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

瞎逼写

© 第五个季节 |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衍生|胡杨x曹光|真水无香x花无谢]啼笑皆非· 7

俩大男人坐在酒店房间里对着吃包子着实有些奇怪,胡杨小心翼翼看了看曹光,虽然以往曹光话也没那么多,可是今天尤为沉默。穿在身上的西服解开了扣子,领带也解松了挂在脖子上,早上认真梳好的头发在发尾处俏皮的开始卷起来,曹光小心翼翼吃着包子,怕那汁水洒在衬衫上,胡杨有意无意扫着那个男青年的脸,大眼忽闪忽闪的。

曹光有些警觉看了看胡杨,又因为那种眼神而情不自禁闪躲了起来,“你、你干嘛……?”

胡杨清了清嗓子,“那个,你不跟我说说你女朋友的事儿吗?”

“不是女朋友。”曹光低了头,咬开包子的刹那,一股浓郁的肉汁破壁而出。

香香的,让人的胃痒痒。

“哦……那你抱人家。”胡杨感慨。

“是她扑过来的啊。”曹光连忙高声反驳道。

“哦……这样呀。”胡杨装模作样,“我说小曹啊,哥哥告诉你,这姑娘吧,如果你对人家没意思,就别吊着,我见你也不是那种喜欢玩弄的男青年,是吧……”

曹光被胡杨那么一说,脸色立马严肃起来,“胡杨你别乱说啊——”

却看见那人格外愉快的笑了起来,“行了,不逗你了,看看这几天的照片么?”

曹光点了点头,顺手收拾了残局。

胡杨打开电脑,伸手去拿相机里的记忆卡,曹光扫了一眼胡杨电脑屏幕,“你也玩这游戏啊。”

“嗯。”胡杨点头,“随便玩玩。你也玩?”

“嗯……”曹光露出些许腼腆的笑,“玩的不好。”

胡杨导照片,他本想像以前那样听说谁玩这游戏便认认真真像个前辈那样教导人家该怎么玩,尤其对那玩的不好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发生了真水那事儿之后,他那种爱管闲事儿的心思就淡了。

“我玩得也不好。”胡杨笑得浅淡,随后便将话题岔了过去。

他点开图片,看自己镜头下的曹光。

从开始的拘谨到后来的轻松神态。

好像在给一个精英卸妆,慢慢就变成了那个穿着白色球鞋和牛仔裤与T恤衫,站在人群之中有些帅气的小青年。

胡杨托着腮,另一手还点着鼠标,不忘格外自恋的夸着自己,“哎嘛,我这技术真棒啊……”

曹光有些贪婪的看着胡杨的侧脸,看见他因为满意自己的作品而笑容满满,眼神发亮,他多少有些庆幸这是因为自己的入镜而让胡杨开心起来。

“小曹同学,你看你这个侧脸最好看,以后要是别人给你拍照片的时候,记得跟他们说,也要从这个角度拍。”

“哎,我今儿听你说英文,真帅,就和平时不一样,你看我这张拍的,怎么样,神态很不错吧。”

“我觉得可以让杨姐用这张照片,这个皱眉的表情很棒。”

…………

…………

“胡杨,这就是你眼中的我吗?”

胡杨惊讶的转过头,他听见曹光的那句让人一窒的话传进自己的耳朵。

那青年的声音带着些许不可置信,又带着些许疑惑与感激,甚至也许还有一些别的什么。

随后他看见那个坐在自己身旁的青年眼中的闪烁,还有什么情绪仿佛攥紧拳头,却又只能轻轻的、在他心尖儿上轻轻挠了挠。

是一种传遍全身的痒。

而后胡杨干了一件格外匪夷所思的事儿。

那事儿匪夷所思到下场是被曹光扇了一个耳光后夺门而出。

只留下他一个人坐在原地盯着那道门发了半天呆,随后方才那握住曹光、而后又被甩开的手轻轻抚上了自己的嘴唇。

 

他一定是被鬼迷心窍了,所以才会握住曹光的手,将自己的嘴唇碰上了那个青年的。

那是个清淡得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曹光的嘴唇又软又暖、胡杨心想,还有方才包子的肉汁味,他同他分开的时候轻轻用舌头在对方的嘴唇上舔了一下……

真香。

只是那个耳光有点火辣辣的,胡杨捂着自己的脸,正挣扎于这一系列匪夷所思所带给他三观的巨大冲击时,而后就想到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无论是在网络之中还是在现实之中都被人甩了巴掌呢?

真他妈疼……

 

胡杨打开群,难得看见众人都在。

也许是因为就要聚会了,所以大家格外积极。

地点约在游戏活动举办地隔壁的一间饭店里,上海的小伙伴们有些抱歉的说,可能因为周围就这么一家像样子的饭店,外加上估计大家都想线下聚会,所以愣是没有包厢了。

“没事,大桌就大桌,咱们人多,没准还能遇见几个关系不错的公会呢?”

“就怕遇见仇家,万一再打起来怎么办?”

“花爷来了,给花爷跪安,花爷求娶~~~”

“这次无谢也来哦。”

“啊啊啊????什么???花花也要参加聚会???”

“天啊,我听到了什么?!我要去买票,我要去上海!!”

“围观花花!”

“围观花花x2!!”

“围观花花x3!!!”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我一个帮主亲自叫你们来你们不来,为什么无谢一出面你们就来?!”

“谁跟你似的啊,天天在群里晒自拍晒你家孩子,这次帮主夫人来吗?这次少帮主来吗?”

“呵呵……”

胡杨打了个呵呵,立刻有人开始跟下面围观,他扫了一眼群里的人数,貌似因为他手劈了真水之后,碧海潮生阁又进了很多新人。可是他其实上来是想找阿灭聊聊的,群里的人年纪都不太大,跟他关系好的、年纪相仿的,也就是阿灭了。

“哎,灭哥。”

“咋了你,还小窗?”

“灭哥,我问你个事儿,你当初怎么搞定嫂子的?”

“什么?我听到了什么?”

“别废话,赶紧着。”

“没什么,我们俩是同学啊,一来二去,干柴烈火。”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问。”

“别别,无谢,你什么情况啊?”

胡杨心想自己一定是脑子抽筋儿了才去问会长这种事,他这个比较复杂,哪里又和会长追媳妇儿那么简单呢?

他做摄影师的,自然对于对方是男是女没有那么多严苛的界定,只是他搞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冲动,甚至吓到了对方……

这事儿就是这样,谁先动了感情谁比较吃亏,也许后来连朋友都没得做。

任凭灭哥在那边一直闪啊闪的,可是胡杨却没心思再讲了,他心想自己要不要去和曹光解释些什么,可是刚才的那种场面太过尴尬了,若是自己现在敲门,对方估计多半是不开门的吧。

他掏出手机,翻曹光的电话,他甚至连对方的微信都没加,这是怎样一个本应疏离却又亲密的关系。

手指在通话键上犹豫半天,后来也终究没按下去。

他想了想要不干脆发个短信?

“小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编辑完之后,按了确认。

短信息嗖的一下便发出去了。

那几分钟大概宛若一万年那么长,等得胡杨胃都开始疼起来了。

然后大概在一小时之后,手机终于叮的一声响了。

胡杨连忙打开手机,按进短信。

却发现上面的回复很简单,也很曹光。

“滚。”

只有一个字加一个句号,孤零零的躺在收件箱里。


 
评论(24)
热度(318)
 
回到顶部