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103

103.

 

韩沉自从上了电视之后,莫名其妙开始有粉丝给他往警局里寄信,领导更是把韩沉当成了树新风立榜样的门面,这一进局子两侧墙壁上都是贴着韩沉和沈巍俩人身着制服握紧拳头,露出八颗牙齿的海报——上面几个大红字:警民一家亲。

警局里的人反应到是没那么强烈,自从韩沉大喇喇的公开了自己的性向之后,众女警们伤心之余也到是开始感慨起来怎么长得帅的靠谱男人都去搅基了,再看韩沉竟然开始八卦起来韩神是攻还是受的话题来了。

有人见过韩沉的绯闻对象,话说那位平日打扮得五颜六色的,说话又是软萌可爱,简直攻受分明啊——直到有一次一位女警加班回家的时候听见门口有人喊老婆这儿呢——再一抬头看见韩沉好似习以为常似的上了那人的车,于是乎,众人这才意识到,现如今连晋江都不敢那么写的事儿,竟然也就那么发生了,于是乎再看韩沉多少有点看姐妹的心情。

直到韩沉和沈巍一起拍广告,取景是在警局里,一听说沈巍要来警局拍广告,群众们都沸腾了——沈巍诶,那可是沈巍,年纪轻轻就斩获多少大小奖项的沈巍。眼瞅着文质彬彬的沈巍穿了一身警服出现在警局后面的小花园时,不仅女警们连同男警察们都举着手机开始拍了起来——

沈影帝面含笑容依然还是那股子慢条斯理的劲儿,大冬天的,不开拍的时候就过了件厚羽绒服,等到导演喊开拍之前再脱下来,没多久,冻得耳朵都红了。

有女警一边感叹一边说,“好想给沈巍捂捂耳朵啊——”

然后就被同事嘲讽了,“沈巍的耳朵也是你能捂的啊?”

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无论那是警察局子还是什么地方,自然就有人聊起来最近事关沈巍最为火热的一条八卦——是和另外一个男明星的名字挂上了钩。

“快别那么说,我可喜欢澜澜了。”

合辙好,局子里还有赵云澜的小云朵,一听有人编排起来沈巍和赵云澜的事儿,连忙坚持到不许把沈巍和赵云澜的名字联系到一块儿。

一旁沈巍的粉丝一听有点不乐意,仰着脸问,“好像我们沈老师多乐意和赵云澜的名字联系到一块儿了似的。”

有小云朵有沈巍粉丝自然就有那镇魂女孩,毕竟俩人是因为镇魂大电影之后才开始发酵的,一言不合还翻起白眼来了,又碍着同事情面不好意思明撕,只得你一言我一语装作一副理性讨论的模样暗中较量起来。

中途有那男同事装作一脸懂行的模样,“我也是真服了你们了,那明显就是炒作啊,都那么大人了,还当回事是怎么地?”

“到底谁不懂行,炒作归炒作,我听说有人为了利用这机会找狗仔拍照片,后来不是还上了微博热搜了吗?话说沈巍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格外爱惜自己的羽毛,没想到演了个镇魂大电影,还惹来一身骚呢。那赵云澜啊,之前就是个绯闻缠身的主儿,谁知道这次安了什么心思。”刑侦科的女同事抱着怀瞥了一眼对面的档案管理科的姑娘,阴阳怪气的说。

谁知档案管理的姑娘到也不是示弱的人,“看王姐这话说的,压根儿是把这事儿当真了来嗑的吧,我们云澜好歹也是宇宙之北的太子爷,要财有财要貌有貌,想要什么得不到啊?说白了沈巍也不过就是个演电影的,so what?现如今谁有流量谁称王,谁都知道演电影的都是曲高和寡,还说不定谁抱谁大腿谁拉谁炒作呢。我怎么听说星娱最近买通稿呢?我认识一两个业内人士,有那工作室爆出来星娱在拍镇魂之前就算计好了。”

“好家伙,没想到小刘你很懂啊,现在这随便个阿猫阿狗都能自称是圈内人士、业界人士,那上下嘴皮子一碰说出来的话还真有人当真啊?”王姐抱着怀,又说。

最终人事科的小李看不下去了,“我说你们俩能小点声吗,没看见都影响沈老师拍戏了吗?要看就看,不看赶紧离远点。”她抱着手机凑到一边,翻了个白眼发了个微博,“毒唯真可怕——”

沈巍压根儿没听见那人群中的暗潮汹涌,到是见到韩沉吃螺丝时温文有礼的笑了,韩沉有些愧疚的说我没拍过这个,您多多指教。

沈巍摆摆手,“没事。”

休息的时候,韩沉和沈巍寒暄了几句,他眨眨眼睛,“我看过您刚上那电影,您演的真好。”

然而事实情况是看到一半他就睡着了,客厅里就听见何开心压根儿一点都不开心的大口嚼薯片了。

沈巍抬眼看了韩沉一眼,随后笑说,“谢谢。”

“话说在那玩意儿面前讲话可真够累的,您看大冬天的,我都拍出来一身汗了。”韩沉尬笑着,也许是因为职业原因,他多少觉得沈巍有些意兴阑珊。

“嗯。”沈巍笑着点点头,那一副嘴角微抿的职业性假笑模样。

韩沉上下扫量了沈巍一遍,心里对这人预估出来了个大致性子,总而言之就是这人绝对不是个表面上那种温文有礼的人,撬开他的嘴,可还真是有点难呢。

于是他点了颗烟,问沈巍要不要,没想到对方一愣,便接了,凑过来头点燃了烟,狠狠吸了一口。

“沈老师不开心啊。”韩沉忽然问。

却见沈巍眼中迅速滑落些什么,嘴角扯了扯,“没有。”

他说。

于是韩沉心想,扯淡。

 

大晚上的韩沉正抱着何开心睡觉,就听见手机开始震了起来。

人处于那种半睡半醒之间脾气多少就有些不太好,一看来电显示,他一愣,心想怎么沈巍会在这么晚给他打电话?

这一闹腾怀里的人醒了,一头染成亚麻色的头发已经睡得乱七八糟翘起了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哑着嗓子问,“谁?”

韩沉用手在嘴边比了个“嘘”,随后开口,“喂,沈老师?”

“韩沉你好,我是沈巍。”

沈巍的声音从手机彼端传来,一丝迟疑,欲言又止。

“沈老师,您好。”韩沉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同样很讶异的何开心,对方已经眯起那一双猫一样的圆眼,满脸狐疑。

“大夜里头的,这还有人给你打起来电话了?”那话横着就出来了,说不清楚是起床气还是醋意。

韩沉再度用手在嘴边比了个“嘘”,“有事吗?”他担心是什么重要的事儿,于是示意何开心先别说话。

这一比划好似踩了那人的猫尾巴,恶狠狠白了韩沉一眼,抓起被子盖住头,重重“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对不起,韩警官,这么晚打扰您。我想请您帮一个忙——”

沈巍那边的声音包含了一丝慌乱,韩沉有些讶异,这和他前些天认识的沈巍可真不一样——对方一直那么风度翩翩,和风霁月。

“您说,什么事儿啊。”时间真的已经很晚了,也许是真的挺重要的事儿。韩沉顿时醒了,再一看身边那莫名其妙就着起床气吃飞醋的人,便伸了脚,在他屁股上一踹。

“我知道您是刑侦科的,我……有一个朋友失踪了,我想问问您有没有什么办法,不好意思我知道也许问您并不合适。”沈巍那一副竭尽所能让自己显得冷静的语气让韩沉意识到这事儿貌似还挺严重,可是床上那人即便屁股被踹了一脚,也没啥反应。

他伸手摸了摸何开心的头发,起身下了床,抓起睡袍裹住自己的身子,“没事,我可以帮您联系我同事,不过我能知道您那个失踪的朋友是什么情况吗?”

他怕吵到何开心,便推门出了卧室,结果没走多久一回头,就看见卧室的门开了一道小缝,那一头乱发的家伙正偷偷摸摸的从门缝往外看。

“这事说来话长……”沈巍那边欲言又止。

韩沉回头看了一眼门缝里的人,对方好似害怕被发现似的猛地一起身,躲在门板后面。

“那您就试着长话短说呗——”

韩沉心想,说完了他还得把那门板后面的家伙抓回去睡觉呢。


 
评论(46)
热度(35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