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89

89.

 

关于究竟是谁睡了谁这事儿姑且不表,赵云澜小口小口喝着可乐,眼睛东看看西看看,就是不肯看对面的左左,对方正咄咄逼人的盯着他,“你说,你让我怎么跟你爸和陈眉说?”

“……多管闲事儿……”赵云澜小声讷讷道。

左左一瞪他,“我没跟你开玩笑。”她想了想,“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赵云澜不说话,于是左左也就明白了那些传言和曾经的那些预感竟然都成了真。她盯着赵云澜沉默许久,随后才慢慢叹了口气,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最终又吞回了肚里。

有服务生端上来了菜点,左左拿了筷子,“吃吧。”

赵云澜就默默夹着菜,小口小口吃着。

最终还是左左忍不住,“你是认真的?”

赵云澜撇着嘴乐了乐,“不然呢?”

可是左左却皱眉,“那他呢?”

“我相信沈巍。”赵云澜顿了顿,轻声回答。

“云澜……”左左想到那些个传闻,又想到前几天陈眉跟她抱怨的关于星娱对宇宙之北近些时间来的小动作,她多少有些忐忑不安。按理说她同沈巍不过是因为镇魂混了个熟脸,除此之外压根儿没有更为亲近的关系。她不好去开口评判些什么,更没理由将那些空穴来风的事儿告诉给赵云澜。

——可是若是一切都在星娱的掌控之中呢?

或者说……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云澜,沈巍那个人……你们在交往的时候没有过什么异常么?”

赵云澜有些古怪的看向左左,“异常?他不过就是个演员,有什么可异常的,一没结婚二没孩子,顶多……”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起来了,左左太熟悉那种表情,就好似多年以前她见证另外一端感情时,与当事人露出的腼腆又疯狂的笑容一样的——“顶多是个小心眼儿,也会生气也会笑,和以前在电视上见到的他不太一样。”

左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看来他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在沈巍的掌控之中呢?

她还想开口,却见赵云澜有些烦躁的挥挥手,“你若是来找我说这个的,大可不必了。”他像是认认真真的确认了自己的心意似的,再度抬头看向左左,眼神坚定——“我相信沈巍,左左姐。”

 

这些日他同沈巍都没有上戏,只不过陈眉趁赵云澜势头正盛马不停蹄的接了若干代言,于是每天回家都是深夜。微博上的争执愈发激烈,两家干脆实施起来了提纯活动,毕竟镇魂已经下档,两个人又开始有了新剧要宣传——

经纪公司的粉丝票大多留给演员的粉丝团,粉丝团挂出公告参加活动必须是纯粉,有人问为什么双担不能拥有姓名,双担少给他们花钱了还是少给操数据了?

一场在纯粉与双担之间的争吵又再度上了热搜,赵云澜皱着眉头看手机,却发现怎么都说不得,只能装聋作哑。

他同沈巍并不谈及此事,两人见面时好似都装作并不知情一般,回到家里沈巍会给赵云澜一个拥抱,偶尔亲亲他的唇角。

赵云澜笑哈哈的说,“哥哥,这些日子你都等我回家——感觉就像……嗯,感觉就像……”

“像什么?”沈巍纳闷,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又有什么鬼点子。

“像等老公下班回家的小媳妇儿。”赵云澜笑嘻嘻的勾着他的脖子,在沈巍脸上吧唧一口,“真乖。”

沈巍没好气的笑,“快睡觉去。”

赵云澜沾枕头就睡,沈巍不免有些心疼。他给他压压被角,微博上那些个争吵他并非不放在眼里,可是那些人的话,那些人自以为是的话,又与他的真心有何关系。他伸手,用手轻轻摩挲着赵云澜的头发,他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沈巍能感觉到,那看似没心没肺的笑容里开始有了一丝的犹豫,就好像一滴墨滴进了清澈见底的水池里,然后随着时间那墨就散开了,一丝一丝的,水池不再清澈见底。

他忽然就有点后悔了,本想着不破不立的逼他一把,可是真等这一切开始运作起来,沈巍才发现还是太过高估自己。溺爱是件谁都知道百害而无一利的事儿,可是他还真就想把这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谁都不能伤他半分。

他想起来有时推门就会看见赵云澜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一听见他从书房出来了,便抬起头锁了屏,堆起一脸笑说,“哥哥,怎么啦?”

沈巍又不是傻子更何况赵云澜的演技压根儿就没高超到那地步,就连他都收到了来自对方粉丝的辱骂私信,那么赵云澜呢?那热搜话题中上百的黑话题都是有关赵云澜的——他没收到就怪了。

沈巍掀开被子也进去,从身后抱着赵云澜。

嘴唇碰碰他的耳尖,那人终于被折腾得开了口,声音有些哑,“痒。”

沈巍惊讶,原来他没睡。

可是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得伸手关了灯,却把手抱得更紧,紧到赵云澜用两手拍拍他的——

“轻点儿,沈巍,我喘不过来气了……”

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那弓是他做主拉的,那箭又会射向何方,沈巍忽然就有点儿心神不宁。

 

赵云澜一副鸵鸟心态,任凭其他人再如何争吵他把脑袋往土里一扎便落得清净,可是沈巍不是,当沈巍参加新的综艺节目记者发布会的时候,最后的最后,忽然有个男记者跳出来问,“沈老师,关于网上那些议论您和赵云澜关于镇魂一剧的言论不知道您看过没有,关于您和赵云澜的CP有人说是有好处但是也有人说是双刃剑,不知道您对这种评价是怎么看待的。”

那是他同胡杨去冰岛的那个节目,新一季的第一集便是冰岛的极光之旅,本来采访稿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却不想群访时有人不怀好意。

沈巍本可不答,连同组织方的工作人员都上前去制止,然而沈巍却伸手制止了对方的举动,他一个人做在偌大的舞台上,手里举着mic,看着那个人——

“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其实很自然,并没有那么多想法,给大家看见我们的状态就是我们两个之间很自然的状态。”他鲜少说话语速那样快,甚至有手势,情不自禁在身边舞着。

只不过那记者不肯善罢甘休,“可是有人觉得您们两个人是在卖腐。”

沈巍摇摇头,“那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和云澜之间。”

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愣,不明白沈巍那句模棱两可的话到底代表什么意思。

究竟是说他和赵云澜之间不会卖腐,还是说,他和赵云澜之间在网上传得热络的绯闻?

于是一场发布会下来关于新节目的都寥寥数笔,反而更多则放在最后那一段质量并不算高的采访上。

狗仔们开始在沈巍家附近埋伏,若是谁第一个先拍到沈巍和赵云澜的同框谁就会出人头地——营销号自然更不消停,从粉丝以及各大论坛开始梳理沈巍和赵云澜的时间线。圈内人士众说纷纭,关注点和吃瓜群众不一样——地星娱乐卯足劲儿想收购宇宙之北,这种绯闻故事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传得沸沸扬扬?

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这真的也就只有两家公司的当事人才能知道。

 

比如说陈眉,比如说此刻正站在陈眉面前的柳敏。

勾了唇角,无意中目光便瞥了陈眉左手中指的钻戒。

“我在这一行跌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对手没见过呀。”陈眉抿着嘴笑看柳敏,“是你的手笔?”

柳敏不置可否,只是抱着怀靠进椅子里,“相亲成功了?”

“柳敏,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一向自傲于对于舆论把控的陈眉忽然就有些慌,因为事态正向她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市场上眼红赵云澜的人不少,自然而然也就相同款型的艺人以及背后经纪公司会趁机痛下黑手。

她之前给赵云澜谈的一个高奢大使被人截胡,陈眉一向和该集团关系不错,然而在对方却婉拒了陈眉私下的好处,只是看在私交不错的份儿上,暗示她最近赵云澜的风评似乎并不太妙,而他们的产品来年主攻青少年市场,他们对于备选人的评价还是很看重的。

柳敏低头把玩着自己手腕上的手镯,“我如果说不是我你信吗?”她抬眼看了看陈眉,便笑,“你显然不信,那你还特地跑来问我有什么意义,兴师问罪?”

陈眉咬了咬嘴唇,“镇魂的档期早过了,你们为什么还揪着云澜不放?”

柳敏却笑了,“您记得汪徵那事儿之后我问过你什么吗?您说您只能公事公办。眉姐,我建议你先问问你家小明星,究竟是谁揪着谁不放。”她起身,抓了放在咖啡桌上的手包,“谢谢您请的咖啡,但是我有个小建议。”

“嗯?”陈眉听到柳敏暗示她的答案,早已经被炸得体无完肤,却又见柳敏云淡风轻——“手里若是有宇宙之北的股票最好还是卖掉一些吧。”

她好似个复仇之后满心欢喜的坏女人一般,看着陈眉脸色渐渐凝重,“地星收购宇宙之北这事儿势在必得了。”


 
评论(29)
热度(33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