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98

98.

 

若是说有什么比啤酒和炸鸡更适合的下雪天的,那绝对是温暖的被窝。

小贝钻在被子里看直播,正想着要不要给喜欢的女主播送礼物,屏幕就忽然蹦出电话来——吓了他一跳。然而再看到来电显示的人时,他更吓了一跳,连忙从被子里坐了起来,“喂,巍哥?”

“小贝你好,我是沈巍。”

电话彼端传来沈巍有礼有节的声音,小贝脑中立刻闪出莫名其妙的想法,巍哥这是和赵云澜吵架然后搬救兵来了?

“巍哥你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然而那些只限于脑内想想就算了,等到小贝发现时,他已经跪坐在床上,一脸认真的听着沈巍在电话彼端问他,“我能麻烦你一个事情吗?”

“当然当然,巍哥您说。”小贝那一脸诚惶诚恐,对方可是影帝,若非沈老师推波助澜,他也不会有左左姐微信号的啊——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啊!

“你能帮我给云澜打个电话吗……”

果然……两口子吵架了吧……

小贝暗戳戳的想,表现出来却一副认真态度,“没问题,巍哥,用我转达什么吗?”

“到也没什么,北京下雪了,让他注意安全。”

看来这架吵得还挺厉害的啊,小贝寻思。

“没问题,巍哥,那我先给澜哥打个电话?”

显然电话彼端之人的语气有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

合辙好您也知道这么晚了……

“哪能呢,这是我应该做的。”小贝寻思自己也真是够狗腿的,只不过一边是公司太子爷,另外一边是影帝,他哪个都得罪不起啊。对方正要挂电话,小贝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巍哥,不是我说啊,这两口子吵架其实就是床头吵床尾和的事儿,您别太在意了,我澜哥那人就是个暴脾气,点火就着,火熄了立刻就忘的主儿。”

电话彼端空了一两秒,随后说,“谢谢你,小贝。”

“得,那我先给澜哥打电话了,到时候咱们微信说吧。”小贝这边匆匆挂了电话,刚要给赵云澜拨,却不想对方自己拨了进来,小贝心想,我勒个去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还能不能好好的在被窝里钻一会儿了。连忙按了接通键,就听见赵云澜大喇喇的在电话彼端说,“喂,小贝,我在你家楼下呢,你没睡觉吧。”

“啊?”小贝眨眨眼睛,心想什么情况。

“没睡觉下楼来,跟哥出来high。”赵云澜一副爽朗不得了的声音。

小贝本想言辞拒绝的,可是一想到赵云澜那身份,又一想到沈巍的嘱托……他咬牙,“那你等我下啊,我把衣服穿上……”

 

赵云澜一脸压根儿看不出来跟沈巍吵架闹别扭的样子,除了大半夜里开车带着小贝一圈一圈转悠找停车位吃东西有些不同寻常以外——最终在簋街某家靠小龙虾出名的店门口停了下来,指着那灯红酒绿说,“走,今儿想吃多少哥请客。”

小贝讪笑,“哥,您该不会是喝了吧?我跟你说可不能酒后驾车,酒后驾车是违法的。”

赵云澜张嘴朝着小贝鼻子猛哈一口气,“喝个鬼,我今儿一天就喝了两杯白开水。”

小贝抓着手机,心想自己怎么跟沈巍交待啊,电话没打成,还被赵云澜抓出来吃宵夜,好在下雪天,出来的人不算太多,外加上赵云澜把自己包得跟个粽子似的,戴了一副黑框眼镜,服务员盯着他看了半天,好像没认出来。

他们被带到角落里的小桌子里,大概是觉得他们年轻又没啥消费能力,于是连同服务员都有些怠慢。

小贝拿来菜单随便点了点儿,有些忧心忡忡,“我说澜哥,你还好吧?没事儿吧?”

现在能上网的人大概都知道了赵云澜是宇宙之北皇太子的身份,他的手机自然没消停,沈巍和赵云澜的消息到是降了不少热度,反倒是一群人开始鼓吹起来赵云澜为人低调诸如此类——公开有公开的好处,凡事都有两面,自然也就有它的弊端。

赵云澜端着可乐猛灌了两口,“我能有啥事儿,没事儿。”

“没事儿巍哥能跟老婆跑了似的半夜给我打电话?”小贝没好气到,结果就看见赵云澜猛地一怔,好似个逞强的猫科动物被人拆穿了那张蒙在表面的虎皮,任凭再如何张牙舞爪,还不过是小猫一只,不值得可怕。

“他给你打电话干嘛?”赵云澜皱着眉头,“哎,吃虾吃虾。”他抓起塑料手套戴上,“别提莫名其妙的人。”

“我去,莫名其妙?你说谁莫名其妙?”小贝一脸嫌弃,“不是吧澜哥,你做人不能拔吊无情啊。”

赵云澜又是一愣,随后低头,拔了虾头,认认真真咬了虾肉,猛地一提,便吸进口中。嘴唇上留下了红艳艳的辣油,连嘴唇都变得诱人了起来。

“谁拔吊无情还不一定呢。”赵云澜把虾壳扔到旁边,轻哼一声。

小贝有些狐疑,心想这反应不对啊……可是以他多年见证他爹妈吵架之后又和好的经验来看——吵个啥啊,到头来不还得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似的和好?啧,真是年轻人。

他不好接话,反正他这些年来母胎solo,没点儿实战经验确实不好开口劝慰,于是只能低头默默吃虾。

俩人对着嗑了半天虾壳堆得好似小山一般高,小贝的手机却忽然响了,他低头一看,趁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连忙摘了手套按了接听,“喂?”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听见小贝这边连忙点头晃脑的,“是是是,我和澜哥一起吃小龙虾呢,您怎么知道的?”

“啊?目击?您还知道搜微博超话呢?”

赵云澜一听,连忙抬头,“谁啊?眉姐?”

小贝摇摇头,“哎,换他接电话啊?那您等下啊,他手上还忙着呢——”小贝抓着电话凑到赵云澜耳边,小声说了句,“是巍哥。”

这毕竟在别人面前,赵云澜不好发作,只能狠狠瞪了小贝一眼,“……喂?”

“……小龙虾好吃吗?”却没想到,对方开口却是问了这个。

“好吃。”赵云澜干笑两声,“怎么着,你也喜欢吃?”

小贝只觉得自己这姿势真难拿,站着身子举着手机,他低头,赵云澜打着电话还不忘记剥虾,眼瞅着那一盘子小龙虾越来越少了。

“我知道有一家不错的馆子,可以下次带你去吃。”对方在电话里避重就轻似的。

赵云澜忽然就满腔怒火,“有什么下次?哪还有什么下次?!”他声音陡然爆发,小贝一激动手机差点掉虾壳堆积的小山里。“你要我怎么办?!啊?!”

“别激动别激动……”小贝哆嗦着嘴唇,连忙说,他警觉的看了看周围,已经有人往这边看来了——妈的,他心中飞速划过若干明天可能上热搜的标题,诸如什么黑红流量明星手持小龙虾怒吼现男友,又或者宇宙之北太子爷雪夜暴怒暴食小龙虾之类的……

“……对不起,云澜,是我欠考虑,但是请你相信我,我没有任何要骗你的意思,我也没有任何利用你去得到宇宙之北的意思。”

“事到如今你才告诉我你让我怎么信你?!”赵云澜那暴脾气一旦被点了就好似个爆竹,铁盘子里最后一只虾也终于被他吸溜一下就吸进嘴里,手中的虾壳被拍在了桌子上,支离破碎——

小贝心中哀嚎了一声,他还没怎么吃呢!

“我买了明天最早航班的机票,你等我,我当面和你解释。”

赵云澜那一口气又被堵回嘴里,怒意到是减了,可是紧接着浮上来的就是满心的委屈,这他妈的什么破事儿啊……他嚼了嚼嘴里的龙虾肉,真是Q弹可口,麻辣味道恰到好处。

他吸了吸鼻子,用手臂擦了擦泛了红的眼圈,结果辣油就进了眼睛,那叫一个火辣辣的,他叫了一声,“啊!”

小贝手忙脚乱,连忙抽纸想要给赵云澜擦擦,却弄巧成拙,另外一只手上的辣油直接揉到他的眼睛里——

手机掉在桌子上,乱糟糟的对白传进了未挂断的通话之中。

无非是有人喊着水啊水啊,还有人喊赵云澜啊赵云澜啊,或许还有人喊客人您还好吧——一地鸡毛,鸡飞狗跳。

随后“赵云澜吃小龙虾辣到眼睛半夜上医院”的娱乐新闻成为了这个凌晨最劲爆的事儿。

于是跑娱乐线的记者们恨死姓赵的那对父子了。


 
评论(65)
热度(37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