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106

106.

 

韩沉把无关人等都给扫出办公室之后,自己也走了出来,把门一关,挡住那一众好奇又八卦的眼神。

“看什么看,该下班回家了。”他往外赶着人,却不想自己压根儿不是人派出所的人,只不过之前办案的时候和派出所有过交集,混个脸熟罢了。

“不是,韩神,您怎么认识他们的啊?”有那小女警凑过来,一脸好奇又促狭的神色,“莫非赵云澜和沈巍是真的?我看前段时间微博刷得可厉害了。”

“人家是真是假和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韩沉一叉腰,好笑道。

“不是啊,沈巍和赵云澜我可以的呀,镇魂您看过没有,那电影可好看了。”小女警叽叽喳喳的,“里面还有吻戏呢,那段拍得特别好看,没想到这次嗑到真的了。”

“什么真的假的呀,真是。”韩沉笑着摇摇头,“人家就是同事关系,你们别多想了。”纵然沈巍对他挺坦诚的,但是韩沉明白,这话从当事人自己嘴里说出来并不代表他就能当个传话筒的,如果沈巍和赵云澜愿意公开,那又是另外一码事。

“据说沈巍以前拍完戏之后都会去潜水,为了更快的出戏,可是拍完镇魂就没有诶。”小女警们笑嘻嘻的八卦着,“你看过镇魂之后的那些花絮和见面会没有?沈巍看赵云澜的眼神都是那种的,特宠溺。”

“韩神啊,沈巍怎么会来啊?”有人还是忍不住,回头问了韩沉。

韩沉一本正经,“沈巍来怎么了,那不是他经纪人和赵云澜他经纪人也来了吗?”他摊手,心想沈巍办事还是有分寸的,到底也不能把这事儿大喇喇的曝光在公众面前,叫上双方经纪人,总也好解释一些。

“俩人要是没点啥的话,能私下还见面?”小女警一脸神色认真说。

“你错了,”韩沉摇头,“如果俩人真有点什么,就不会那么光明正大的让你们看到了。那帮艺人,一个比一个爱惜羽毛,你们说是吧?”眼瞅着小女警脸上失望神色越来越浓,韩沉心想,沈巍啊沈巍,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只是办公室里的气氛并不算好,然而最可怜也最头疼的人,莫过于站在四个人正中间的小贝了。

他急得满头是汗,心想怎么个意思,眉姐这是要手刃了沈老师还是怎么着?再一回头看向沈巍,挡在赵云澜面前,那场景、那架势,让小贝忽然就有些恍惚,怎么感觉好似看了诸如乡村里面发生的爱情故事一般,拐走村花的小青年,马上就要被双双浸猪笼前一半都是这种场景这种表情的——

只不过赵云澜显然不是那娇媚的村花,沈巍也不是那憨厚的小青年;陈眉不是那愤怒的老父亲,柳敏压根儿也无意劝阻,抱着怀站在陈眉身后不远处,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沈巍冲进来喊了赵云澜之后就旁若无人的想要抓着赵云澜回家,一旁陈眉自然不乐意,上前嚷你一时冲动差点害了云澜你不知道吗沈巍?!

柳敏看不下去,冷笑一声,“冲动?也不知道谁害谁呢。”

陈眉一回头,狠狠白了柳敏一眼,就再度将全服精力扑在沈巍身上,好似对方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专门拐走宇宙之北太子爷的。

沈巍抿着嘴回看陈眉,刚想开口说上两句,就见赵云澜一把推开他,冲着陈眉说,“眉姐,我跟你回去,我跟他已经解绑了。”

“云澜——”沈巍这终于开了口,上前一把抓着赵云澜的胳膊,“别说傻话。”

听说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陈眉见沈巍和赵云澜那拉拉扯扯的,眼睛都圆了,“你们、你们这成何体统?!”她指着那手,“放、放开,你们还不放开?!”

“你放开!”赵云澜冲着沈巍嚷。

沈巍身体力行表示,他不放,绝对不放。

“我那天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赵云澜哑着嗓子,再看向沈巍时眼睛里涩涩的。

“我不认。”沈巍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你就当我忘了。”

陈眉翻了个白眼,合辙好,俩人还跑到警察局子里来演琼瑶戏了?!当着她这么一个大经纪人的面?!可真他妈给她面子。

“别闹了,哥哥,别闹了。”赵云澜压根儿没想到有朝一日“别闹了”这三个字会落在沈巍头上,一向以来都是沈巍让他别闹了不是么?用那种略带宠溺又满是无奈的口吻、一次又一次的……

回想过去总是会让人无尽感慨不禁唏嘘。

“我没闹。”沈巍小声说,“云澜,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心里再明白不过,说其他的都是白搭。”再抬眼,眼睛里就有什么闪闪的,躲在眼镜后面。

一提这个赵云澜就有点受不住,那些个回忆排山倒海,翻卷着酸甜苦辣袭涌而来,只是浪拍到沙滩上,再退去,留下的却只是甘之如饴的回忆了——

他吸了吸鼻子,“哥哥……”

声音哑了,还有些抖。

小贝在一旁猛吸鼻涕,用手捂着嘴——这是一场多么感人的久别重逢。

“云澜……”

沈巍低低念着,抓着对方手腕的手,压根就不想再放开。

陈眉终于怒了,手攥成拳猛地一砸桌子,“你们还给我这演起爱情片来了?!啊?!!”

柳敏在一旁摇头,伸手掰过了陈眉的肩,对视上眼神,认认真真一字一句,“我说眉姐,你看他们俩你情我愿的,你何必要当那棒打鸳鸯的棒槌呢?观众又喜欢,他们也开心,皆大欢喜多好啊。”

陈眉却皱着眉头瞪向柳敏,“皆大欢喜个屁,等真的被爆出来我看你们能皆大欢喜个试试。”

“那就不爆,地下恋情也不是不行啊。现如今娱乐圈什么事儿没有啊,大家不也都是过得挺好的吗?!”柳敏摊手,“你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棒打鸳鸯罪孽深重好吗?”

陈眉一听柳敏这话就来了气,双手叉腰,“他们俩那叫婚吗?我看是昏头的昏吧。我跟你说,他赵云澜跟谁谈恋爱都可以,就是不能跟沈巍谈!”

柳敏见陈眉这幅模样也来了气,“陈眉,你老糊涂了你?!你自己不知道怎么谈恋爱能别影响他人吗?再说了,我们家沈巍怎么就不能跟赵云澜谈恋爱了?!俩人从内到外都很般配好吗?这都8012年了怎么还有你这种冥顽不灵的人啊,你从大清穿越来的吧你?!”

“你说我?!”陈眉指着柳敏嚷到,“你竟然敢说我?!谁给你的胆子啊柳敏,当年你还在我手底下的时候你敢这么对我说话吗?!现在你真是翅膀硬了啊,有沈巍在你背后撑腰你都敢跟我这吆五喝六的了?!”

柳敏伸手一把把陈眉的手拍了下去,“没人在我背后撑腰我也敢说你,那俩人不过就是想谈个恋爱,至于吗你?再说了,你不就是想捧红赵云澜吗,他也是啊,他知道,都是为了赵云澜好你有什么可容不下的?!”

“他哪捧赵云澜了?!”陈眉厉声道,“你们星娱变着法的炒CP,爆热点,你以为我傻啊?柳敏我告诉你,你玩的那都是当年姐姐我玩剩下的东西,好意思说是为了云澜?!不就是为了你们星娱吗?”

“我拜托你,我们沈巍好歹是三金影帝好吗,他用得着炒?!”柳敏猛地指向一旁的沈巍,“他自己自降身价死乞白赖的非要接镇魂这电影,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给你们赵云澜抬轿吗?!那么多好本子大制作找他他都给拒了,屈尊跑来镇魂拍双男主的戏,你以为真的是因为小鬼王那个角色吸引人?还是说题材新颖挑战自我?陈眉你甭昧着良心瞎逼逼——赵云澜!你自己还不懂吗?!”柳敏话题一转,嚷到赵云澜的名字,一旁的赵云澜一个激灵,“那个……那个……”

这方才还是他和沈巍俩人拉拉扯扯,这没想到战场主力已然换成了陈眉和柳敏,他和沈巍俩人压根儿插不进嘴,只觉得脸上烫烫的,这俩人是真的不管不顾了么?开始各种爆料了么?

“那个什么那个?”柳敏一拍桌子,在场众人又是心中一震,“我就没见过圈里哪个人笨得跟他似的,谈个恋爱还跟小学鸡似的!好歹也是星娱的老板啊,直接扔资源不就好了吗,用得着费劲八荒的亲自给你去抬轿吗?!”她怒目圆睁,看向一旁好似犯错罚站似的赵云澜,又一扫向旁边也乖乖站好的沈巍,见他正欲解释什么,“公司那么多人要养活呢,刚收完一家公司这又想着要收宇宙之北,公司还有那么多钱吗?!整合有那么好做吗?!谈个恋爱就好好谈恋爱,一口吃个胖子也不怕撑死!”

小贝在一旁都惊了,心中默默想原来这里柳姐才是最牛逼的那个,生起气来连自己老板都喷啊——等下,等等,什么,沈巍是星娱的老板?!他睁大眼睛,默默吃了这个快要撑死他的瓜。

“什么?星娱收购宇宙之北是你的主意?”陈眉也抓住了柳敏的话柄,皱眉看向沈巍,“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谈恋爱?!一边谈着恋爱一边还觊觎人家的产业?!”

“那是因为你们宇宙之北不争气!”柳敏回头冲着陈眉说,“好歹也是个几十年的老牌公司了,就知道天天搞那些个花里胡哨的,有电影资源吗?有影视资源吗?天天跟时尚圈混,你们搞搞Idol也就算了,推演员挂的你们有那资源吗?!赵云澜天天嚷着要当演员,你们给不了,还不能允许别人给了?!”

“那也不能收购宇宙之北啊!”不就是比谁嗓门大吗,陈眉插着腰看向柳敏。“那和玩弄感情有什么区别?!”

“挖你们宇宙之北太子爷跳槽到地星娱乐,他去吗?!挖你你都不去,他能去吗?!”柳敏指着赵云澜,冲陈眉吼,“真他妈的是操碎了心,你嚷嚷个什么劲儿?!”

赵云澜有些汗涔涔的看了沈巍一眼,“你、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沈巍推了推眼镜,“开不了口……”他眨着眼睛低了头。

“敏姐说的是真的?”赵云澜小声问。

沈巍尴尬的顿了顿,随后又点了点头,连对视上赵云澜的眼睛都没勇气了似的。

陈眉被柳敏呛声到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口干舌燥,柳敏也穿着粗气,不知道是谁递上来一杯水,她仰头一饮而尽。

“这事儿我跟你说陈眉,你管不了,谁都管不了。”柳敏抚着胸口,企图平静的说,却因方才太过激动,胸前一起一伏的。“他们俩谈恋爱只是他们俩的事儿,跟你我,跟宇宙之北和地星娱乐,跟粉丝跟路人,压根儿丁点儿关系都没有。”

小贝又谄媚的倒了一杯水,递给柳敏,那一席话说的,真爱听。但是他也不能忘了陈眉啊,就也端了一杯给陈眉。

“他们俩要好那是他们俩的事儿,他们俩就算有朝一日分手了,那也是他们俩的事儿。”柳敏指着赵云澜和沈巍,“别扯什么乱七八糟的阴谋论,这年头不是什么都和阴谋扯上关系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谁先真正开始的?”陈眉喝了口水,哑着嗓子问。

“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柳敏纳闷。

陈眉干脆一把扒拉过柳敏,直接走到沈巍面前,“我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赵云澜以为陈眉要对沈巍不利,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挡在沈巍面前,“是我先开始的,刚进组没多久我、我就先亲了他——”

却一把被沈巍拉开,好似珍宝一般藏在身后,“好多年前就开始了,那会儿他还在意大利上大学。我参加的一日游旅行团他是地陪,那事儿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他认认真真,一字一句,说着让在场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事儿,“若不是因为他,也许我那会儿就因为绯闻起不来了。”他苦笑到,“眉姐,那事儿多半还是拜你所赐,不过事情过了那么久,也许你都忘了。我对云澜没什么别的歪心思,这点你放心。他当年成就过我,我不过是想竭尽所能成就他而已。”



 
评论(88)
热度(55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