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83

83.

 

发布会其实统共不过20分钟,开始制片讲话,导演讲话,编剧讲话,留给主演们的就只剩下不到5分钟的时间,赵云澜笑眯眯的把话筒推给沈巍,沈巍到也没像以前那样沉默寡言,破天荒的说了好多,搞得其他城市影迷会的姑娘们羡慕嫉妒恨死上海的姐妹了,哪儿见过这么多话的沈老师,竟然还会接梗了。

赵云澜的粉丝则有些不高兴,觉得沈巍故意抢她们家澜澜的风头,微博上正想发酵,就有消息从镇魂女孩那边传来,原来是赵云澜发烧了,而且是高烧,所以很多本应是赵云澜的环节由沈老师效劳了。

三家人反应各不相同,沈巍家粉丝自然觉得自家咖位高多说最好;赵云澜家的则把一腔怒火都投向宇宙之北,平时怎么带的艺人,我们澜澜都发烧了还要让他上商务活动;镇魂女孩则感慨沈老师对澜澜真心好——

显然当事人是不懂这些暗潮汹涌,热搜是镇魂上海见面会,至于其他,都抵不过这个重要。

赵云澜直接回了酒店,沈巍则需要出席有主创们还有工作人员参加的庆功宴,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说话,只在匆匆交汇的时候沈巍抓着赵云澜的衣袖嘟囔了一句,“看微信。”

赵云澜点点头,心想到时候微信联系也可以,却不想俩人之间的小动作被周围的粉丝拍了下来,一对璧人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顺眼,偶尔的交头接耳都能引起一阵欢呼,赵云澜烧得糊里糊涂的,连同表情管理什么的忘得一干二净,车子刚到,连忙被小贝搀着给送上车了——只留下沈巍,站在原地,看着那车越离越远。

于是一张从沈巍侧后方拍的照片立刻走红了网络,有人问沈巍看什么呢,有人说是看赵云澜的车,也有人说他看谁都是含情脉脉,竟然成了一桩悬案,除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那满眼深情究竟是给谁的。

 

酒会上觥筹交错,有花了大价钱托黄牛带进去的三五个姑娘,精心打扮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就怯怯的站在角落窃窃私语,按捺着雀跃的心思几双眼睛只放在沈巍身上——因为有投资方和合作公司的高层出席,沈巍不得不和人应酬。

一向眼镜示人的沈巍当晚没有戴眼镜,已经有些长的额发被造型师用发蜡抓好,自然垂在额头两边,因为是酒会,外套从之前的黑色西服改成黑色丝绒礼服,左侧胸袋里别了一枚丝绒质地的领巾,黑色领结打了个直结,翼领衬衫穿得服服帖帖的。

他好似对这种场合游刃有余一般,并不过分张扬,也并不唯唯诺诺的——菁菁作为宣发自然也是出席了的,她有些纳闷的想,怎么沈老师的气场会那么强呢?明明是那么温润的一个人。

三巡酒后众人寻欢交谈,有姑娘怯怯走上前,“巍哥。”

沈巍刚结束和一位投资人的交谈,一回头,就看见两个姑娘站在他身后。

他一眼就能分出这是否是他的粉丝,便笑,却不多言。

“请问我们能和您合影吗?”其中一个女孩说。

站在一旁的扬扬刚想阻拦,却被沈巍示意不用,他笑说,“好啊。”

女孩们喜悦的连忙掏出手机,和沈巍一起拍了张合影,这是她们第一次见沈巍,却没想到沈巍是如此好讲话的人,连同要求to签都很耐心。

还想多说些什么,就见沈巍有些歉疚的笑了笑,“不好意思。”他伸手接通了电话,“喂——”神色并未太过慌张,然后却有意往旁边走了两三步。

女孩子们知趣的往旁边走了走,却紧紧盯着沈巍,就好似其他站在角落里的人一般。

可是其中一位有些讶异,待沈巍有些抱歉的同她们道别时,她轻轻拉了拉一同来的姑娘。

“我刚才……好像看到联系人的名字了……”

她有些迟疑,生怕是自己看走眼了。

同伴连忙问,“啊?是谁啊?”

“赵云澜。”那姑娘小声说,“好像是赵云澜。”

同伴睁大双眼,“什么?真的??”

女孩摇摇头,“我不确定,太快了,可是云澜那两个字太好认了呀……”她好似自言自语,“他给巍哥打电话干什么呀。真是的,巍哥怎么就走了呢?”

“也许是他们艺人之间还有一波聚会吧,毕竟这些都是投资方的老头子什么的。”同伴感慨,她们都是沈巍的粉丝,压根儿不信也不喜所谓镇魂女孩们萌的那些东西——

 

然而这边厢沈巍出了会场,双腿快速走下酒店的台阶,因为走得急了,额发就垂了下来,已经长到快能遮住脸颊的长度。

领结被拉开了,挂在脖子上,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小翼领立着,扬扬适时把一件长大衣披在沈巍身上——酒店大堂里等着的粉丝围上来了,却见沈巍面无表情,低头快速往车上走去。

“哥哥今天好帅啊!”

“巍哥好好休息啊,上海好冷,注意保暖。”

“巍哥!巍哥!”

叫声不绝于耳,可是沈巍却依然只是低头走着,一双薄唇抿在一起,手里紧紧抓着手机。

刚才的电话确实是赵云澜打来的,用浓重的鼻音跟他说自己好多了,已经退烧了,不用担心他。

可是沈巍哪里还有心思留在会场,匆匆告别了几个高层,又和宣发工作室的人说了一下,就叫上扬扬备车回酒店。

所幸的是酒会的地方和他住的酒店不远,到了酒店上了楼,在电梯里和扬扬告了别,他叉腰,心想也不知道那家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敲门,却没声,手劲便重了一些,房间里这才传来声音,门开了,那脑袋上贴着冰贴的家伙鼻子里还塞着卫生纸,模样看起来好可怜。

沈巍却笑不出来,进了门,把大衣往沙发上一扔,“你还好么?”

“退烧了。”赵云澜哑着嗓子说。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沈巍,吊着嗓子,“你就这样去参加的酒会?怎么和我在微博上看见的不一样呢?”

沈巍没心思和赵云澜扯那些有的没的,伸手去摸赵云澜的额头,又把他连拖带拉的带回卧室,“这种时候就乖乖躺着去,别玩手机了。”

赵云澜心里有愧,刚正和岳岳聊到什么限制级的话题呢,这沈巍就来了,吓了他一跳。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还是这么个……让人色令智昏的曹操——这摘了眼镜解开领子的沈巍好似变了一个人,危险又诱惑。

赵云澜咽了口口水,看沈巍弯腰为他压着被角,便伸手拉住他,“哥哥,你陪我睡好不?”

沈巍却答,“我一会儿还要卸妆。”

“那我就等你卸了妆再睡。”赵云澜连忙说。

沈巍坐在他旁边,“那我等你睡着再去。”

“哦,那你给我唱个歌呗。”赵云澜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睛笑眯眯的弯成个月牙,“我还没听你唱过歌,那天我听菁菁和负责艺统的那个小姑娘还说,等北京那场办完之后带咱们去唱歌呢。”赵云澜那小哑嗓子听起来有种别样的喜感。

沈巍无奈,“你病没痊愈哪儿都去不了,赶紧睡觉。”

“你唱个嘛,你不唱的话那换我给你唱也行啊。”赵云澜笑嘻嘻的,“我唱歌还行,能听。”

沈巍心想这又是怎么了,他们俩认识这么久,还从未听赵云澜主动给他唱过歌。莫非是之前那个代言激发了这孩子的唱歌欲,只不过,大夜里头的,唱rap好吗?

赵云澜见沈巍不说话,就以为他是默许了他的异想天开。

他哑着嗓子哼起来,“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那陪我淋的雨~”

沈巍轻笑,手放在赵云澜的肩头,轻轻打着拍子,就听见夜深人静时那哑了嗓子的家伙一字一句给他唱情歌。

可是唱着唱着赵云澜就不唱了,他皱着眉头,“哎呀,《小幸运》这歌词不好,怎么能是‘可我已经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呢?”他说了一句便咳嗽起来,掐着嗓子,“哥,给我递点儿水,渴。”

沈巍气结,“别唱了,睡觉吧。”

“那等我嗓子好了之后再唱给你听啊,你想听什么都行。”那孩子接过水杯之后大口大口喝着水,口齿不清。

“你怎么忽然想给我唱歌了?”沈巍纳闷。

“你看我也没什么优点,这有人说了,要保持两人感情的新鲜感就时不时得给对方尝尝鲜。”赵云澜那满腹经纶都不知道从谁那得来的,听得沈巍只想把对方装进麻袋里打上一顿——他又不是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小年轻,哪里用得着这种小浪漫来聊以慰藉。

“谁说的?”沈巍把递来的水杯放到床头,低头亲了亲赵云澜的额头,“你总是给我惊喜,不用刻意绞尽脑汁什么的。”

“真的啊?”赵云澜大概是真累了,这翻了一晚上微博,看沈巍又和人合照,又给人签名的,还打扮得危险又性感,那一股子心里浮上的酸涩,就在病痛中被放大无数倍。“真好。”

“嗯,真的。”沈巍摸着那人的脸,轻声说。

可是那人却化成了磨人的撒娇包,用手指头轻轻勾着他的小指,哑着的嗓子语气黏腻,“哥哥,给我唱首歌吧,我睡不着啊。”

沈巍莞尔,他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肆无忌惮的撒着娇,又好似在小心翼翼取悦着他。

他便清了清嗓子。

——低头呢喃,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在原地打转的小丑伤心不断,空空留遗憾,多难堪又为难。

赵云澜在睡前笑了,用那勾住沈巍小指的手指头轻轻搔着痒,随后呢喃。

“这歌不好,哥哥,不要伤心的,不要有遗憾的。”


----------

今儿一看这文……发现已经写了21万字了。

emmm……真是话痨啊,我。

 
评论(46)
热度(40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