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 Dirt 90

90.

 

沈巍第一次参加综艺节目,因为节目内容和设定并未像大多数综艺节目那样规模宏大的造势。更何况他只是参加第一集,便是之前和胡杨一起去冰岛的旅行。

赵云澜是和沈巍一起看的,两个人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电视接了网络平台,就看见沈巍穿着羽绒服和专业的冰原徒步装备,跟随摄影队一起在瓦特纳冰原上行走,电视剪切得很流畅,沈巍却笑说,“其实我们走了好几天,没想到最后只剪了15分钟。”

赵云澜回头,“我们没去过这里对不对?”

沈巍摸摸他的头发,“我们好多地方没去过。”

这一集的主题是遇见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是讨论关于本我、自我与超我的主题。

综艺没有主持人,有的只有来自冰岛的向导和一群由多国工作人员参加的摄影团队,为首的是胡杨,还有沈巍以及几个来自其他领域的翘楚。

他们在路上行走的时候讨论到如何与自己原初的欲望妥协,又或者如何正视本我;然而在本我的对立面则站立着超我,本我与超我之间的矛盾与纠葛形成了一个个独立而又迷人的人格——片中沈巍眨着眼睛笑问导演,“为什么选择我?”

分镜却转为导演坐在摄影棚里,背后是灰黑色的幕布,“沈巍是一个很有趣的演员,我认识他很久了,他是一个用克制冷静的外表来掩饰内在汹涌澎湃的人。我很好奇沈巍是如何用强大的超我去和他的本我进行妥协的,又或者这样说并不准确,而是他那种充满激情、热烈、甚至有些叛逆的本我,是如何在自我的约束之下,同他的超我进行妥协。”

镜头又切回瓦特纳冰原的小木屋前,摄像机镜头追随的是摄影师胡杨,他拿着相机推开门,然后映入镜头的是漫天的极光,与白茫茫的一片冰原。

不远处站着沈巍,独自一人站在雪原之中仰着头,举起手用手机拍着什么。

胡杨笑着说,“沈老师,手机很难拍下来极光的。”

可是沈巍好似没听见他说的话似的,依然抬着头仰望天空中的极光。

有工作人员开了口,“沈老师,你在想什么呢?”

“在想这世界上最好的事儿大概就是人与人的相遇了。”

随后他转过头,镜头恰到好处的捕捉到那一瞬的眼波流转,是用最高超演技都演绎不出的爱与思念、缠绵与疯狂。

于是于无声处倾诉这世界尽头最为宏大的爱意。

字幕恰到好处的滚落——

“我从来没有刻意去克制、约束所谓的“本我”的。

他一直就在那里,从未曾改变过

——沈巍”

赵云澜忽然就张开双臂拥住自己身边的人,下巴上的胡须刺得沈巍有些痒,便笑说,“怎么了?”

“哥哥。”赵云澜轻轻叫了一声,却将随后的那些话都吞进肚子里了。

 

播出后的那一集综艺反响强烈,也许是因为剧组一直在试图为那个高岭之花一般的沈巍卸妆,让他坦率的站在众人面前。

连同他的情感与性格,暴露在众人面前。那个以往看起来文雅而安静的影帝也会大笑,也会有脆弱而疏离的表情,也会在面对极端天气时露出一丝不知所措,也会忽然就找不见了身影,却在下一刻被人发现蹲在一片石头地里,认认真真效仿当地人的习俗与信仰,用大小不一的石头垒起了石头堆。

微博上有人发了沈巍曾经的朋友圈,应该就是节目里的那一摞垒起的石头,远处是好似注入了牛奶一般粉蓝色的海,还有雪山——

只有简单几个字,“自太古至永劫。”

纵然那人把其他的名字都马赛克掉了,可是赵云澜的三个字却抹得不完全,留下了澜字的下半部分,粉丝之间又开始议论起来,那个人究竟是不是赵云澜。

直到有一个女孩在群里支支吾吾开了口,说还记得今年年初时的那一场摄影展吗?

就是沈巍担任大使的那一场公益展。

有人回答说当然记得了,那个摄影师,就是这个综艺节目的摄影师啊。

她有些犹豫的说其实我在那一片照片墙里看到了赵云澜的照片,虽然只有一张,位置也并不很起眼——

有人立刻跳出来质问她是什么意思,这是沈老师的群,请不要谈及无关人等。

于是女孩就闭了麦,差点被踢出群去。可是她坐在电脑前看着群里继续说着关于沈巍的事情,心里却想,可是那张照片里的赵云澜真的很好看……

是那种眉目含情的好看,让她不得不多看上几眼,甚至她有些危险的想法——这是沈老师亲自选的么?

可是她记得还未等她再回去看一眼,那张照片就被人买走了。

她有些困惑,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揣测和小伙伴们说,可是正如群里那些姑娘说的那样,她们都是沈巍的纯粉,怎么能相信那些空穴来风毫无证据的传言……

也许那个传言真的是真的呢?

她不过是众多粉丝之中最不起眼最为平凡的那一个,不是KOL也不是拥有诸多粉丝的大v,只不过凭心而论罢了。

 
评论(31)
热度(34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