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写的OOC。
大写的!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鬼与神的随波逐流·第一季 Indian Summer 10

10.

 

林风闻言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沈巍的眼神却变了。

他自加入四局之后从未听说过沈巍这号人物,心中料定沈巍定然是那在人间隐姓埋名的潜逃者。总有些未饮孟婆汤又不甘生活在下面的人跑到上面来过隐姓埋名的日子,因为地府人民的天赋异禀,容颜不老,纵然是过着无法在一地长久的稳定生活,但是对于这些潜逃者来说,能够生活在有阳光的人间,总比在光怪陆离的地府好。

往往捕捉潜逃者的任务落不到林风这种实习黑无常身上,四局有黑盾组,黑盾组里各个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专门负责各种大案要案,然而抓捕潜逃者便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任务。

林风在做入职培训的时候同好几百口子人一起站在会馆里,他的位置靠后,也就看不清楚台上发言的现任黑盾组组长,唯独记得那人发言挺慷慨激昂的,在他身边好几个人都以加入黑盾组为目标就是了。

林风心中并没有那么多的远大报复与理想,只不过当那样一位潜逃者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心中那点儿正义凛然便开始作祟。

面前那人斯斯文文的,即便是到了家,衬衫的扣子也扣得严严实实的。林风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的东西,也就不懂那叫什么所谓的禁欲气质。他便把茶杯一放,从兜里唤出了那两枚入耳耳机,耳机在手里逐渐幻化成为一张透明的网,沈巍见状扬眉,张了张嘴,却最终一言不发。

“你是潜逃者?”

林风决定在执行任务之前还是例行公事一般讲出那些念词儿的,比如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之类。只是未戴眼镜的沈教授却少了些许往日斯文内敛的温润气质,再一抬眼看向他的时候,唇角勾出个不经意的笑。

那笑让林风心里没来由的有些火大,好似轻蔑、好似不以为然——林风想,简直就是公然蔑视黑无常办案啊!他猛地起身,手里握住一枚耳机,手腕上下一抖,却见那耳机幻化成一枚蝴蝶刀,被他抓在手里。

沈巍依然纹丝不动坐在太师椅上,终于抬眼看向林风,歪了歪头,却在林风猛地刺来之时,伸手在他臂弯内侧一挡,刀尖在空气中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

林风只觉得一记掌风劈到他小臂上,火辣辣的疼,许是好久未曾有过这样的疼痛感了,以至于他几乎快要疼出泪来。再见那斯斯文文的沈教授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左鼻弯起,手肘在他小臂上猛地一击,方才那被左掌掌风伤过的小臂几乎快要断了。

而手里的蝴蝶刀叮了当啷的掉在地上,随后林风被沈巍一把推回到方才的座椅之中。

林风抱着快断了的胳膊疼得龇牙咧嘴,沈巍却弯腰捡起那枚蝴蝶刀,甩了两下闭合了刀刃递给林风,温温润润的这才开了口,“还你。”

简直欺人太甚,林风心里委屈,这究竟是什么破任务,先是被一个生魂打,紧接着被一个他舅舅拿着棒球棒追,现在又被一个潜逃者差点震碎了小臂,他红着眼睛,“你、你到底是谁?”

纵然他是弱鸡一只,但是能进四局当个实习黑无常也并非等闲之辈,林风只觉得自己在考取黑无常之后的所有骄傲都在这短短几天之内被碾压到只剩下渣渣。

沈巍却并未理会林风的问题,“你的任务对象是章远?”他未等林风回答,便径自说,“这任务你完不成的,不如干脆放弃吧。”

“为什么?”林风叫到。

沈巍有些怅然的笑了,“因为我不许。”

 

这边厢章远被他舅舅一脚踹醒了,惶惶然的趴在床上抬头看向一脸凶神恶煞的舅舅,“怎、怎么了?!”

大约是忽然从梦里醒过来,于是压根儿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赵云澜一把抓住他的肩问他林风那小子怎么回事的时候,章远这才明白,大概是赵云澜知道林风那疯疯癫癫的言语了。

“他就是个神经病。”章远嘀咕两句,打算倒在床上继续睡。

赵云澜却不依不饶似的,“神经病你能把他带回家来?我一摸他就自动晕倒?”

章远迷迷瞪瞪的,一想到他舅舅乱世巨星一样的晕倒在床上,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眯着眼睛说,“也是哦。”

“别跟我这打马虎眼,还有那个,那个沈巍到底是什么人?你们大学这都什么情况?”赵云澜盘腿坐在章远旁边,认认真真打量自己的外甥,见他一脸茫然,就知道问这孩子也是白搭。

他不信怪力乱神,只是在剧组里混多了,也就道听途说过各种解释不了的怪事儿;更何况在他自己身上便有那么件解释不来的事儿——那一个又一个反复做过的梦。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太多让赵云澜多少有些懵,可是坐下来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比起那个缺心眼似的实习黑无常,住在自己隔壁的那位疑点更多。

好似有什么力量暗中让他同沈巍相见似的,现如今可好,沈巍直接搬到他隔壁去了——赵云澜抓着章远问,“那人说的事儿你信么?”

“什么事儿?”在赵云澜百折不挠之下,章远终于清醒了些许,却又被自己舅舅这突如其来的问话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快死了的那个事儿。”赵云澜白了章远一眼,心想这人怎么压根儿都不急呢?

章远点点头,“哦。”

赵云澜心里那叫一个搓火,他满心为了自己外甥的事儿着急上火,那孩子却只是简简单单“哦”了一声?“你就不着急?”

章远一摊手,“咳,这事儿也不是我说不想死他就能放过我的呀?”他想了想,见他舅舅脸色不好,就拍拍赵云澜的肩膀,“尽人事听天命吧舅舅。”

赵云澜一听这话立刻皱起眉毛不高兴起来,“哪儿那么多听天命的事儿,走,你跟我走。”他一把抓起床上那还抱着枕头的外甥。

“干嘛??”章远大惊。

“我到要问问那天命,谁给他权力让他瞎逼写的。”

章远连忙摆手,“他说是判官写的,你别冤枉了他。”

赵云澜翻了个白眼,“他说是判官写的你就相信啊?无论谁写的来索你命的是他林风,你怎么知道他究竟是人是鬼。”

赵云澜心想。

老子还真就不信那个邪了。


 
评论(13)
热度(13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