎么乐意停下来听你解释?

于是她便关了手机,干脆跟公司请了三周的年假。

休假前又看了看赵云澜近期的商务活动,她把负责赵云澜现在事务的执行经纪和小贝都叫来,一一核对好之后语重心长的说,“我休息三个礼拜,你们带好他。”

小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在网上看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也开着小号参与了各种骂战,却总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若是那人她想相信什么,就算是十万头大象也拉不回来——这点小贝在参加左左后援会的时候就懂,只是该骂还是要骂就是了。

“眉姐,你……不是要辞职吧?”小贝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可别啊,虽然您老骂我,但是我知道您是真的有本事,我们都喜欢您。”

这话说得陈眉哭笑不得,拧了眉头却小心翼翼的让眼里那些翻涌的液体不掉出来,“小贝!”她用以往最习惯的语气叫那孩子,就见那孩子一缩脖子,都好似习惯了似的。“我不离开,想什么呢,我离开你们还能活么?”

 

陈眉到也没去哪儿,回了趟南方老家,住了一周,见见朋友,一起吃吃喝喝。

然后就又回了北京,依然还是见各种朋友,有关系不错的设计师邀她一起看了看国内几个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发布会,陈眉想,也许以后会有合作的机会也说不一定呢。

有个叫尤东东的设计师和她颇为投缘,发布会后的酒会上交换了微信和电话,尤东东那一圈小胡子总让陈眉想到赵云澜,便笑说,“我有个艺人,感觉和您气质还挺像的,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尤东东连忙应允,他说自己是知道赵云澜的,因为总有人说他长得像他。他有些好奇问陈眉,“赵云澜和我长得像吗?”

陈眉上下扫量了一下,“emmm……怎么说呢,虽然确实有些像,但是……”陈眉也不知道俩人哪里不一样,但是放人堆儿里肯定能区分出来,这是尤东东,那是赵云澜。

她正在酒会上穿梭,好似青年时光又重回似的,那会儿她也是那样年轻又有活力,心无他物,享受青春的美好时光。然后她就看见柳敏了,正抿着笑,和几个人谈话。

她走过去,“嘿。”

柳敏有些讶然,“陈眉?”脸上露出的笑容有惊喜,然而占了大多的是喜。

“没想到在这遇见你,好巧。”陈眉说。

俩人说实话相见还挺尴尬的,更何况这圈里没有什么事儿是密不透风的,陈眉破天荒休了三周假还把赵云澜交给别人带这事儿已经成为圈里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柳敏咋舌,这事儿多少和她的自作主张有关系,到也不知道是救了陈眉,还是害了她了。

她们俩人一起站在院落里喝着香槟,柳敏的头发长得快,没多久就又过了肩头,她披在脑后,仰头看着天上一汪明月——却听见陈眉在身边感慨,“也是多亏这件事,我能休息三周时间——我好久没有休息过了,每天生活的就像是陀螺一般,开始还有人用鞭子抽,不停的转啊转的,等到后来连鞭子都不用了,自己就开始转了。”

她有些腼腆的笑着,若是没有眼角的细纹,看起来就像是个刚入社会的姑娘。

柳敏感慨,任凭再美的人也抵抗不过时间侵袭,生生的就在心尖儿上有点可惜。

可是陈眉却不以为然,“我也想以后不那么拼命的工作了,可以偷个懒,带赵云澜一个人就够了,如果他愿意跟我就跟,不愿意跟我就跟别人,我无所谓的。”

柳敏却轻哧,“你舍得?”

陈眉讶异,“舍得?为什么不舍得?”她抿了口酒,“我是他经纪人我又不是他妈。”

柳敏却不说话,轻轻笑到,“后来你那相亲对象联系你了吗?”

陈眉一愣,压根儿想不到柳敏会问到这事儿。说起来还尴尬得很,她皱眉,“别提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那男的还问我能不能给他你的电话。”

这下换成柳敏愣了,“啊?”

“嗯,估计是对你一见钟情,可惜你跟他的缘分已经被我给斩了。”陈眉做了个手刀的动作,杏眼微眯,“柳敏啊,你说咱们俩如果不是对手公司的该多好。”

柳敏心里一动,有些紧张,不明白陈眉忽然感慨这个是什么意思,便只能低头喝了口酒,用余光悄悄瞄着身边的人。

“你到也是个挺好的姑娘,我也能结识个挺好的闺蜜。”她苦笑,“真是可惜了。”

“同一个圈又怎么了?”却听见柳敏问,特别刚,特别硬,“而且,为什么要当闺蜜?”

陈眉大抵是醉了,于是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不做闺蜜做什么?嗯……认你当妹妹也是可以的,只不过你这性格可真是不可爱,各种生冷硬倔,明明长得那么美,却硬刚得像个男孩子。”

一阵夏夜的风吹来,吹得人暖暖熏熏的,庭院内满是玫瑰香气,浓郁芬芳。

陈眉想自己大概是真的醉了,怎么面前那孩子的脸忽而就变得哀怨了呢?一双猫眼压根儿没有了当初那怼天怼地怼世界的性子,连同促狭和狡猾都不见了。

满是失落的委屈。

好可怜。

她突然就动了恻隐之心,便伸了手,脚下的高跟鞋鞋跟有些细,于是站也站不牢固,待那人伸手一握,便跌进怀中。

女孩子的馨香柔软扑面而来,真真儿的到是水作的。

陈眉咬了咬嘴唇,她心想大约是四下无人,又或者是月夜作祟。

便伸手勾了那姑娘的下巴,好似个过来人似的,轻轻叹,“你说你这么美一个姑娘家的,学谁不好,当初嚷嚷着要学我做经纪人——经纪人哪里有那么好做,虚张声势狐假虎威,照顾个听话点儿的艺人还好,遇见个不听话自己又有主意的只能天天撕纸了。”

手里的酒杯掉了地,摔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吓了陈眉一跳,却听见那姑娘哑着嗓子,问,“你还在家撕纸呢?”

“撕,压力大的时候还撕,哦,对,你以前知道的哦。”到最后话都说不清楚,舌头大到不能自已。

再然后她便将嘴唇凑了过去,不知道那姑娘的口红是什么味道,伸出舌尖儿舔了一口,甜甜的,便皱着眉问,“什么色号这是?”

“兰蔻505。”

却听见那姑娘急匆匆的说。

便再度红唇相迎了。


------------

1. 写刚才那章的时候问姐妹,赵云澜他爸叫什么来着。姐妹特别刚的来了句,赵丽颖。我已经把她埋了。

2. 兰蔻505真的不错。北西安那机场直播之前不是有个化妆师在做试色吗,一见倾心啊简直。虽然在北的口里都是红色的……确实……他也没说错。 

3. 其实一直挺犹豫要不要写经纪人的感情线,然鹅没想到,呼声还挺高。不过也就这样了,点到为止,还是focus on巍澜的。

4. 医生确实是谢南翔,真聪明,宝贝儿们。

 
评论(45)
热度(35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