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4

4.

 

章远跑啊跑的,一边跑一边心惊胆战的回头,心想我去经管院有个精神病啊,可是对方似乎并没追过来,他也跑得气喘吁吁,那速度愈来愈慢,跑到最后只剩下弯腰扶着腿,大口喘气的力气。

“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一阵悦耳的男声自不远处传来,章远一抬眼,心想自己今天这是什么运气,刚遇见个精神病,就又遇见了鬼见愁一样的某位杀手——他挤眉弄眼笑了笑,“沈教授好。”

“你好,章远。”沈巍笑答。

章远压根儿没想到沈巍会记着自己的名字,可是转瞬又一想,这是位能把图书馆里的书都记在脑子里的主儿,又怎么能忘了自己的名字呢?更何况,自己还是在最近在他课上闹出那么个大笑话的“知名人士”。

“你还好么?”沈巍见他气喘吁吁的模样,缓缓伸出手。

“没事儿没事儿——”章远插着腰支起身子,心想怎么也不能让教授尴尬了么不是?便伸出手,去握沈巍的,然而沈巍的手却冰凉冰凉的,压根儿一点儿温度都没有似的。

章远猛地一抬头,不巧就对上了沈巍的目光。

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情愫,说是怀念也好,说是探寻也罢,只不过那情绪瞬间就消失了,收敛到那一副眼镜之后,又恢复成了平日的古井无波。

章远连忙抽回手,有些尴尬的笑说,“那、那个……沈教授,没什么事儿的话,我、我就走了啊……”

大抵是因为深秋天凉了,章远心想,自己却还穿着个短袖TEE,于是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就情不自禁起了鸡皮疙瘩。他连忙摩挲着自己的皮肤,往旁边的小路上走着。

这一个两个都什么情况,章远咬着手指头认认真真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就觉得脚下发软,大概是刚才跑得太急了,上了大学之后又疏于运动。他只觉得自己腿一软,眼前一花,扑通一声就摔倒在地上了。

 

学生联系资料上章远理所当然没有填写自己父母的电话,而是写了赵云澜的私人手机,“赵云澜”这三个字自然而然是不能写的,于是乎辅导员拨通赵云澜手机时,认认真真问,“请问是章澜先生吗?您好我是章远的辅导员。”

电话那边声音断断续续的,好似隔了老远讲话,随后又听见有人喊您稍等一下,电话似乎被递到了一个人的手上。

“喂?您好,我是章远的家长。”

“您好,我是章远的辅导员,是这样,章远他在学校里晕倒了,现在在校医院急诊室,您看您能不能来一趟学校呢?”辅导员见章远的家庭住址填的是本市,便自作主张请他家长了。

万一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那可就糟了。

“什么情况?小远他怎么了??”电话彼端的男人说话声音很好听,辅导员想,也有点耳熟,总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

“章先生您别担心,章远就是有些贫血。”辅导员连忙解释到,然而再想要说些什么,对方直接挂了电话,压根儿不听了。

 

一辆骚包至极的红色SUV大喇喇的开到学校校医院门口,有那路过的女学生们好奇的看了一眼,这一眼可不得了,接下来除了尖叫也就只剩下尖叫了。

然而从车上跳下来那人似乎早就习惯了众星捧月,他习惯性朝着尖叫的方向摆摆手,于是尖叫声更为大声直接引发周围学生的视线,以至于尖叫声此起彼伏,没过多久,几乎全校都知道大明星赵云澜来L大了。

然而阻碍交通的罪魁祸首压根儿没当回事,三步两步跨进校医院,直接进了急诊室,随便抓住个穿白大褂的就问,“您好,我是章远的家长,请问章远是不是在这?”

好在是个不追星的阿姨,见到赵云澜后上下扫了两眼觉得眼熟,但也只是指着不远处床位,“在那呢。”

赵云澜朝着对方眨了眨眼睛,“谢了。”伸手一撩那围起来的白帘,“小远!”

却见床边坐着一个人,好似正在照顾章远一般,那人听见他讲话不得不扭头,眼神就这么生生撞上了,那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措手不及的惊讶。

赵云澜到也是一惊,到与那人的错不及防压根儿不一样,他在娱乐圈里混了大半生,却少见得这样端方温良气质的人物。以至于赵云澜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心中暗自感慨——这尼玛知识分子就是不一样!

反倒是他可怜的大外甥,就这么躺在床上,大概是听了赵云澜的叫声虚弱无比睁开眼,正想讨上一句来自亲舅舅的安慰,却只看见他小舅舅一脸“不怀好意”盯着面前之人。

而视线再移向那位——章远挣扎着起身,“沈教授……”

那位教授压根儿没被他小舅舅美色所动似的,眼疾手快转身扶了一把章远,满脸焦心,“还好么?你刚才晕倒了。”

章远摆着手,“没事,估计就是……最近睡太晚了。”

他扫了扫站在一边的小舅舅,发现对方到也不急着问候他,而是抱了怀,摆了个宛若拍杂志封面一般的帅气姿势,靠在墙边,上下扫量着沈巍,讲真,眼神着实有些放肆了。

那如玉君子一般的教授到也不急不恼,将章远扶好之后便支起身子,“您是章远的家长?”

赵云澜点头,方才章远叫他“沈教授”时,他便意识到这位大约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年轻英俊的历史教授了——即便这种谦谦君子型的学究是让他最为头疼的类型,赵云澜自然懂得如何在别人面前演出一副成熟稳重像来。

他直起身子,伸出手,轻轻抿了抿唇,“您好,我是章远的舅舅,赵云澜。先生贵姓?”

真是声如金玉,落落大方。

赵云澜对自己满意极了。

“您好,免贵姓沈,沈巍。”

那位如玉君子速速与他握了握手,与其是握手,不如像是浅尝辄止的碰了碰手指。依然还是那眼神一碰便垂落下来,害得赵云澜心里开始有些打鼓,莫不是自己年少轻狂时伤过这么一位温润人物?

要不为毛丫抬头看自己的时候总是一脸委屈哀怨相呢?

就好像……

就好像……

他抱起了怀,摸着自己下巴上那一圈微微长起的胡青。

莫非这位是他的男粉丝?敲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好似之前遇见的粉丝要签名时差不多。

“你家长来了我就可以走了。”正待赵云澜思前想后之时,就听见那位沈教授开了口,“章远舅舅,刚才医生说这孩子有点贫血,您看还是不要让他太过劳累了吧。”

“他劳累?”赵云澜一愣,怎么这位沈教授的口气并不好似的?还隐隐约约有一丝责备的意味。他心想,难道小兔崽子把他让他收拾屋子的事儿告诉老师了?

他一笑,“自然、自然,我打算接他回家休养上几天,再送他回来。那麻烦沈教授帮我们小远请个假?”

沈巍轻轻抬了眼,目光在赵云澜脸上滑了过去,随后轻轻应着,“嗯。”

他正想要离去,却见赵云澜又说,“您看我在这学校里也不认识什么人,也是和沈教授有缘,您把我们小远送医院来了,不如交换个微信可好?”

沈巍一愣,答应不好,不应更不好,反倒是左右为难了起来。手里却不听使唤的抓出了手机,悬在半空中,给也不是,不给更不是。

急诊室并不算大,两张床位而已。

章远以前只听说自己小舅舅是个狼人,看上眼的绝对不会让对方平安度过第二天。

这下他是真见识到了。

想来自己还是太过单纯幼稚,怎么就无端端的成了小舅舅猎艳的枪了呢?

“沈教授您别给他——”他鼓足勇气,终于发了声。

却见小舅舅一屁股坐在床上揽过他的脖子,伸手拿过沈巍的电话——

“哎,沈教授,您别听他的——哟,您这手机还挺复古的,要不我给您我电话吧——139xxxxxxxx,章远舅舅这叫得多生分,您就记个阿澜便好了。方便,简单。”


 
评论(32)
热度(24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