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3

这其实是个怪力乱神的文……


-------------------------------


3.

 

“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是一个热衷于描写梦境的作家,她年轻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把自己作的梦都写下来——在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这本书中她写到过梦总是有意义的,从来不会错,是现实世界没有成长到梦的正常状态。”

沈巍站在讲台上,环视四周,看见学生们各色各样的表情,低头推了推眼镜随后笑到,“大家大概是讶异于我怎么会忽然提到奥尔加·托克尔丘克,这和我们的中国古代史有什么关系。”

“沈教授,您是要说周公解梦吗?”

台下有女生接话。

沈巍笑着点点头,“不全是,但是差不多。”他在黑板上大大写了个“梦”字。“我们今天就来讲讲中国历史上的梦。”

章远依然坐在后排,托着下巴手里拿了根笔,有一搭没一搭的在笔记本上画着圈圈,到也真的是巧合,今天这门中国古代史概论也是讲关于梦的主题。

那一晚赵云澜再三要求章远不要跟任何人透露他做噩梦的事儿,并且用工资威胁他,于是乎章远便乖乖妥协,心想人总不能和钱过不去。

赵云澜笑眯眯的说真是我的乖外甥,然后就在每周给的钱里多加了500,搞得章远还挺受宠若惊。

早上赵云澜把他送回到学校的时候眼圈有些青,章远知道赵云澜平日是有些应酬的,比如说周日他几乎是夜里才带着一身的脂粉气回来——毕竟他舅舅也是个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男人,章远心想,有那么几个交往过密的女朋友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他再三表示可以自己打车去学校,舅舅您日夜操劳好好休息,赵云澜却一脸莫名其妙,“操什么劳了?”

“我哪儿知道你操什么劳了……”章远小声嘀咕,然后乖乖把杯里的牛奶一饮而尽。

他对他舅舅的私生活压根儿一点都不关心就是了。

讲台上沈教授的声音仿佛有催眠功效似的,章远一个劲儿让自己不要打瞌睡,可是却觉得眼皮愈发的沉。

他只觉得脑袋发沉,猛地朝着桌上垂去,却在脑袋撞击到桌面的刹那,被一只手撑了起来。

章远连忙回头,这下可醒了七八分,却见隔壁坐着的人却不是别人,正是对面宿舍的林风。

对方用手撑着脸,一耳里塞着耳机,另外一边垂在身前,搞得章远有些悻悻的想,上课听歌难道不怕被教授点名吗?

“沈教授看你呢。”

林风低声说。

章远连忙危襟正坐,看向讲台上的那位。

果不其然沈巍正往他们的方向看来,那悲天悯人的眼神让章远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必须承认纵然沈巍的课再如何好再如何有名,可是自己真对那些内容不感兴趣。

只是4个学分的生杀大权掌握在沈巍手里,他露出个谄媚的笑,回敬对方。

对方随后转回眼神,看向了别的地方。

还好,safe.

章远心想。

这位沈教授是开了天眼么?怎么每当他开小差的时候他都会注视过来,就好像是安装了雷达天线一样。

这下他可真不敢再走神了,只得照猫画虎的记着笔记。

可是没多久他就见到从旁边的位子移过来一张纸条,章远有些纳闷,回头看了看身边的那个男孩子。

纵然他们是对门宿舍,但是林风是经管院的,他们平日上课很少碰见,外加上林风这人又有点沉默,平日总是戴着个耳机,他们交谈并不多。

章远有些好奇的打开那张纸条,随后连忙看向林风。

那纸条上写着——

“你和那天接你的那个人是什么关系?”

 

章远捂着钱包前兜,有些悻悻的抬头看了一眼林风。

对方推着自己那辆自行车,在他旁边走着,耳朵里还戴着入耳式耳机,一言不发。

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心虚个什么劲儿呢,就连赵云澜都挺奇怪的,为什么章远从来不肯在外人面前承认他是他舅舅。

“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赵云澜每次都一脸委屈的问。

章远连忙摇头摆手,他寻思,大概是不想平静的校园生活再起波澜吧。

可是,此刻,他却有一种被人要挟的感觉。

方才他盯着那纸条上的字样发了半天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扭扭捏捏写了几个字,“我在给人当家教。”

林风看了字条扬起眉毛,章远知道他理由编的差,不仅林风不信,就连他自己都不信就是了。

谁当家教还动手动脚的,司机一脸淫笑,他却好似个小绵羊似的闪躲——

结果就是下课后他堵了人家,抓着人家的胳膊不由分说往门口走,他比林风是要高上一些的,却不想林风力气是要比他大,走到门口忽然就停了,任凭章远怎么拉也拉不动。

他抬头,慌忙说,“我是想请你喝奶茶呢。”

吃人嘴短,先请再说。

林风却摇摇头,“我自行车还在那边呢。”

 

两个大小伙子一起喝奶茶这种事儿其实也不是没有,只不过章远知道,对方是林风啊,那个号称经管院忧郁小王子的林风,一直独来独往的,忽然被人看见和他章远走一块儿,就连偶尔路过的男声女生都有些侧目——什么时候林风和章远俩人认识了?还一起喝着奶茶散着步?

旁边的章远但凡换成个女孩子,估计林风交女朋友的消息立刻就会传遍经管院了。

可是林风却不以为然似的,单手推着车,另外一手举着杯奶茶,跟在章远身边走,连同步调都保持一致。

章远咬着吸管,欲言又止,只得偷偷摸摸扫了好几眼对方,却忽然听林风一脸严肃说,“我觉得那样不好。”

“啊?”章远不明所以,嘴里正咬着颗珍珠,用舌尖抵着珍珠玩。

“其实我见过你很多次了,每周回家的时候我都从北门走,也经常见你上那个男人的车。”林风拧起有些浓重的眉毛,有些欲言又止,可是天生的正义感又让他不得不一吐为快,“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到也是可以和我说一说。”

“难处?”章远一愣,随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有难处。”他和家里决裂了嘛……

“哦?”林风渐渐停了脚步,抬眼看向章远。

于是章远也停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的头发,“我手头比较紧,所以这不就得赚钱嘛。”

林风不可置信的看着章远,嘴唇紧紧抿了抿,又松开、再抿了抿,一副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模样,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讷讷道,“你们活人……可真奇怪。”

章远一愣,“啊?”林风说话的声音小,于是章远没听清他的话。

可是林风却好似终于下定决心了似的,把耳机从耳中摘下,放在手里。

连车都停好了,他定了身,“章远,你好。”

“你没事儿吧你?”章远笑道,这个叫林风的怎么神经兮兮的?莫不是精神有问题吧?

若是他稍微注意一下四周,也许会发现周围方才还嘈杂的人声逐渐消失了,可惜章远这人神经大条惯了,一门心思光关注在神经兮兮的林风身上,压根儿没功夫关注周围的事。

随后那人从兜里掏出张名片,认认真真双手奉上,章远有些警觉的想,我操,传销?

“我是阎罗殿下属四局见习黑无常林风,今天是想来告诉您,还有七天,您就要死了。”

这是他们黑无常的标准用语,有写在阎罗殿下属四局黑无常组标准程序作业手册(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第二章自我介绍及标准用语规范里,是考核黑无常绩效的重要指标之一。

随后他效仿自己的前辈那样毕恭毕敬敬上名片,因为是新手,所以他被特批早几个月就从地府来到人间,来观察他下手的第一个对象。

从黄泉坐船来到人间的时候他有试图去翻过生死簿,可是生死簿却找不到这个人的一丝线索。林风寻思自己怎么第一次独立执行任务就遇见这么个棘手货,于是乎更加小心翼翼,生怕节外生枝。

之前带他的老师傅说过一般来说生魂面对他们这种说法无非是以下这么几种反应:

  1. 尖叫;

  2. 嚎哭;

  3. 内心癫狂外表平静;

林风之前有认真读过标准程序作业手册,他知道老师傅说的都是手册里编写的内容,可是实际情况比手册之中要复杂得多的多,比如说——

还未等他做好准备,只见一记掌风飞速而来,清脆的响在他的脸颊上——“你他妈有病吧?!”

那突然听说自己死期将至的男青年除了破口大骂之外别无他法,随后三步并作两步似的开始后退、再后退,紧接着转身飞也似地逃跑了。

地上只留下一杯洒掉的珍珠奶茶,而方才林风特意结成的结界,就那么轻易的破了,随后幻化成两枚入耳式耳机,掉落回林风手里。

他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章远,按理说他们阴阳相隔,章远本不应能伤他半分,可是他不仅打得他脸颊火辣辣得疼,还竟然以肉身破了他的结界。

“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

林风讷讷道。


 
评论(38)
热度(20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