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8

8.

 

章远把赵云澜扶到主卧的大床上,看那长他八岁的舅舅好似个虚弱的巨婴一般钻进被子里笑眯眯的说“小远你真好”时,一阵恶寒头也不回的跑到客厅。

而客厅里危襟正坐的林风一见他来了,便起身,“我车开得不好,他还吐么?”

章远摇摇头,“扶上床了,大概睡了。”

他压根儿没想到下面的人开车都是那么疯狂的,摇头摆尾得导致靠在后座上那位鲜少的晕车了。

等到停了车,林风才讪讪的说,“我有驾照,但是没怎么在上面开过就是了。”

他说得委婉,章远却悟了话里的含义——他一个刚来人间没多久的黑无常,还是个连差旅费都没有、穷的响叮当的大学生,哪里有机会摸方向盘呢?

所以这油门向来都是一脚踩到底的,刹车自然也是一脚踩到底。有些瞬间章远觉得自己快没命了,再从后视镜里看到后座上的赵云澜,两手紧紧握着车门上方的把手,一脸惊慌失措。

这不,停车之后走了没两步,就弯腰蹲到旁边的草丛里吐去了——一边吐还一边跟章远说看看周围有没有狗仔,千万不能被拍到。

章远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他给林风倒了杯水,他认真想了想,先了解一下对方总比单刀直入求对方高抬贵手要好,建立相互信任的感情有益于后续的种种发展——于是他也给自己倒了杯水,“我到是信了你是个黑无常,但是说实话,压根儿没想到现如今你们都是……这么工作的么?”

林风抿了抿杯里的水,“你们人间都改革发展到现如今的地步了,就不兴我们下面的也发展发展么。”

章远摇头,“我到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觉得……有点没想到。”

“上面的人死了之后留在下面做事的也不少,酆都的发展规模一点儿不亚于现如今的北上广。”林风正色到。

章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我是你的第一个案子?”

林风想了想,“准确来说是独立办案的第一件案子,之前我和师傅一起办过几起案子,不过我就是见习而已。”他看了章远一眼,“你是第一个敢打黑无常耳光的,至少我之前没听说过有人敢这么做。”

章远讪笑两声,“你那说法太惊悚了,吓到我了。别人都什么反应,难道还有坦然接受的么?不可能吧。”

林风点头,“确实,尖叫的比较多,还有哭的。”他把手中的空杯放在茶几上,于是章远马上又倒了水,“其实人死了和人活着又有什么差别,上面有的下面也有,想投胎就去投胎,想留在地府工作就留在地府。”

章远笑说怎么可能没差别,他有些留恋的看了看赵云澜的大房子,“舍不得啊,你别看我舅舅看起来是那么个不靠谱的人,其实他是个挺好的人。我跟我爸妈吵翻了要断绝关系,要不是他把我捡回来,估计我就饿死在L大了。”

“因缘自有定数,那都是判官在命簿上写的。”林风说话简直一击必杀。

“哟呵,那估计给我写命簿的那个判官,一定是个不解风情的主儿。”章远白了林风一眼,心想这人怎么说话呢。

然而林风压根儿没意识到自己的实话实说伤了那位正在暗自神伤的青年,径自说着,“这事儿就要看判官的个人水平了。之前有一位牧判官,就是因为命簿写得太好了所以从天子殿辞了职,现在自己开工作室专门写话本娱乐酆都民众。”

章远听得瞠目结舌,讷讷到,“这也行?”

林风瞥了他一眼,“怎么不行?又不是只有你们这些生魂热衷娱乐活动。”他顿了顿,随后好似下了决心似的,“我说你就不要再反抗了,你从了,对你我都好。”

“我从什么从啊。”章远抱着沙发上的靠枕警惕到,“我跟你说林风你别乱来,你小心我可喊了。”

“对于那些个不听话的生魂我们四局可有专门的黑盾组来处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候等那帮子黑盾组的人来了,往你脖子上拴套魂索,据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难受了。”林风煞有介事的告诉章远。

“这不是还有六天多呢吗?!”章远叫到,“我还有六天半的时间,你好歹让我最后几天过得开心点儿吧?!”

林风想了想,到也是,反正不过就那么几天,章远还能玩出花儿来?他这样一想到是轻松了些许,这能否转正就看章远这一案子办得如何了。

现如今地府经济不景气,公务员也不是铁饭碗啊……

 

林风是铁了心了要跟着章远7天7夜,这眼瞅着第一天就要过去了,章远困得直打瞌睡。最终终于忍不住要到客卧去睡,他说睡觉你就别跟着了,我给你在沙发上抱一床被子得了。

可是地府人民天赋异禀,谁见过黑无常还睡觉的,林风说你睡吧,我看会儿书。然后就翻出来书包里砖头一般的教科书来,一点一点翻看着。

章远探头一看赫然是一本英文版管理学,他说我还以为你上学就是做做样子,这英文版的你也看得懂?

林风看得速度很快,一页一页翻书好似看得是画册而非字儿书。“时不时遇见个老外,总不能无法交流吧。现如今黑无常上岗很严,没考过英语专八不给证。”

“你看这么快能记住吗?”章远又问。

林风抬头看了看章远,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我们地府人民也就比你们上面的这些生魂稍微聪明那么一点点吧。”他举起那本砖头一般厚的英文书,“这些都是小意思。”

章远看着林风的表情有些古怪,他脑中浮现出个荒谬的想法,“那你干脆就留在上面吧,也别想着带我回去了。你看你脑子那么好使,在人间干点儿啥不行啊。”

然而林风却摇摇头,“不行,之前出过事的。”

“什么事儿?”章远纳闷,真是个死脑筋。

林风摊手,“我也不知道,老师傅们从来都不说,但是我知道自从出了事儿之后我们每个人上来办案子都要戴定位耳机的。”他手里一翻,就转出来那两枚入耳耳机,“这玩意儿可以隔绝——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结界,但是里面也有定位装置,我们谁不回去,时间久了上面就会监督到。然后黑盾组的人就会来捉我们。”他看着章远,没好气的说,“套魂索那玩意儿不止对你们有用,对我们也有用的,谁都不想体验那种滋味,所以我劝你别想逃,也别想策反我。”

他如愿以偿看见章远脸上露出被识破伎俩之后的笑意,在昏黄的灯光下,有些软软的。

林风匆匆说到,却觉得喉咙处有些热,一股子没来由的燥意慢慢翻涌而出。

“我跟你说,连门儿都没有。”

他坚决说。

却看见章远皱了皱鼻子,小声嘀咕,“没有门儿的话还有窗户啊。”然后就趿拉着拖鞋,往屋里走了。


 
评论(20)
热度(18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