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1

1.

 

一到周末大学门口就排满了车。

章远背着书包出了宿舍楼,却并未跟随周末回家的大波学生流一样往校门的方向走,而是逆流而上走向北边小门。

眼瞅着快到小门了,他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号码,“喂?”

“喂?你小子到哪儿啦?”电话彼端传来男人的声音,若是经常看电视的话,一定会发现那声音好似热播广告中的男声。

“北门,马上就出去了,你把车停哪儿了?”章远小声问,声音之中还含着些许复杂的情绪,好似抗拒、又有百般无奈。

“就路口呢,赶紧着!”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

章远握着手机深深叹了口气,周末回家绝非他本意,事实上他要回的也并非是自己爹妈家——双腿好似灌了铅,一点一点往门口蹭,丝毫不顾方才电话中人催促的情面。

“赵云澜啊——!”

有人忽然叫到。

章远吓了一跳,连忙四下看去,却看见两个女学生指着校门对面商场上的广告招牌,“是澜澜的新广告代言!”

广告牌中的男人正举着一杯咖啡,双眼微闭,一脸回味的模样。

一行广告词在男人身边写着,“岁月赐予你我时日不多,珍重与你共饮的每一刻”。

女孩子们议论着那则广告在电视中播放时的赵云澜有多深情,“澜澜不要说话的,澜澜一说话我都要融化了。”

章远翻了个白眼,随后他便看见停在辅路边上的红色SUV了。

真是要多骚包有多骚包的车,章远抗议过很多次了,不要开这么显眼的车来,千万不要开这么显眼的车来。

可是显然那个人并未往心里去,反而变本加厉。

趁对方还没发现自己的时候他一路小跑开了门,动作迅猛的完成了开门-上车-关门的动作。坐在司机位置的男人都惊了,“我去,小远你可以啊,我都没看清楚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章远有些做贼心虚的低着头,生怕有出校门的同学看见他同那个人在一起。

“赶紧走吧,再晚路上就堵车了。”

他低着头扣好安全带,小声说。

“成嘞,你晚上想吃点啥,我带你去开开荤——据说你们大学的食堂在全国大学难吃食堂排行榜上能排top 3的,哎哟我瞧瞧,我们小远这都瘦了。”

说罢,那人还伸手在章远下巴上摸了一把——

章远连忙往旁边躲去,一不小心,就对视上路边一个推着自行车的男孩子——正是林风。

他一愣,对方也一愣,显然方才的举动被对方看见了,也因此林风的眼中充满了惊讶与不解,戴耳机的手尴尬的停在半空中,章远心想,完蛋了,他是不是误会了?

“你个小兔崽子竟然躲我!”还未等章远回过味来,就听见司机大声责怪道。

章远皱眉,“好好开车行不行?”终于忍无可忍,回了一句狠的。

却不想对方嬉皮笑脸的摸了他的头发一把,“得嘞,大外甥,快说你想吃啥?”

“吃吃吃,你怎么就知道吃,之前经纪人不是让你减肥吗?你不是马上要进组了吗?!”章远捧着脸,满面愁容,他可不想重蹈覆辙,好似高中时期那般狼狈不堪,然而始作俑者似乎一点儿自觉都没有,依然大大咧咧自告奋勇接他每周上下学。

“有你这么跟舅舅说话的么?”对方回头看了他一眼,“还是说你这孩子叛逆期来得晚?十九岁才开始懂得反抗家长了?”

章远不再说话,反正他和那人battle嘴皮子从来没赢过,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对那人趋之若鹜,喜欢到癫狂。就好比他高中时喜欢的女孩子,曾经那么如胶似漆,曾经那么好,在高三开家长会看见他舅舅之后也动了歪心思。

后来分手的时候女孩子哭着说章远我们为什么不能再见面了……

章远心想因为我可不想给自己找个小舅妈。

那段经历简直就是人生之耻……

章远想。

“哎,你们大学是不是有个教授,教历史的?”

章远没好气的回答,“我们学校教历史的教授多了,你说哪个。”

“叫沈什么的,据说长得还不错,挺年轻的。”

“沈巍?”不提还好,一提更气,这刚结束的大课上沈教授那叫让他下不来台,让几十个学生哄堂大笑的经历他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对对对,沈巍,就这个名字。”司机点点头。

“怎么?”

“我要上的那个节目,请他来当历史顾问。”司机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墨镜,“那位怎么样啊?你也知道,我从小不擅长和学究打交道,我最怕知识分子了。”

章远冷笑两声,“那我估计你可能得失望了,那人不巧是你最怕的那种类型。”

果不其然传来司机的抱怨声,“我就说肥仔绝对是在搞我,怎么就给我接了那么个真人秀呢?还为传统文化发声?我一个历史文盲发你奶奶个腿儿啊。”

章远心想没想到赵云澜你也有今天。


 
评论(31)
热度(23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