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沈巍x赵云澜|娱乐圈AU]Dirt 110·完

110.

 

赵云澜悄无声息的拍了一部小成本电影,结果上映之后好评如潮。

最为经典的镜头是他靠坐在沙发上怀念自己的恋人,他把头发剪得很短,胡子刮得只留出胡青,在得知误解终于不能被解开后自己默默点了一颗烟,一边翻着手机的屏幕曾经他与恋人的对白一边默默的吸烟——那是一个长镜,从点烟开始到他回坐在沙发上,然后笑着、笑着笑着就流泪了,却依然努力压抑着嘴角笑着,眼神支离破碎得仿佛洒落亿万星辰。

他拨着空无一人的电话号码,一遍一遍用眼神的破碎与期待表现出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我们重新来过的意味,可是电话彼端已经是空号了,于是一切便成为了人生中最无法原谅的遗憾。

终究还是意难平。

有影评人表示这一段表演已经可以堪称神级了,当然也就有人嘲讽说宇宙之北最擅长的不就是买通稿么,一个流量明星又有什么演技可言。

只是赵云澜在参加某影展接受采访时洒洒落落的说我记得之前上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排过一段哑剧。但是那会儿我表现的不好,或者说大家都太年轻了,都表现得差强人意。

——“所以老师那会儿说我们所有人都不及格。”

“那么您现在觉得自己这段表演及格了吗?”主持人问。

赵云澜摇头,“我不知道呀,后来其实我也有想过,表演其实是一个很主观的事情,有时候想太多也许反而不太好。”他笑眯眯的,举着一堆话筒站在射灯下,笑容矜持而有礼的看待所有人对他的褒贬。

又有女主持人问很多人看好您或许会因这部影片而获奖。

他便大声的笑,笑到眼角都起了褶子,“获奖不获奖的,我没想那么多。”

紧接着男主持人问,“相较于您以前的作品,这部明显感到您在演技方面的成长,请问您有什么心得吗?”

赵云澜摇头,“没什么太多想法,我觉得人都需要成长的过程吧,或者说是经历。”

“那么您的意思是说,您有过类似经历咯?”女主持人依依不饶。

赵云澜眨着眼睛看她,“你猜呢?”那一记眼神性感而轻佻,让提问的人忽然就脸红了起来。

小贝捂了脸,心想方才教他的他怎么又忘了,又开始自我发挥了,最近也不知道赵云澜怎么了,大概是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为成熟男性的那种性感特质开始日益成熟,褪去了青年的青涩,也开始游刃有余的谋杀起诸多少女的心来了。

然而更重要的……

小贝翻了个白眼,他心想赵云澜你难道不知道随便放电的后果么?

更何况——

不远处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声,小贝心想,得,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赵云澜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了红毯的采访区,没过多久就来了这次影展的压轴。

沈巍抿着嘴向众多记者挥手,主持人连忙上前进行采访,一通恭喜,和方才赵云澜不同,大家更关心并未带任何作品来参加影展的沈巍,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来到会场的。

沈巍笑说也许大家都知道了,从今年年初开始,地星娱乐同宇宙之北达成了战略性合作关系,我们星娱能够和宇宙之北这样的公司共同合作培养更多的优秀的演员,能够为市场提供更多优秀的作品——这是我们星娱的荣幸。

男女主持人连忙恭维起沈巍,自从爆出来星娱和宇宙之北联谊这事儿之后,大家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沈巍其实是星娱实际控制人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选择宇宙之北,官方解释这是强强联合,而小道消息那可就多了去了——

会场里陈眉拉着披肩,没好气的跟旁边的柳敏说,“我就说了不来不来,非让我来有什么意思——这种小奖有什么可看的?”

柳敏没好气的白了陈眉一眼,“再怎么个小奖好歹贵司赵云澜也是被提名了的,我说陈眉你都这么大年纪了稍微直白点儿能死啊?”

她一低头,就看见陈眉握着座椅扶手的手在抖,噗嗤一声就笑了,“莫非你是紧张的?你担心你们赵云澜获不了奖?”

陈眉转头,盯着柳敏,一本正经,“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那么讨厌你么?”

柳敏摊手,一脸无辜样,“为什么?”

“你这张嘴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陈眉恨恨的说。

柳敏笑得花枝招展的靠倒在对方肩上,红唇微启,“因为我总说实话呗。”

 

卫生间里沈巍碰见了正在吸手的赵云澜,有旁人在场,于是两人匆匆打了声招呼,开始格外客套的寒暄。

“沈老师,好久不见。”赵云澜伸手去握沈巍的,便看见对方抿着嘴角那一副矜持模样,“好久不见,云澜。”

赵云澜没大没小拍了拍沈巍的肩膀,却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是好,只得尴尬的笑着——

有那路人格外八卦的看到两人的营业笑容,偷偷摸摸拍了照不说,还发微信,“看来沈巍和赵云澜俩人好像没那么熟啊?”

又寒暄两句,赵云澜便出了门,沈巍慢条斯理的在镜前理了理衬衫和领结,旁边的路人怯生生上前问沈老师能不能签个名啊,沈巍点头,拿过笔签好字递回给对方,转身出了卫生间。

距离开场还有十分钟,于是乎像他这种有单独休息室的艺人便早早钻进去开始换装。沈巍今天不用上台,也早就和造型师说好换一件外套即可。

可是开门的时候就看见已经有人在位子上等他了,脱掉了方才红毯的衣服,却换了一身又chic又骚情的暗纹礼服。

一缕俏皮的额发垂在额头上,嘴唇上涂了浆果色的唇釉。

沈巍皱眉,“怎么还涂唇釉了?”

赵云澜气急败坏的说,“还不是岳岳,他说上台不涂唇釉的话显得嘴白。”

“你到是很有信心啊。”沈巍踱步过去,低头用拇指抹了抹赵云澜的嘴,却发现那唇釉持妆效果真好,压根儿没抹掉任何,反而晕开效果更为浓艳,赵云澜的嘴唇本来就丰润,此刻更仿佛时刻在向人索吻一般。

赵云澜一般尬笑一般仰头看沈巍,“有吗?我想想还不行?我也想拿个奖,好和哥哥显摆一下,这样就能光明正大的要哥哥奖励我。”

“不拿奖也可以奖励的……”沈巍摘了眼镜,放在化妆台上,那一张浆果一般诱人的嘴唇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真是让人恼火。

于是便低头去吃掉他,用牙齿去嗫咬,用舌去抵入,用嘴唇去碾压,直到那人的唇边都挂落因为纠缠而流出的唾液,晶莹剔透。

赵云澜轻轻用鼻子哼鸣着,“唔……快开始了……”

沈巍喘息着分开对方,却发现让人更为恼火的是,那一双唇因为那吻而更加浓郁,唇畔上亮晶晶的,让人想一口吞掉。

他见那人站起身来在镜子前面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冲他眨了眨眼睛,“我在前面等你啊。”随后又抛了个飞吻,打开门,四处看了看,飞快的跑走了。

沈巍便笑,笑到不可抑制的想,这人怎么到现在还是那么皮,皮到无可救药。

有人敲门催促他到前面去了,他便捡起方才落在梳妆台上的眼镜,戴好。

他心想自己方才还是说了谎,在主持人们问他是以什么样的角色而来时——

其实很简单,他是为了赵云澜而来。

 

他一直都是为了赵云澜而来。

他坐在台下看见台上那个男青年激动到失语,举着奖杯一直用手忽闪着满溢而出的泪时,认认真真的想。

也许曾经用错了方法,又或者是太过一厢情愿而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对方。他承认自己曾经那样自以为是,曾经自认为那样是对方好,却又不自量力。

好在台上那人却如同一棵茁壮的小树,坚韧而又固执的握住他的手,他说沈巍我们不分开。

众人鼓起了掌,在那个人终于平复了情绪,眨了眨眼睛,抬起话筒时。

他说我好希望得到这个奖的。

有人就笑了,心想这人真不谦逊。

可是陈眉却坐在台下一边鼓掌一边眼含热泪,柳敏叹了口气,从包里掏出手绢递过去,“小心眼妆花了呀。”

陈眉嗔怪的看了柳敏一眼,说不上是笑还是什么,却总有共襄盛举的意味。

“能够当一个演员太好了。”台上那人前言不搭后语似的,举着奖杯胡乱扫视着台下黑黢黢的观众群。“我考上中戏的时候,爸妈问过我以后想做什么,我说想出道,想演戏,我想当大明星的,我要当影帝——我妈跟我说,‘去做你喜欢的事,云澜,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我想说我真的很爱演戏,也一直记得我妈跟我说的那句话……”他说着说着就又开始激动了,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又吸了吸鼻子。

“去做我喜欢的事儿,去爱我爱的人——谢谢!!”

赵云澜下台的时候大概是太过激动了,脚下一个趔趄,连忙用手撑了下地面,一脸龇牙咧嘴。怀里的奖杯好在是没掉在地上——沈巍扶额心想,否则又要上热搜了……

可是那人直愣愣的就来到了他们那一排男演员的座位前,有人起身与赵云澜拥抱了,然后拍着他的肩膀恭喜他。

他一个一个接受着来自同行们的恭喜,沈巍便站在最后看着,静静看着他一个一个的、最终来到他的面前。

他同他不同台,自镇魂之后便一直恪守着这样的规矩。

却终于在这一晚,赵云澜手里握着那枚奖杯,又是那种不知道是哭是笑的表情,眼神闪烁的盯着他。

“沈巍。”

他叫他,声音几近颤抖。

沈巍便笑了,仿佛自己已经静待千年时光,只为这一个光明正大的拥抱——


“云澜,来。”

 

·全文完·



2018/9/6 - 2018/11/30,27.2万字。

讲真其实年纪大了不像小时候那么爱写太过悲情的东西,所以巍澜两个人永远甜甜的下去就好了。

我总希望自己能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烦心事熬成一锅热粥,喝完能让人心里暖暖的。

可惜的是被HX了无数的车。

感谢各位一直支持的日日夜夜。(主要是夜夜)

爱那两位。

无以为报,我继续给你们多转几个圈吧。


 
评论(179)
热度(94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