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97

97.

 

赵云澜上大学时,老师曾经要求他们排过一部哑剧。

不能通过言语,只能通过表情、肢体语言来表达人物的心境。

那一次作业赵云澜完成得并不算好,平时他可以利用声音来完成很完整的作品,却在一部如何表达我爱你的哑剧之中犯了难。

老师笑说我们可以用语言,比如说中文的我爱你,英文的I love you来表达爱情,可是怎么用肢体语言,用你的表情和神态来表达爱情呢?

赵云澜和他的同学们想到哭泣,甚至用满目含情,拥抱,亲吻,甚至欲言又止、无能为力来表达那种人间最为普通的感情。

老师却无奈的摇摇头,她说我想你们全都不及格。

那件事似乎并没有给大学的青葱岁月带来多少震撼,反正大家从学校走出去,大多成了演员,在一部又一部或者深刻或者浅薄的电视剧或者电影里演绎着别人的爱情。

赵云澜亦是如此。

他谈过恋爱也有过女朋友,甚至同她们花前月下,拥抱、接吻、欢爱、在那些个私密的时刻许下最为甜美的承诺。

你能说那不是爱情么?也许并没有人能对此予以否定。

他像个贪玩的孩子,在那些爱情之中浅尝辄止,甚至还未曾体尝过心痛滋味便悄无声息的撤退了,转过身来,依然还是完好无损的那一个。

车外雪下得越发大了,旁边车道发生了车祸,四车追尾,车灯一闪一闪的。

有一丝冷风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明明车里开了暖风,然而赵云澜却觉得冷,握着方向盘的手没来由出了冷汗,雨刷器拼命的来回摇摆着——然而却掩盖不住电话彼端无声的静。

他没有办法抵抗这种比山还要沉重的惧意。

手机的屏幕暗了下来,他连忙点了下屏幕,于是沈巍的名字和下面显示的分秒再度恢复在屏幕上——告诉他对方没有挂机,他们依然还通着话。

说点什么啊,哥哥,说点什么吧。

赵云澜心想。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体验,他希望沈巍告诉他一切都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又明明知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那种左右为难的矛盾让他不知所措,是,也许比起恨、比起恼羞成怒,更加让人恐惧的却是未知——

真到了对峙的时刻,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点什么啊……沈巍,快说点什么吧。

车子缓缓向前挪着,甚至比走路的速度还慢。

赵云澜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上,一秒又一秒的过着。

那些个轻盈跳跃过的分秒好似变成了沉重的石头,在他心里越垒越高,越垒越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那边终于响起了沈巍的声音。

依然还是那副清清冷冷,如同冷泉破冰一般。

“我不会骗你,更不会害你。”电话彼端的人好似用尽力气一般吸了一口气,“云澜,你听我解释——”

赵云澜伸手按了挂机,他靠在方向盘上,任凭后面的车子开始按了喇叭,却一动不动。

 

真是恶俗的说法,好似三流言情剧里负心男主的独白。

赵云澜笑了,他心想自己也说过这样的台词的。

连他都忘了自己是在哪部剧里。

只是没想到演技高超一如沈巍,也终究逃不过讲着如此烂俗台词的那一天。

真可笑。

然而更可笑的是他自己,赵云澜心想,他口口声声说着他认了,什么都认了。

好似打肿脸充胖子的典型。

却依然还是产生了间隙,他试图坐视不管,那道间隙却越来越大,好似裂开的口子,能够吞噬天地万物。

沈巍的电话再度打来,赵云澜抬起脸,看见面前的道路空了好大一片,有车子试图变道,还有车子依然在后面按着喇叭。他吸了吸鼻子,松了刹车一点一点往前开着,电话声音此起彼伏,在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之后终于停止了。

他打了转向下了辅路,随后绕到一条无人的小路上,终于没有堵塞的交通让人烦躁了,于是赵云澜嘿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踩了油门,加速,再加速,在雪中飞驰了一阵却发现周围的灯都没了,这里是哪里他不知道,一切都黑黢黢的。

雪依然扑漱扑漱的下着,他呆呆的望着前方一片白茫茫的,满心茫然。


 
评论(25)
热度(31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