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2

2.

 

赵云澜童星出身,小学时就开始和摄影棚里的大人们打交道。因为在某部古装电影中演了当今一位影帝的儿子而被众人所熟知,十岁时圆头圆脑的赵云澜便懂得套着发箍抿着嘴,一步一叩首念着“儿臣不孝”、“儿臣有罪”,那抱着该影帝小腿小声呜咽着求他“求父皇看在儿臣的面子上,放那罪妇一条生路”的画面,据说因为太过有感染力而看哭众多在场女观众,一时间“国民儿子”这称号当之无愧的加诸于赵云澜头上。

直到他长大、变声,从孩童的模样逐渐长大,初中时因为变声消声灭迹了一阵子,却又在高中快毕业时拍了一部以凌力小说《少年天子》改编的电影,再度让人们记起来赵云澜这位曾经号称国民儿子的男演员,没想到只有十八岁的赵云澜把顺治刻画得非常饱满,以至于他以19岁的年纪便获得了金马奖提名,纵然没有获奖,到也是从此与演技派这三个字脱不了干系了。

所幸的是他爹妈保护得好,没染上什么乱七八糟的毛病,唯一不太好的就是因为拍戏课业落下不少,纵然爹妈给他请了家庭教师随身教导,但和比他小上八岁的外甥章远比起来,可谓是云泥之差了——

估计再也没有比中国更热爱以学习成绩论高下的国家了。

即便儿子是宇宙巨星那也架不住家里孩子能考双百的。

章远她妈是赵云澜表姐,和赵云澜年纪差得大,反而和赵云澜他妈年纪相仿,也就差那么个四五岁。用赵云澜他爸的话说就是这恩怨都是上一代就结下来的,又都是学习成绩骄傲的女性,赵云澜这从小学习差的事儿让他妈格外没面子,只能用辈分来勉强获得点心理安慰。

可是章远不一样,章远那是家里的骄傲,小学考个99.5分都能拿着卷子哭一路回家的那种孩子。以至于一路顺风顺水,重点小学、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唯独在高考时发挥失常没考上清华北大,到也让一路紧绷的章远好似松懈了的皮筋儿,再也绷不上劲儿了。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早恋,又或者说,是因为早恋之后失恋打击太大,更何况那失恋的原因还是他女友迷恋上他那位毫不知情的小舅舅,他心里苦涩,就分了手。

他爸妈让他复读,还考清华北大,可是章远不乐意,拿着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二话不说就到L大报了道,气得好强的他妈要跟他断绝关系,章远到也是个硬骨气的,心想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却不想一周之后收到赵云澜的微信,说从今以后,大外甥你每周回家的食宿小舅舅我包了。

正当章远因为学校食堂的饭难吃到欲哭无泪时忽然听见这么个消息,二话不说那周周末就去了赵云澜家。

他正想感激两句他小舅舅,看赵云澜开车进了那巨高大上的小区,然后电梯一路上行直接停到28层。

开了电梯门,楼道整洁而闪闪发亮的,章远心想这真是个豪华社区啊,两架电梯,关键是一层只有两户!另外一户据说是刚装修好,没人住。

赵云澜按密码开了锁,随后潇洒转身,“来,进来吧。”

那帅气的身型,别说确实还让人有点心动的意味在其中。

章远垂头丧气的想,也难怪前女友会喜欢他,赵云澜从外表来看真的是个帅气到不行的男人。

然而进屋之后他就有点后悔了,他警觉的抬起头,看向赵云澜,一抹不祥的预感升起心头,“舅舅,你……家里还挺干净的啊?”

压根儿没往心里去的男人哈哈尬笑两声,“男人嘛,凑活住、凑合住,我就不信你们男生宿舍能比我家好?”他把沙发上那堆着的一坨衣服往旁边推了推,“来,小远,坐。”

价格不菲的实木茶几上还留着一桶吃剩下的泡面,那味道真是让人窒息。

章远吞了口口水,“你都不收拾屋子的?”

赵云澜一副听见什么天大笑话的模样,“收拾屋子?我这么忙谁给我收拾?”

话音刚落,赵云澜忽然好像想到什么好主意了似的,眯着眼睛摇头晃脑走到章远身边,“话说小远,我听表姐说,你是被她赶出门的?”

赵云澜靠了过来,一把揽住章远的肩膀,那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章远心想,与其说是男性荷尔蒙,这尼玛不如说是几天没洗澡好吧?满身都是烟味!

“不如这样,你看我好歹也是个国民男艺人,不方便请阿姨什么的,不如我每周给你两千块钱,你替我收拾收拾屋子?”

章远就差跪在地上抱着赵云澜的大腿喊爸爸。

 

他太需要钱了。

本想以一己之力靠打工把大学生活熬过去,可是大学课业压根儿没比以前轻松多少,赵云澜提出的建议实在诱人。不过就是打扫个卫生么又能怎样?于是章远拍拍胸脯答应了下来。

然而等真的开始收拾起屋子来才发现这真是个苦差事,首先这房子足够大,大到让人想哭;其次赵云澜的衣服太多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没办法我又不喜欢借衣服穿,参加个活动最后掏钱买,买多了就都留下来了——他热情满满跟章远说舅舅的衣服随便穿,章远翻到几件还没剪标签的T恤结果一看那五位数的价格吓到赶紧塞了回去。

结局就是第一周简单做了个大扫除,回到学校后他上微积分时睡了多半节课,好在是数学底子不错无师自通,腰酸腿疼到同宿舍的同学感慨,章远你小子周末干嘛去了?是不是和女朋友打炮了?

章远腼腆,不好意思说是给人当家政夫当的,只能尴尬的笑笑说你怎么知道。

反而还成了同寝室兄弟们口中的英雄——毕竟IT狗找不着女朋友是常态,却不想章远年纪轻轻就脱了单,而且还不是个处。

只不过这种传言是传不到正主耳朵里的,章远依然睡眠不足,却也见到存折里的余额日益丰裕了起来。

 

章远说回家叫外卖得了,这时候吃什么餐厅都等位。

赵云澜点头说听大外甥的,就直接把车开回了家。等电梯的时候发现隔壁电梯一直在28层停着,章远问怎么回事啊,赵云澜说好像是隔壁房子装修好了,这终于要住人了。

他们俩坐着另外一部电梯上了28层,却未见家里的主人,只见搬家师傅进进出出的,章远一扫叠在楼道里一半的物件,到真是古香古色的,除此之外就是书,各种各样的书,有很多看起来还是线装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物件。

赵云澜一脸见怪不怪的模样,“我跟你说啊,就这院儿里好多暴发户都喜欢那种装逼犯儿,家具非得要仿古的,你说买那红木椅子的莫不是个傻子?木头面多咯屁股啊!”

他刚说完,就看见电梯门开了,有师傅从里面搬出来两把红木太师椅。

赵云澜给了章远一个“你懂”的颜色,随后又说,“那书也是,现在那些所谓层次高的人特喜欢买书,还买那种竖版线装本,显摆自己知识多丰富似的,你看你小舅舅我就没那么累,别人说我是文盲我从来都认啊。”

他说的声音大,以至于有那搬家工人都开始看他,章远一阵脸红,赶紧按了密码锁把赵云澜推进屋里。“你少说两句没人不知道你是个文盲。”

“我上的是社会大学,社会大学博士后。”赵云澜却鲜少严肃认真的回过头教育章远,“我跟你说等你出了社会就懂了,有时候那人情世故远比你头脑里的一二三四要重要。”

“行行行我知道,您赶紧点外卖,我想吃叉烧饭。”

“要不要给你拼个深井烧鹅?”

“拼啥都行,拼啥都行。”

 

把赵云澜吃完的那些个残羹冷炙连带着垃圾一起收拾好扔到楼道的整理间,章远抬头一看已经是十一点。

客厅里赵云澜举着游戏机手柄已经睡着了,茶几上还摊着要参演的真人秀节目的剧本。

章远也是奇了怪了,别看赵云澜这人是个半文盲,脑子却好使得很,尤其在背剧本这种事儿上——他翻了翻那真人秀的剧本,节目是和丝绸之路相关,第一季以西安为起点,一直要拍到霍尔果斯。

据说节目是为了契合一带一路这个理念拍摄的,也因此受到上方相关部委的关注,对参演的演员们和嘉宾们各种资格审查,连同社交账号都监督了半年,这才敲定了人选。

于是章远更不明白了,怎么上面能放任赵云澜这么个半文盲参加录影呢?

他小心翼翼把赵云澜手里的手柄拿了出来,又把游戏机和电视机关好。

显然赵云澜已经习惯了这种半夜打游戏打到睡着的生活,也难怪他家客厅的沙发宽大又柔软,任凭赵云澜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躺上去也丝毫不显得逼仄。

章远进屋拿了毯子,给赵云澜盖上,随后调暗了客厅的灯光。

他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正想进自己屋去睡,却忽然听见身后那人的呓语。

“你是谁……”

章远回头,看向沙发上赵云澜有些痛苦的表情。

“为什么要等我……”

章远纳闷,心想小舅舅这是怎么了?入戏太深了?

“你究竟是谁啊?”

随后赵云澜猛地坐了起来,大梦初醒,气喘吁吁的。

章远连忙走过去,“舅舅,你做噩梦了?”

却见赵云澜脸色有些苍白,摆了摆手,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章远,“大学生,你有没有听说过反复做一个梦的那种事?”

“我听说压力大的时候会有。”章远有些担心的看着赵云澜,他听说过娱乐圈某些传说的,比如抑郁症,比如一些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艺人,其实内心早就脆弱不堪了。

他忽然有些紧张的想,他这位看似玩世不恭大大咧咧的小舅舅该不会也饱受抑郁症侵扰吧?

“不是……”赵云澜摆摆手,有些困惑的抬起头,“就是从小一直做的那种梦……以前还没有那么频繁,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越来越频繁。”

章远摇头,“你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有人说他在等我。”赵云澜皱着眉头说。

章远噗嗤一声没忍住,“舅舅……你这梦还挺琼瑶的,别告诉我是个古装妙龄少女。”

赵云澜古怪的看了章远一眼,懊恼的摇摇头,“……倒也不是……”

他顿了顿,随后揉了揉头。

“好像是个男的。”


 
评论(35)
热度(30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