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87

87.

 

主持人问到沈巍和赵云澜的兄弟情时,赵云澜一把勾住沈巍的肩膀,笑说,“巍哥是我最好的朋友。”

台下一片尖叫声。

沈巍笑着挣着赵云澜的肩膀,却又不得已,再度靠了回来,“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那沈老师私下会和澜澜联系吗?”主持人妹子又问到,台下又是一片尖叫声。

沈巍点点头,“会,有时候会聊微信。”

台下的尖叫声好似就没有见过,其中还夹杂着几个男人低沉的吼声,“澜澜你离沈巍远点儿!!”

然后一片哄笑。

镇魂的票房呈现井喷态势,制片方挣得盆满钵满,笑到合不拢嘴。宣发工作室的男总监在最后的庆祝酒会上激动到不能自已,一拍腿说一会儿去唱歌,你们想点什么点什么我请客了。

赵云澜前段时间刚为代言的品牌方灌录了一首单曲,于是在座的人都开始起哄他是影视歌三栖明星,赵云澜被cue到尬笑着摸着头,“你们能不能别老笑我。”

可是一低头就看见坐在一旁的沈巍也在拍着手笑,跟别人一起喊他“赵明星”。

赵云澜举着mic说沈巍你合适吗?

可是喝了一口啤酒的沈巍却眨着眼睛一脸无辜表情,“怎么不合适了?”

口气软软的。

众人都笑了,甚至觉得一向高高在上的沈影帝,好似也没那么高冷了似的。

赵云澜气不过,下台一把把沈巍给抓到小舞台上,“快来,我们一起唱歌。”

有人按着点唱顺序一连点了好几首,什么诸如凤凰传奇的名曲都开始放上了,本来有人担心沈巍爱惜羽毛还在说这谁点的啊,却见沈巍慢条斯理拿起mic,一副唱就唱还能怕了你的模样。

赵云澜抱着肚子笑到坐在小舞台上,“我天,哥哥,你是在佛系唱歌吗?”

可是很快就到了rap的部分,赵云澜连忙“我来我来”的起了身,一边yoyo check now的一边唱着,在场人欢笑成一堂,心想原来沈影帝也能这么萌,原来赵云澜还能再皮一些。

可是时间慢慢过,歌曲从那些欢闹的就变成了抒情的老歌,俩人看其他人唱了一会儿,最后有人又把mic推回给他们俩,歌曲响起来还是那首《小幸运》,赵云澜忽然就笑了。

他举手说这首我要自己唱。

也许是几瓶啤酒下了肚,人也就活分了起来。

众人起哄说你唱啊你唱啊你唱啊。

他咳了咳嗓子,“这谁点的,这么懂我。”

一旁菁菁默默举了手,支支吾吾,“我、我……”

赵云澜连忙把mic递给菁菁,“啊,是不是你要唱的?”

菁菁连忙摆手,“不不不,我想听你唱!”她连忙说。

还未等俩人推来推去,就已经从前奏转入到主歌部分。有人说澜澜你就别推脱啦,菁菁也一副你唱你唱赵云澜你唱的态度。

他不得已,只得回到小舞台上,“……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沈巍就坐在下面听着,看见柔和了面容的赵云澜认认真真的盯着屏幕上的歌词,唱着那歌。

他想起来好像他以前也给他唱过这歌,哑着嗓子唱“与你相遇,好幸运——”然后他们的目光就在空中相遇了,包房里的灯光变成了旖旎的紫粉色,旁人有的在交头接耳,有的在低头看手机,也有人拿着手机在拍台上的赵云澜——而唯独他,静静看着他,好似在等一朵花开。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那陪我淋的雨,一幕幕都是你,一尘不染的真心——”

沈巍抱着怀,靠在沙发上,嘴里轻轻和他一起唱着那歌。

他心想遇见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情。

与他相遇真的好幸运。

可是赵云澜唱着唱着就停了声音,任凭最后那几句副歌随着音乐慢慢流掉。

他的眼睛里有着鲜少见到的认真神色。

于是那句“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与后面的歌词就没有人唱出来。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醉,菁菁跟了镇魂宣传的全程,到最后就有点哽咽,说自己第一次跟这么大的项目,还遇见这么好的两位老师——她怯怯生生的问沈巍和赵云澜,“能不能一起合个照啊?”

赵云澜接过手机,“当然了,我先给你和沈老师拍。”

可是菁菁却摆摆手,“不、不是,我想和您们两个人一起合照。”她一回头看见站在一边的小贝,“贝哥,您能帮我和两位老师照个相吗?”

小贝点点头,随后拿过菁菁的手机。

却见菁菁小心翼翼的把赵云澜和沈巍拉到一起,自己站在赵云澜身边,比了个v——小贝喊了1-2-3,随后按了快门。

小贝纳闷的问,“菁菁啊,你离两位老师这么远行吗?”

菁菁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她接过手机看了眼,心想太好了,她一会儿就把自己裁去,只留下那两个人的合影当手机屏保——

就算镇魂结束了,她也真的很珍惜这个冬天能够遇见这两个人。

 

沈巍的酒量不好,真的就是一杯就倒的量,最后是宣发公司的男总监和赵云澜一起把他给架出KTV的。也许是凌晨了没有什么粉丝,冷风一吹把沈巍激得一个激灵,酒醒了三分。

他嘀咕,“这是在哪儿呢?”

“等会儿,马上坐车回家。”赵云澜到是个千杯不倒的量,跟对方说,“我来送巍哥吧,您先赶紧回家吧。”

对方到也没跟赵云澜他们客气,便先上车走了。

赵云澜连忙叫小贝把车子开来,把沈巍推到后座,自己则上了副驾驶。

小贝叹了口气,“没想到沈老师酒量那么差。”

赵云澜回头看了眼,却笑到不能自已,“多可爱。”

小贝简直受不了这种虐狗的了,“澜哥,你能回家再显摆吗,你能稍微同情一下二十六年来还母胎solo的我吗?”

赵云澜笑吟吟的不再说话,车子沿着四环一路奔驰。

小贝的车子进不了车库,只能拐到公共车位把车子停好,他叹了口气,“你说要是让眉姐知道你们俩现在同居呢,她会不会气到一夜白头啊?”

“一夜白头不白头不知道,估计皱纹又得多长几条吧。”赵云澜笑嘻嘻的说。

“澜哥,说真的呢。”小贝难得正经一两回,“你和巍哥都是好人,我就希望你们俩能好好的。”

“你一个母胎solo的人还教育起来我了?”赵云澜气结,“我们俩这不是挺好的吗?”

小贝点点头,“倒也是。”

三人上了楼,小贝就自己下来了,到公共车位上取了车,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也停了一辆车。

有个姑娘坐在驾驶座里,正低头看什么东西。

小贝心想这姑娘真是夜猫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荡,便开了车门,一脚踩了油门离开公共车位。

 
评论(36)
热度(34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