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104

104.

 

这一日阳光正好,接连几天雾霾之后终于大风过境,北京的天鲜少瓦蓝瓦蓝的。

赵云澜这一天终于洗了个澡,心想这天难得的好,便裹了厚重的羽绒服,戴上一副黑框眼镜便出了门,头发没抓,于是乱七八糟的在风里飘着。岳岳家在闹市区,出门就是个商业区,赵云澜寻思着逛逛街也行啊,门口小摊买了个煎饼,一张薄脆两个蛋,顶着寒冬的冷空气一边咬着一边冻得哆嗦。

这天怎么就那么冷呢?

临近春节的原因各处都张灯结彩的,赵云澜到也没往店里走,就在门口做着window shopping。到是后来煎饼越来越冷,他又没舍得扔,就那么举着个咬了一半的煎饼,一边溜达一边看,寻思着这衣服穿自己身上好看不好看。

这出来晃悠一礼拜了,怎么也得回去给公司个交待。连微博上都开始有粉丝频繁发微博at他,问澜澜你最近在干嘛呢,怎么也不冒泡啊?

登录了微信发现小贝和陈眉已然是疯魔了,发来几十条微信问你干嘛呢到底在哪儿呢,他爸也是,却唯独没有沈巍的。

赵云澜心里有点涩,心想这人到是真听话,他说解绑就解绑,说分开就分开,都不带挣扎一下的么?

他皱着鼻子想,那口口声声说着的什么情啊爱啊的,在利益面前还真是不值一提呢。

到是没什么星娱收购宇宙之北的近一步消息,反倒是朋友圈里有人接到了星娱新电影的邀约,在那晒剧本。

赵云澜伸了个懒腰,心想演员的工作也真是,除了拍戏拍戏再拍戏也好似并无其他,这还不如坐办公室的,他们干的那可都是体力活。甚至有些时候比那搬砖的工人还累,更何况,还伤神呢。

他心想自己离演员那个称谓好似还有点远,之前谈妥的剧本节后马上就进组,小贝其实是有点不高兴的,赵云澜挑来挑去挑了个文艺又晦涩的本子,导演也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自然,酬劳也并不算太过丰厚。小成本制作的电影,出场人物不过三五个——赵云澜看上的是戏里人物的荒谬人生,他们纵然一无所有磕磕绊绊却依然还在努力追求着那所谓的“好日子”。

逛着逛着他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大路上有一波人围在一起,好奇心作祟,凑近了一看原来是车祸现场,外卖骑手和行人撞上了,一时间谁也不让谁,就吵了起来。

他举着那冷掉的煎饼站在人群外围看着,外卖小哥的焦急与无奈,被撞行人的疼痛难忍与气愤,周围人众说纷纭的表情与指点江山,一个个小人物组建成了这一副场景,他小心翼翼观察起来,似乎就这样入了戏,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他忽然就想到自己曾经和沈巍说的,还是喜欢演戏,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眼睛有些湿,似乎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背叛自己,唯独演戏不会。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没一会儿警察就来了,赵云澜探着头继续看,还有路人拿了手机录着,没一会儿微博就有了短视频,那些个本地生活号接受了投稿,网友们纷纷评论。

却忽然有女孩子眼尖发现那视频里有个人,一边举着个煎饼一边往人群里看着,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赵云澜——

有那粉丝连忙把视频截取下来放大了看,果不其然,不是赵云澜是谁呢?!

大概是粉丝好久没见着活的赵云澜了,于是乎视频带着tag又开始了激情转发,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怎样,短短几分钟热搜上又多了几个话题,“围观群众赵云澜”、“赵云澜吃煎饼”等等等等,更有眼尖的发现这他妈的不是蓝港吗?!离家好近,于是赶紧着跑下楼来见赵云澜。

然而正主儿此刻还正站路边上看警察如何处理事故呢,却看见有辆车开过来了,一下车,走下来个大高个儿,裹着一件黑色大衣,走路生风。

赵云澜心想,嘿,来了个管事儿的吧这是,真年轻——诶,怎么看着那么眼熟?

他咬了一口已经冻僵的煎饼,用口水咂么咂么,润湿了硬掉的薄脆,眼瞅着那人就朝着自己走来了,什么情况?

直到那人走到自己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随后问,“您是赵云澜吧。”

赵云澜小心翼翼左右看了看,随后狐疑的点点头,这人看着很眼熟,谁?难道是他爸的保镖?

他心里一惊,转身拔腿就跑。

路人看到这边的动静,就看见个胡子拉渣不修边幅的男人,手里还举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是半个一看就冻得发蔫的煎饼——另外一个一身黑衣格外精壮,再一看脸,那不是天天在电视里喊着警民一心的韩沉韩警官吗!

感情好了,他们这是看到现场的警察抓小偷了?!

已经有路人跃跃欲试的要把那警民一心的广告语付诸于实践之中,也跟着韩沉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喊,“抓小偷啊!!”

韩沉还未来得及解释,就看见前面那人被友善伸出脚来的路人绊了个狗啃泥,手里那小半个煎饼飞出了塑料袋,啪叽一下落在了寒冷的冬季街头,塑料袋也飞了,被风一吹,吹进了车道中,被行驶而过的黑色奥迪压了过去——

有人一把按住赵云澜,“小偷!我抓住小偷了!!”

“小偷你大爷!放开我!”赵云澜使劲挣扎,脸上的黑框眼镜掉在了地上,在一片乱糟糟 的人群之中被踩碎了。

“澜澜啊!!!是澜澜啊!!!”那嘈杂的人声之中还夹杂着女孩子的尖叫声,一时间好似进了人声鼎沸的夜店,真是喊啥的都有。

韩沉心想他入行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么修罗场的画面,那沈巍口中的小明星此刻被三两大汉压在地上正嗷嗷乱叫,旁边还有激动的女孩子掏出手机一通猛拍,自然也就有那心疼的姑娘和那几个老爷们儿厮打着——

神仙,太神仙了。

韩沉连忙拨开众人,“不是不是,误会误会,各位这是个误会。”

然而却拨不开用力过猛的女孩子们,尖叫着“你们放开澜澜”、“澜澜我要给你生猴子”之类的——

韩沉头疼,心想生你奶奶个腿儿啊——便弯腰伸手一把把那小明星给捞了起来,低吼一声,“都给我让开!”

那震慑三分的表情让众人都吓了一跳,一个愣神,就让韩沉抓住了拯救赵云澜的机会,再低头一看,那灰头土脸的人哪里还有明星样,眼边泪汪汪的、嘴边上还挂着甜面酱,看起来落魄极了——

韩沉咋舌,心想不愧是能让沈巍念念不忘的人啊……还真是与众不同。


那天晚上沈巍说完“赵云澜”三个字后韩沉都惊了,半天没缓过劲儿来,只是讷讷问,“您再说一遍,您找谁?”

沈巍言简意赅,“赵云澜。”

“您说的是那个流量明星?和您一起演镇魂的?”韩沉又问。

“嗯,是。”沈巍则答。

“您找他干嘛?”韩沉多嘴。

却不想沈巍回答得格外长话短说,言简意赅——“他是我爱人。”


 
评论(70)
热度(43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