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108

108.

 

时间过得不紧不慢的,春节刚过赵云澜就进了组,沈巍罕见的接了几个娱乐营销号的采访,采访过程中各种有趣反应,好似换了个人似的。做采访的年轻姑娘们出来之后捂着胸口跟别人说,“怎么办,我好像爱上沈老师了,沈老师怎么能那么可爱,我的天啊之前那个高冷的沈老师呢……??”

结果成片一放出去沈巍的粉丝们都尖叫了,说怎么我们巍巍那么可爱,我们巍巍都三字开头的人了,怎么还能那么奶。尤其是记者问到一些不好回答的问题时,沈巍微微低头仰着眼睛,用一种上目线笑眯眯盯着镜头时,屏幕前的粉丝们已然快被击爆了。

他好似掌握了那种狡猾的本领,一遇见不乐意答的问题就企图萌混过关,最后连粉丝都忍不了了,把“沈巍萌混过关”这个tag刷上了热搜。连称谓都从沈老师变成了巍巍,也不知道这春节是发生了什么了——

“我总觉得沈老师好像更鲜活了。”

岳岳一边给人夹着头发一边说,坐在化妆镜前的小女星也是外卖群里的一员,捧着手机给岳岳看,“我的天啊,你快看巍巍怎么能那么可爱。”

岳岳低头看了一眼,“真是。”心里却想,也不知道他跟赵云澜俩人之间发生啥了,赵云澜在他家的小卧室里窝了几天之后有一天晚上忽然说自己要回家了,就再也没回来过——

再然后,就到了春节,除夕的时候赵云澜给他发了个大红包,位数可观,吓了岳岳一跳,连忙电话回去说赵云澜你有病啊?却听见背景里传来不同男人的笑声,声音嘈杂得很,赵云澜大声说,“哥哥非要给你,你就收着呗。”

“岳岳,你之前见过沈老师哦。”小明星抬眼问着。

“嗯,见过。”岳岳点头。

小明星感慨,“我要是有机会和沈老师共演那就太好了。”

岳岳却笑而不语,心想共演又能怎么样,对方早就有主了,谁都别惦记了。

 

从警察局出来之后的那个周末,赵云澜开诚布公跟他爸谈了谈。沈巍执意要跟他一起去,却被赵云澜在电话里一口回绝,“我来搞定,你也信我一回。”

于是那一下午的时间就好似如坐针毡,沈巍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紧张过,比试镜比见制作人还要紧张,他抓着手机在客厅来回踱步,最后受不了就去厨房把中午刚刷好的餐具又擦了一遍。

却不想种种举动让他那种紧张感丝毫没有什么缓解,只得拧了块抹布,干脆跪在地上开始擦起地来。

赵云澜开门进屋的时候都惊了,沈巍也惊了,没想到对方直接来他家,一回头差点没把腰扭着,就保持着那半跪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块抹布的姿势,“你、你怎么来了?”

天色还未晚,不怕被拍到么?

就算陈眉已经默许了,但是她说的那句话也没错,若是真爆出来了,哪里能有皆大欢喜的局面——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赵云澜伸手把沈巍拉起来,“你之前说过的要同居,怎么现在就耍赖呢?”他把车钥匙往边桌上一扔,随后就蹦跶到沙发上。

沈巍有些心疼的看着刚擦好的地板上又留下赵云澜的脏鞋印子,喉咙有些哽,“那你……你和他……”

赵云澜一脸嘚瑟劲儿,晃着膝盖双臂舒展挂在沙发背儿上,“小爷出马,一个顶俩——还有我赵云澜搞不定的事儿吗?”却唯独苍白脸上有些红的手印子展示了方才的谈论有多激烈。

沈巍理了理手里的抹布,没说话就进了厨房。

“好渴啊,哥哥我想喝水。”

客厅里传来赵云澜的声音,可是却迟迟没有沈巍的回应,赵云澜连忙走到厨房门口,这才看见沈巍撑着水槽台子,背着身,肩膀有些颤抖。

他忽然就笑了,心想最近哥哥这是怎么了,是因为将心底那些个委屈与思念全盘托出所以忽然就没了那口支持他抗到现在的仙气儿了么?他磨磨蹭蹭的凑了过去,从背后抱住沈巍,他用脸蹭着沈巍的肩膀,下巴架在沈巍的肩上,“哥哥,我们在一起还需要别人的谅解么?”

“我不想你为难。”沈巍的声音有些抖,却还好,未失分寸。

“为难个屁,这人得换个角度看世界,我跟他说您看我给你带回来那么一个好的投资方,又有钱又有资源,何乐而不为呢。”赵云澜说话时嘴唇会碰到沈巍的耳朵,于是那一抹久违的桃花粉染上了耳尖,而后花开十里,绵延不绝。

赵云澜见沈巍不说话,就清清淡淡的说,“反正睡也睡了,爱也爱了,我也不可能跟你分开了,我劝他现实点儿吧,别老想着棒打鸳鸯。真当自己是生活剧里的恶婆婆呢,给个分手费就完事儿了?”

他吧唧亲了沈巍的耳尖一口,心满意足看着沈巍那红艳艳的模样,忽然就有点色欲熏心了。“再说了,这给我多少分手费我都不跟哥哥分开——不过要是给30个亿我到考虑考虑。”

沈巍噗嗤一声乐了,“我就值30亿?”他微微回过头,浓密的睫毛上好似挂了什么似的。

赵云澜摇摇头,“逗你玩呢,30个亿?300个亿我都不分。”

他舔了舔舌头,轻轻啄了啄对方的眼睛,“我发现啊,自从哥哥你坦白从宽之后,就特别爱激动。”他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个小月牙,“挺好,我喜欢,我终于以一己之力把我的神仙哥哥从天上给拽下来了,真好。”

他探头,主动探头去啄沈巍的嘴,那些个曾经扑面而来的夜晚又再度如影随形,不知道谁的手碰到了水龙头,于是水管子里的水开始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赵云澜强势的将舌抵进沈巍的嘴,与之纠缠,沈巍的甜美,和因为那个吻而窒息得从鼻腔中哼鸣出来的奶声奶气让赵云澜忽然就有点不太好了。

大概是那种错觉让他有些蠢蠢欲动——

“哥哥……不如这次换我来……”

伸手就去探向沈巍的裤子,手指尖刚碰到小腹下的毛发就被人一把抓了出来按在料理台上,关了水龙头,方才还因为情绪些许失控而泪盈于睫的男人叹了口气,“云澜,那事儿真不行……”

“别啊……我心疼你呢,当攻多累啊……哪有躺着的舒服。”赵云澜讪笑道,却伸手勾了沈巍的脖子。

随后凑过来的嘴张口就咬了赵云澜的下巴,而后舌尖一路向下,在他喉结处绕了个弯儿。

沈巍莞尔。

“没事儿,我累习惯了。”

----------------

周末完结。

谢谢各位捧场。

 
评论(82)
热度(47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