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7

7.

 

赵云澜自小到大连感冒的次数都少,更何况是贫血。

他扫了一眼沈巍,眼神清清淡淡的毫无情绪,可是那种冷漠转瞬即逝,演员的好处便在于此,他太懂得在什么样的场景用什么样的表情。

他用手摸着头说,“哎哟,头晕。”

却在周围人那一片嘈杂鼎沸中眯起眼细细打量沈巍,他纵然操持着那么个大大咧咧没文化的人设,却也不是个傻子。在他接触到那个叫林风的孩子时,只觉得自己浑身力气好像被抽空了似的,两眼发黑,可是紧接着有人接住他,赵云澜知道那绝对不是自己的傻外甥,剩下的,也便是那位教授了。

这大学怎么透露着一股子古怪,这位教授也好,那位学生也罢,赵云澜有些感慨,自己这傻外甥这是上了个什么大学呢,还能踏踏实实好好毕业不?

赵云澜脸色有些苍白,嘴唇连血色都没了,因为在想事儿所以一言不发,章远当他是真的贫了血,有些忧心忡忡的,“舅舅,你还好吧?”

赵云澜佯装虚弱的笑了笑,“无妨、无妨。”他撩起被单子想要下床,却用余光瞥见沈巍下意识想要阻止他的举动,然而还是被他那傻外甥抢了先,一把把他给按回床上,“你能不能好好歇会儿?”

赵云澜连忙叫到,“歇什么歇,校医院里哪有咱家歇着舒服,你赶紧着扶我起来,咱们回家。”

章远不知道如何是好,转头看了看沈巍。

这屋子里就四个人,除了一个嚷着要回家的长辈,还有一个正义凛然的非人类,纵然沈教授也古里古怪的,但是总比那俩人看起来靠谱些。

只见沈巍点了点头,“我会帮你和院里请假。”

章远连忙道谢,一转头却看见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床上下来了,站在他身后,默不作声的看着沈巍。

“你没事啦?”

章远连忙问。

赵云澜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不是说了么,无妨。”他从床边拿了自己的牛仔外套,“你舅舅我从小到大都是健康宝宝,哪能那么轻易就贫血呢。”

话是冲着章远说的,眼睛却紧紧盯着沈巍。

果不其然他看见一抹浅淡的粉浮上沈巍的耳尖,那人匆匆抬眼,碰上他的眼神了,于是赵云澜右眼一眨,抛了个wink给沈巍。

于是那抹浅淡的粉变得愈发浓艳起来,好似有了生命似的,慢慢染上沈巍那张白皙的面容上。

他连忙垂下眼,就那样站在墙边,不再说话。

章远自然是没看见他舅舅的骚操作,抱着书包往门口走,林风就在他身后默默跟着;赵云澜双手插进大衣兜里,慢腾腾跟在那两个少年的身后,经过沈巍时,忽然凑到沈巍耳边,小声问他:

“你在怕我什么呢?”

沈巍猛地抬起头,再度对上赵云澜的眼睛,他眼中的惶惶然一点不落的全部撞进赵云澜的,换来的却是那人得意的大笑,“沈教授,后会有期。”

待赵云澜得意洋洋的离开了急诊室后,沈巍这才缓缓抬起头,伸手推了推眼镜。

哪里是怕呢。

他想。

怎么能是怕呢?

他张了张口,却发现喉咙都是干涩的,伸手摸了摸嗓子,另外一手却从兜里拿出来手机,盯着上面最新拨出的电话号码。

手指简单操作,点了删除键,却在手机提示确认的时候辗转反侧犯了难,数次手指想要去按那个确认键,却在最终还是点了取消。那一条手机号码最终幸免于难,也就这样留在了沈巍的手机里。

只是薄薄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的名字却是那样艰难。

“阿澜……”

 

这边厢赵云澜刚一出校医院就受到乱世巨星一般的隆重待遇。

连同校保安都出动了,从校医院门口到他那辆骚红SUV十来米的路上,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人。一时间手机和相机的闪光灯快门声此起彼伏,从视觉和听觉上连番刺激着跟在赵云澜身后的两位男学生。

章远哪见过这待遇,更不用提一个刚从地下上来的林风。

俩人显然是被这阵仗吓成了鹌鹑,但见赵云澜走在前面游刃有余的挥着手,比着飞吻,听见有女生尖叫的时候,笑着冲尖叫的地方指了指,于是对方应声晕倒。

林风眯起眼睛,心想赵云澜究竟是个什么人,怎么那些生魂被他指一下就会晕倒呢?难道这位也是个棘手货?只不过他只是个见习生,没有高阶权限,也就没办法在生死簿数据库里查询其他人的信息。

然而紧接着他就看见方才那晕倒的姑娘又爬起来了,在人群之中跳着脚,一边张牙舞爪一边泪流满面的尖叫,“澜澜啊——澜澜啊啊啊啊——”

只见那得意洋洋好似只孔雀的男人终于走到自己的车前了,回过头,忽然小声问章远他们,“会开车么?”

章远一愣,摇了摇头,“科目二挂了好几次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见赵云澜撇了撇嘴,“没见过这么笨的……喂,你呢?”他又看向站在一边的林风。

林风连忙抬起头,“啊……开车?会到是会……”

赵云澜把钥匙一扔,“那你来开。”

“你为什么不开?”章远连忙叫到。

“拜托你心疼会儿你舅舅行么?”赵云澜开了后门,慢悠悠的往后座上爬,“我贫血,我晕。”


 
评论(19)
热度(170)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